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一個太監闖內宮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兵部一處營地里面,比武場上,兩個少年騎著戰馬,手執兵刃,正在相對怒視。

  在場下,兵部的一名武官無聊地看著他們對峙,回頭看看旁邊空蕩蕩的主考之位,心里嘀咕:“中書令李大人又托辭不來,把這一塊丟給我了。那倒也沒什么,他是中書令,自然事情繁忙,只是他沒有看到這個長得很象他的武舉,那真是可惜了!”

  這次恩科,除了文科,還有武科,南唐各州的武舉也都聞訊趕來,想要一爭高下,若得蒙中了武進士,加入軍中效力,那更是光宗耀祖一條捷徑。

  有的舉子,同時是舉人和武舉人,既參加文試,亦參加武試,反正兩科是分開比的,時間上也不沖突,倒是兩不耽誤。便似現在這位上場的李白,同時也是文舉人,前幾天剛參加過文試,現在便又趕來參加武試,顯然是一位文武全才的杰出青年。

  他對面的少年,年約十**歲的模樣,手執一根長槍,怒視著李白,感覺著面前少年似乎也不是庸手,不由暗暗焦躁。

  在他對面,化名李白的李小民倒是不甚著急,慢慢地拍馬盤旋,跟他磨蹭著,一邊想辦法熟悉自己手上這對雙股劍的用法。

  剛才挑選兵刃時,那個少年先挑了一桿長槍,李小民就不想挑和他一樣的兵刃。本來他各種兵器都會使一點,一眼看到旁邊放著雙股劍,便拾了起來,揮一揮,還算稱手,便上馬舞劍,與那少年比試馬上戰斗的本領。

  這雙股劍,卻是他在網上看的一本三國中,劉備常用這種武器,讓他不禁有些好奇,便拿起來試一試,看看雙股劍是否真的好用。

  記得那本,說的本是一個現代人來到古代三國時期,變成了劉備,卻遇到了一個更未來的人來到了古代三國時期,兩相征戰,逐鹿中原的故事。

  在那本書里面,劉備本是一個反面角色,與主角相爭的。不過在李小民看來,劉備倒沒什么錯處,他和主角的爭斗,不過是不同理念的爭斗罷了,很難說是誰對誰錯。所以,他倒不象別的讀者那樣討厭劉備,反倒對這位悲劇式的英雄充滿了同情。

  現在,揮舞著這位悲劇英雄常用的兵刃,回憶著那本《三國戰神》中的情節,李小民微微有些走神,忽然風聲響起,那少年大喝一聲,挺槍直刺而來!

  這一槍,若對上別人,恐怕會攻得他們手忙腳亂,李小民卻是毫不在意,左手劍一引,便將槍尖引到一旁,右手劍嗤地刺了過去,直取那少年的左肩。

  少年面露驚色,回槍抵擋,二人馬打盤旋,戰在一處。李小民根本沒用什么力氣,只是懶洋洋地揮舞著雙劍,與那少年做著熱身運動。

  可是看在那少年眼中,卻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回事。但見李小民劍出如風,隨手一招,便是精妙至極的招數,令那少年嘆為觀止,幾次被劍勢險些掃到,嚇得幾度大出冷汗。

  斗了一陣,李小民也覺無聊,微微用點心思,揮劍卸去了長槍勁力,微微一壓,另一手一劍挑去,輕輕松松挑落了那少年的頭盔,便即勒馬收手,不再追擊。

  那少年也是知趣,下馬躬身,滿面羞慚,自承敗了。

  場邊的武將見勝負已分,便喚二人過去,登記下號碼牌,李小民便算贏了一場。

  剛才他已經經歷了射箭比試,箭箭都中紅心,考了個滿分,又隨便勝了幾場,已經可以有資格進入復試,便罷手不斗,收工回家,只待什么時候自己發下命令,召自己前去參加武場的復試了。

