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 622.第605章 典禮
  第605章 典禮

  【金曲獎】頒獎典禮晚上才開始,下午的時候所有人就已經聚在了一個酒店,整裝待發,坐上主辦方分配的車子,依次前往禮堂,途徑星光大道,再進到會場。

  什么人在什么時間出場,都有一套按分鐘來計算的標準。

  【金曲獎】可以說是音樂行業最大的盛典。整個音樂行業從上至下每個相關環節的專業人士,今天都齊聚一堂。

  韓覺入行以來,還是第一次參加這種規模的典禮,心情和平時都不太一樣。

  “今天人那么多,我演技那么差,不會暴露吧?

  剛才給她發消息,她一直沒回,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等下要怎么見她?唉,約會能順利嗎?

  萬一這次沒有獨處的時間,那這趟豈不是就白來了?不,不能這么想,能夠見證她獲獎的時刻也已經很好了。

  但我們已經兩個月沒有見面,今天好不容易能見一次,最后只是遙遙相望就太可惜了。

  決定了,如果再沒有回復,就先打聽出她是哪個房間,先一步進去,然后悄悄躲在柜子里,等她進來化完妝,四下無人的時候,再……”

  “啪。”

  關溢拍了一下小周的腦袋,說:“安靜點。”

  “噢。”小周單手理了理發型,這才停下朗誦【韓覺的心理活動】,閉嘴開車。

  坐在后排的琳琳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覺得比起張子商,小周才更應該送去科恩那里進修。

  不過琳琳覺得小周剛才念的“心理活動”未必不準確。

  轉頭,就看到韓覺手里拿著手機,望著窗外,眉宇間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以琳琳對韓覺的了解,韓覺只有在聽歌和聊天的時候才會在車上玩手機,而韓覺不戴耳機,把手機拿了很久,看一會兒窗外,再看一會兒手機,也沒什么操作,就看。很明顯是在等誰的回復,而且還沒等到。

  琳琳推測能讓韓覺這樣的,只有章依曼了。

  以琳琳對章依曼的了解,這世界上只有不可抗力才能阻止章依曼不按時和韓覺聊天。所以章依曼那邊應該是出了什么意外,所以才沒能及時和韓覺聯系上。

  關溢突然轉頭朝韓覺說:“秦姐說章依曼和她爸爸在聊天,沒法玩手機。”

  琳琳和韓覺同時深吸一口氣。

  這個不可抗力太不可抗了。

  “嘖嘖嘖。”韓覺搔搔下巴,覺得難辦。

  對于章耀輝的出現,韓覺盡管早有準備,但看到對方這從頭到尾隨行左右、嚴防死守的架勢,韓覺隱隱覺得有些不妙,約會怕是要遭。

  韓覺趕緊拍了拍關溢的座椅,問關溢有沒有辦法用不傷及章耀輝性命的辦法把他支開。

  關溢說:“我只是個普普通通的經紀人。”

  殺手扮演專業戶小周,踴躍發言:“老板,我有上中下三策,你想聽哪個?”

  “我都不想聽。”

  “好,下策是打電話給章耀輝,說他家著火了……”

  ……

  韓覺到達酒店的時候并不算早。

  酒店外面記者已經就位,車子一過就咔嚓咔嚓一頓狂拍。

  整個酒店被主辦方包了場,記者們只能在外面拍照,進不去酒店。

  韓覺剛在地下停車場下車,就聽到周圍竊竊聲不斷。他名氣和外貌讓他變得十分好認,剛走兩步,就有一些膽子比較大的人圍了過來,夸他的作品,想跟他聊音樂。

  韓覺有些尷尬。聊音樂他是愿意的,但他實在不認識這些人,甚至不知道這些人的作品,所以只好婉拒對方的好意,帶著團隊徑直上樓去。

  然而從韓覺進到酒店的那一瞬間起,風聲就已經走漏。

  韓覺之前一直回避向他邀歌的歌手,如果說以前被韓覺拒絕,拒絕也就拒絕了,但現在不一樣,韓覺的能力經過市場檢驗,他給楊雯淑、顧凡、章依曼寫的歌,統統大賣,無一失手。近期《唱作人》上的幾首歌,首首都是【金曲獎】級的經典,直接宣告著他的水平步入了巔峰。此時向韓覺邀歌,是最最合適的時候。

  偶像藝人得其一首,直接轉型,比如顧凡。

  新人歌手得韓覺加持,三級跳直接跳到歌后也不是不可能,比如章依曼。

  過氣歌手得韓覺青睞,一首歌就讓人直接重返巔峰,比如楊雯淑。

  一個全能的韓覺,能滿足圈子里所有類型歌手的需求。因此面對韓覺,圈子里哪怕是再大牌的歌手,都沒法不心動。

  但和韓覺才華一樣出名的,是韓覺的獨、不混圈子、不好相處、幾百年見不到一面。

  就連天王天后去約都不一定能約成,其他人去約就更是被各種理由推脫,而且推脫的理由大家又都不能說他不真誠……

  好在今天可算是被他們逮到了。

  電梯到達了韓覺所在的樓層,一出來,韓覺就看到外面等著一個男人。年紀在三十靠后,從外表看不出是歌手還是搞創作的。

  “這么巧啊,韓老師。”男人笑著打了個招呼。

  男人一開口,韓覺就知道這是位歌手。

  韓覺也回了個招呼:“你好你好,叫我韓覺就可以了。”

  男人笑了笑,沒有再稱呼問題糾結,他熱情地和韓覺說:“你房間號是多少?”

