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贅婿當道 > 第三百零四章 欺人太甚 為王哥(王大爺的一天)皇冠加更
  另一邊。任盈盈私人莊園。

  修養了一天一夜,岳風的傷勢已經痊愈。

  一大早上,岳風就聽說,天門大獲全勝,各個門派已經散去了,紛紛回到各自山門。

  其實這個結果,是預料之中的。那十方山神陣,真不是普通人能解開的。

  聽完捷報之后,岳風又給段風發了一條信息,讓他帶領所有天門弟子,前往昆侖山。

  本來約定好,三天滅昆侖。今天才第二天,但是岳風已經打算好了,先帶著天門弟子,去昆侖山探探地形。

  然后等文丑丑帶著人匯合,再一起殺上昆侖。

  所以一大早上,岳風和孫大圣,就向任盈盈告別,離開了莊園。

  孫大圣的傷勢,也恢復的差不多了。此時生龍活虎的。這小子混社會混習慣了,一打架就興奮,一大早上就把他那把斧子拿出來,不停的擦拭。

  --

  中午,東海郊區。

  幾千名天門弟子,在此等候多時。

  終于,岳風和孫大圣,從遠處走了過來。

  “屬下參見宗主!”

  這一瞬間,幾千弟子恭敬開口,聲勢震天!段風扛著十多米高的天道九龍旗,迎風招展,氣魄十足!

  看到這一幕,孫大圣都蒙了,又驚又喜:“風子,你別告訴我,你是岳無敵?”

  岳風建立天門的事,一直也沒和他說。如今見到這一幕,孫大圣怎能不吃驚,忍不住的給了岳風一拳:“尼瑪,你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啊!我決定了,老子也要搞一個門派!”

  自己三兄弟,文丑丑是長生殿主,風子是天門宗主,自己也不能拖后腿啊,必須要搞個門派!

  “大圣,你建個門派,可以叫花果山。”岳風哈哈一笑,說了出來:“大圣大圣,你這就是個猴名啊。”

  “尼瑪,滾!”孫大圣笑罵一句,摟住岳風的肩膀,大步向前走去,身后跟著數千個天門弟子。前往昆侖山。

  .....

  東海市,別墅區。

  柳萱坐在沙發上,這幾天她很郁悶,知道岳風和蕭玉若拜堂成親之后,柳萱只覺得一顆心都碎了。

  兩人拜堂成親的事,自己怎么都無法接受。

  蕭玉若成了岳風的妻子,那自己算什么?

  那天看完演唱會之后,自己一氣之下走了。岳風都沒攔著自己!一連幾天過去了,岳風也沒回家,甚至一個電話都沒有!

  在這幾天之中,柳萱每次去臥室,看蕭玉若的時候,心里就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萱兒,快去給媽倒杯水,好累啊。”就在這時,沈曼開門走進來。

  半個月前,柳家老奶奶弄了旅游項目,因為人手不夠,就讓沈曼去幫忙。半個月下來,項目賺了不少錢,沈曼也得到了一些分紅,此時心情很不錯。

  柳萱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走到飲水機前,接了一杯水,

  “女兒啊,你怎么了?”察覺到柳萱臉色不好,沈曼忍不住開口道。

  這幾天沈曼就覺得奇怪,女兒每天在家,都心不在焉的。

  這一瞬間,柳萱終于忍不住了,一下子撲到沈曼的懷里,眼眶濕潤了起來:“媽。我該怎么辦呀...”

  沈曼頓時慌了,輕輕拍著柳萱的香肩,柔聲道:“乖女兒,發生什么事兒了,你好好跟媽說。”

  “媽,岳風他..他和蕭玉若成親了....”

  這件事兒,柳萱本不想告訴沈曼的,但自己實在是心里憋得難受。就把事情講了一遍。

  什么?

  沈曼臉色頓時就變了,將手中的包扔在沙發上,忍不住罵道:“岳風這個窩囊廢,三年來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我女兒絲毫不嫌棄你,你倒好,還在外面找女人!那蕭玉若也是,堂堂蕭家大小姐,怎么如此恬不知恥?”

  其實在東海市,誰都想巴結蕭玉若。畢竟蕭家是做古董生意,上流社會送禮,經常送一些古董。

  沈曼也不例外,她本來特別想巴結蕭玉若的。但是不管是誰,讓女兒受了委屈,那就不行!

  更可氣的,蕭玉若還住在自己的家里?

  這還得了?

  沈曼氣的不輕,恨鐵不成鋼的看著柳萱:“你這死丫頭,我早都告訴你了,和那個廢物離婚。找一個好男人過日子。你偏不聽。非要喜歡這個廢物!”

  一邊說著,沈曼氣沖沖的上了樓:“以前覺得蕭總挺好的,現在才知道,這女人真不要臉!明知道岳風那個廢物有家室了,還去勾搭,還住在我們家?看我怎么把她趕走!”

  柳萱當時心里一急,趕緊攔住了沈曼:“媽,你冷靜點,玉若到現在還昏迷不醒呢。”

  柳萱心里確實難受,但只是和沈曼傾訴傾訴,真沒想把蕭玉若趕走。

  可是沈曼氣的不行,嬌軀隱隱顫抖:“女兒,你到現在,還在替那個蕭玉若著想?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那蕭玉若只是昏迷,又不是死了!.她在昏迷,回自己家昏去,賴在咱們家干什么?!”

  一邊說著,沈曼便推開柳萱,徑直沖進了岳風的臥室。

  “鐺!”

  她直接將房門打開。

  只見蕭玉若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沈曼氣不打一處來,嬌喝道:“你個不要臉的女人,趕緊給我滾。”

  一邊說著,沈曼就拿出手機,給自己的朋友打了一個電話。她想好了,必須要把蕭玉若送回蕭家。然后和蕭青山理論理論,問問他是怎么教育女兒的。

  打完電話后,沈曼看到蕭玉若的手臂上,插著三根銀針,沈曼二話不說,直接伸手拔掉了。一會兒要把她弄上車,這些銀針太礙事了。

  丟到銀針,沈曼轉身走出客房,沖著柳萱道:“女兒,這件事情不用管了,一會兒我朋友來了,我就把這個狐貍精送回蕭家。還有,這次你必須要和岳風離婚,不然的話,以后別喊我媽了。你聽沒聽見?!”

  真是太氣人了。

  這個岳風,真是膽大包天,他是個窩囊廢不說,還敢在外面女人,還敢帶回家來?!

  還真是不要臉啊,還真以為我女兒是好欺負的!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