  出了比武場的門,一陣冷風吹來,弄得李小民剛出了汗的身體有些發冷,想要找個地方,洗個澡,舒服舒服。

  看了大街幾眼,他忽然想起,自己金屋藏嬌的兩個美女,云妃和蘭兒便住在這條街的末端,一處大宅院里面。若要洗澡,不如上她們那里,也順便可以安慰安慰她們寂寞的芳心。

  他拍馬走向前方,剛走到一半,忽然感覺有些不對,聽得旁邊似乎有什么奇怪的聲音,舉目轉頭,向一邊看去。

  嘶聲響起,在道旁的一個下水溝,突然沖出成群結隊的老鼠,瘋狂地在街上亂竄,嚇得道上行人,大聲尖叫狂呼,不知道怎么會突然出現這種情況。

  這群老鼠,個個目泛紅光,似是已經發狂一般,見人就咬,幾個行人躲得慢了,被那群老鼠圍上,撲在身上,一擁齊上,咬得慘叫狂嘶,大步奔逃,可是沒逃幾步,便被老鼠咬斷了血肉,摔倒在地,渾身變得象個血球一般。

  李小民騎在馬上,見而吃驚,但見這群老鼠如此兇惡,只怕便是鼠妖口中所說,中了它瘋鼠咒的老鼠。

  本來對鼠妖說過的話,他也暗自留神,命令部下鬼魂,在金陵城中進行滅鼠活動。怎奈城下地面,甚是古怪,三丈以下,便是陰氣逼人,就是陰魂也禁受不住,都顫抖恐懼,不肯再向下游蕩滅鼠。而那些老鼠雖然也怕陰氣,卻能潛入三丈以下,因此雖有大批老鼠被鬼魂捕殺,卻仍有大量殘余,未曾殺盡。此刻受了瘋鼠咒的影響,都奔逃出來,到處咬人。

  李小民正在想著,忽見那群瘋鼠,飛速奔來,跑到馬前,照著馬蹄便咬。

  李小民心中一驚,怎么肯讓它們咬到自己的坐騎,口中喃喃念誦真言,咄地一聲大喝,一道金光,自他周身散發出去,遍布四周,那些老鼠被金光一震,都向外飛出,再也無法靠近他的坐騎。

  李小民從腰間拔出晶瑩刃,揮動寶劍,放手劈殺老鼠。劍氣揮去,成排成排的老鼠被劍氣沖到,慘叫著倒在地上,血跡布滿長街,看上去頗為駭人。

  李小民拍馬奔馳到那幾個被撲倒的行人跟前,手中捏起法訣,真言念處,雙手狂揮,將法符凌空擲在他們身上。

  噗噗聲響,那些行人身上,都泛起金光,老鼠們受金光一震,都從那些人身上滾落,捂著頭慘嘶,俱都受了法力所傷。

  而那些行人,雖然獲救,卻也都形狀慘不忍睹,滿頭滿身,都是血跡,看上去便似個個血人一般,甚是恐怖。

  李小民也只是救了這幾個人而已,而整條長街,都已被瘋鼠覆蓋,一眼看去,滿街都是瘋狂奔跑的老鼠,黑壓壓的一大片,令所有人惶恐萬分,四面奔逃,卻不及瘋鼠那般腳力快速,不過眨眼間,便撲到他們身上,將他們撲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咬著。

  李小民騎在馬上,遙望長街,臉現凝重肅穆之色,雙手放在胸前,手捏法訣,喃喃念誦真言,突然雙目中睛光暴射,大吼一聲:“咄!孽障受死!”

  這一聲斷喝,仿若雷霆一般,震得整條長街,轟然巨響,房屋都不禁在震響中顫抖。所有聞聲之人,都渾身劇震,呆若木雞,半晌方才能回過神來。

  這一聲大吼,內含大金剛法力,卻不是對付人的,主要目標卻是那些老鼠。

  狂吼聲中,便似一個個巨錘砸在猛鼠身上,震得它們狂跳而起,耳中鮮血迸流,放聲尖叫著,痛苦不堪地在地上打滾,鼻口之間,也緊跟著流出血來,已被這一聲震破了肺腑,個個都只能在地上垂死掙扎。