  韓覺說了個數。

  “我知道,離我房間很近,”男人說著就要給韓覺帶路,“這里的走廊形狀很奇怪,我弄了好久才弄懂,我帶你過去。”

  但韓覺沒有動。

  他對這類自來熟的陌生人一向警覺,從來不會順著對方。

  然而關溢在旁邊碰了韓覺一下,悄聲道:“陳湛。”

  陳湛是個男歌手的名字,韓覺記得是因為這個歌手名氣算是很大,他從章依曼和顧凡那邊幾次聽到過陳湛的名字。

  更重要的是,這個叫陳湛的之前約過韓覺吃飯,誠意很足,而韓覺因為忙,一直推脫“下次下次”。盡管一次都沒吃成飯,但韓覺在《唱作人》上出一首,陳湛就轉發一首,寫評論,夸韓覺,然后打電話來問向韓覺討翻唱權。

  韓覺對陳湛算是神交已久,沒想到人家這回直接找上門來了。

  “要請你吃飯真是太難了。”陳湛笑著埋怨了一句跟上來的韓覺。

  “抱歉,之前真的太忙了,抽不出時間,”韓覺直接承認了自己的錯誤,然后說,“最近事情忙得差不多了,星期四和星期五晚上我都有空,你那邊呢?”

  陳湛愣了一愣。沒想到見了面的韓覺這么容易說話,沒有傳聞里的難搞。甚至在心里把韓覺的分數提高了不少。因為道歉之后給出補救方案,才是真心的道歉。很簡單的事,很多人卻做不到。

  陳湛看了一眼關溢,忍不住要以為是經紀人把所有邀約都擋住,才弄得韓覺風評這么不親切。

  對于韓覺的約飯,陳湛一口應了下來,然后他問韓覺:

  “你是要開演唱會了吧?”

  韓覺說對。

  “嘉賓選好了沒有。”陳湛的意思是他可以當嘉賓。

  不需要關溢的提醒,韓覺就邀請了陳湛。

  走廊兩旁有些房間的門是開著的。一些人聽到韓覺的聲音,就趕緊出來,但陳湛跟在韓覺的旁邊聊天,這些人只能打個招呼,然后目送韓覺遠去。

  到了韓覺的房間前面,陳湛沒有打擾韓覺的換裝和化妝,約好再聯系,就轉身走了。

  進了房間,化妝師在擺工具,造型師拿出韓覺代言的服裝品牌送來的衣服。

  小周則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韓覺:“老板,你怎么突然變這么隨和了?”

  在小周的認知里,韓覺仗著才華傲人,獨來獨往就是不混圈子,或許一直到死都是這副模樣。現在韓覺有了些許變化,真讓人覺得他是不是精神壓力太大了。

  琳琳也看著韓覺,頻頻點頭。

  韓覺露出了一個中年人的寬厚笑容,感嘆:“年紀到了,打算開放一點自己,多看點不同的世界,多認識一點人。”

  琳琳覺得很好,用欽佩的目光看著韓覺。因為走出舒適圈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韓覺主動改變自己,不管最后是好是壞,現在都是值得鼓勵的。

  “呵。”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大家看過去,發現冷笑的人竟是關溢。

  冷笑這種情緒通常不出現在關溢身上,一時間大家都以為聽錯了。

  只見關溢不屑地看著韓覺,說:“什么多認識幾個人,他其實只是想多出去吃幾頓好吃的。”

  “!!!”韓覺噔噔噔一連后退三步。

  小周和琳琳恍然大悟。

  ……

  ……

  盡管韓覺無所謂出場靠前還是靠后,但主辦方給他安排的場次還是比較靠后。

  韓覺說是要改變自己,開放心靈,但他還說“凡是不能一蹴而就”,讓他待在這種陌生人過多的場合保持微笑,對他來說是一種酷刑,所以一直在房間里待著不肯下樓去,就等時間到了,進場。

  這次金曲獎,韓覺還是有熟人的。

  王璐和楊雯淑后來找到了韓覺,跟韓覺聊起了天。

  韓覺途中瞪了幾眼關溢,意思是我是有真的在交新朋友的,你之前的話是污蔑!

  關溢沒有理他。

  在這段時間里,小周和琳琳被韓覺派出去充當眼線。

  小周回報的消息里,說看到了章依曼,也看到了章依曼邊上的章耀輝。

  琳琳的回報里,說章依曼看到了她,并露出了委屈的表情,章耀輝也看到了她,并露出了冷笑。

  韓覺捧著手機唉聲嘆氣。

  王璐和楊雯淑連忙安慰韓覺,說他還是很有可能得獎的。

  直到韓覺要下樓去走紅毯了,都沒等到小周傳來【章老師落單了!】的消息。

  韓覺被工作人員領著出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這時候的陽光比較溫柔,韓覺一身正裝也不太熱,覺得氣溫也還好。

  他獨自坐上了主辦方派來的轎車。

  車子開了十分鐘左右。

  車外的喧囂聲越來越近。

  當韓覺下車踩在紅毯上的時候,看到眼前一大片紅毯都是空著,只有盡頭遙遙的有個退場的人影。

  這段時間和這些焦點,將短暫地屬于韓覺了。

  韓覺拉了拉袖口,邁步。

  周圍的記者和粉絲看到了韓覺,拍照,歡呼。

  (本章完)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