  不僅是老鼠,整個長街之上的非人生物,如雞犬之類,盡都翻身倒地,痛苦慘叫不已。除了那匹戰馬騎在李小民的胯下,受他庇佑之外,其他動物,盡遭這一聲所襲,便是不死,也去了半條命。

  李小民吼出了這一聲,也覺氣短胸悶,慌忙運起仙力治療,只覺仙力在體內流轉,胸悶的感覺大為減輕,舉目望去,但見滿條長街之上,盡是瘋狂嘶叫翻滾的老鼠,不由一陣惡心,扭頭不再去看。

  這一轉頭,眼角處忽然看到,在前方,尚有一個小洞,有許多老鼠正在源源不斷地向外奔跑著。

  老鼠們似是被這邊同伴的慘狀所驚擾,不敢靠近李小民這邊,轉頭向另一邊逃去。它們不僅在大街上狂奔,還沖到人家之中,到處亂咬,將人家的東西咬破,便是人的手腳,也要咬出幾個大口子出來。

  李小民大驚失色,看得有一支老鼠隊伍,便是直奔自己那所私宅去的。在那宅子里面,還有兩個嬌滴滴的美人兒,怎么能讓她們受到老鼠的侵害?

  他舉起馬鞭,狠狠一鞭抽下,戰馬吃痛,大步狂奔,直向那向私宅奔去。

  馬蹄起處,無數老鼠被鐵蹄踩得骨碎肉裂,死于非命。李小民也顧不得去看,拍馬狂奔,眨眼間便奔過長街,一直馳到那處私宅前方。

  私宅還關著大門,李小民跳下馬來,但見此處地面已經是干干凈凈,沒有那些惡心的老鼠,心中卻絲毫不敢怠慢,一腳踹在大門上,但聽轟然巨響,閂著的大門竟被他這一腳,狠狠踹倒,轟然倒在地上,將地面上亂跑的老鼠,砸死無數。

  大門落地,激起煙塵障天,李小民也不顧那么多,踩過大門,大步奔進府中。

  這一刻,他所牽掛的兩個美女,正在經受畢生最大的驚嚇!

  女性天生最是害怕老鼠,私宅中的兩個女主人,方才正坐在院中喝茶閑聊,親密得便如姐妹一般,突然看到一群老鼠從大門旁邊的狗洞鉆進來,見人就咬,這般驚嚇,豈是一般女性所能抗拒!

  一個小丫環躲閃不及,被老鼠撲在身上,咬得遍體血出,慘叫不絕;別的丫環也都驚得四散奔逃,拼命地哭叫。而蘭兒坐在椅子上,已經嚇得兩腿都軟了,一時之間,竟然忘了逃走。

  幸好云妃膽子還大些,見老鼠瘋狂地跑進來咬人,雖然想要逃走,卻不肯丟下蘭兒一個人自己逃跑,不然的話,李小民回來之后,見他最寵愛的蘭兒被老鼠咬了,自己定要經受皮肉之苦!

  她急中生智,拉起蘭兒,踏上椅子,又拽著她大步踏到桌子上面,兩人嚇得在桌子上面亂跳,看著那群老鼠在桌下地面上亂竄,都驚慌至極,淚流滿面。

  這張桌子,本是她們叫小丫環們搬出來準備祭神求福的,還未放上供品,便遇到這般情景。幸好桌子甚為寬廣,站著兩個美女,還有余地,不至于讓她們腿軟跌落下來。

  二人正在驚慌哭泣之時,突然聽到一聲巨響,那緊緊關上,嚴防外人進來的大門,竟然被人一腳踹開了!

  要知道,府中的大門,是用鐵皮包裹,堅固異常,要想撞開大門,那需要何等大的力量,便是攻城撞車,也要連撞幾下,才能將大門撞開。

  云妃驚慌地抬起頭,生怕禍不單行,是皇帝派人來捉拿自己這逃出宮廷、與宮奴通奸的皇妃,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暴怒地沖進來,揮動寶劍,到處斬殺滿地亂竄的老鼠!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