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一個太監闖內宮 > 第九章 鳳凰琴
  看著那位清麗佳人坐在案后,玉容之上,微有猶豫之意,李小民趁熱打鐵,拱手笑道:“這等好琴,配上夫人之琴藝,那是人世難得一聞的絕世天音!只望夫人能容下官時常來聆聽仙音,便是下官之福了!”

  狄人吉又驚又喜,李小民要送琴給自己,那是頗有籠絡之意。而且要經常來聽自己夫人彈琴,那就經常會見而。要以此來聯絡感情,那是最方便不過。自己從周相故后,彷徨無措,生怕被大權在握的李小民和周皇后當成異黨清除出去,如今李小民主動示好,安肯不從?

  當下慌忙躬身拱手,陪笑道:“既然中書今大人有此美意,下官卻之不恭,在此先行拜謝大人厚賜了!”

  狄夫人聽得丈夫如此說,也盈盈站起,拜倒在地,輕啟櫻唇,鶯聲道:“妾身拜謝中書今大人賜琴!”

  聽著她清脆的嗓音,李小民喉間一陣發干,努力做出平易近人的模樣,拱手笑道:“夫人過謙了。這般好琴,能得夫人彈奏,讓我等得以聆聽仙音,那是我等的福份才是!“

  他的目光望向那張無名古琴,微微一笑,沉聲道:“如此好琴,不可無名。以吾意,此琴可名‘鳳凰琴’,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狄人吉擊掌贊以道:“鳳凰琴,好名字!中書令大人果然不同凡響,所起之名,震古懾今,貼切之極!”

  狄夫人垂下長長的睫毛,美目凝視著那具古琴,想著它現在已經有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不由心中歡喜,在優美的唇線邊,現出了一個淡淡的一個隱約笑容。

  夜色已深。狄夫人坐在自己香閨之中,長案之后,輕拂案上瑤琴,喜不自勝。

  在人前。她須得按照家中自幼的訓導,目不斜視,不得妄言妄動,做出有**份的事來,而如今到了自己的閨房之內,便可以不必事事依照規矩來,看向鳳凰琴地目光也充滿了欣喜,臉上的笑意濃重。便似是一個未經世事的小姑娘一樣,笑容燦爛至極。

  輕輕笑了一陣。狄夫人支頰沉思,想著今天見到的那個少年,到底是個什么樣地人。

  剛聽到小婢帶來丈夫的傳話之時,狄夫人一陣驚訝。不知道丈夫如何想起來讓自己去見別的男子。后來聽說這位中書今大人本是內宮出身,太監之體,這才讓她明白,因此才從了丈夫之命。不知道這算不算違了父親的遺訓。

  想了一陣、狄夫人輕輕搖了搖頭。反正自己這次出去見的不是男人,自然不會有事。何況出嫁從夫,丈夫之命。自然須得遵從才是。

  而那位少年更是讓人驚訝,以內宮侍從之身,小小年紀,便已立下天大的功勞,幾次將金陵滿城上下人等救于危難之中,現在更是做到了中書令的高位,比之原來的左右二相,地位更為崇高,簡直是大權獨攬。若非他是內宮侍從,沒有兒子以供繼位,不知道會不會有不臣之心。

  狄夫人搖頭苦笑,想想這等事,不是自己一個婦人女子應該想地,便低頭仔細欣賞那張瑤琴,心中卻怎么也放不下那個含笑長身而立的俊俏少年地影子。

  這般俊美的少年,是她畢生未曾見過的。父親治家甚嚴,不允許女兒見外面的男人,而父親去世后,母親便將她許嫁了狄人吉。進府之后,家事雖由她掌管,見得男人也不多。狄府中家法森嚴,那些僮仆見了她,都不敢抬頭,而狄夫人稟承主母威嚴,自然也不能假以辭色。而今天能看到外面的男人,雖然還不是一個完整的男人,也讓她芳心微亂,新奇之中,亦不禁有一絲惶惑升起。

  那少年俊美的面龐,飄逸地氣度,親切的笑容,都讓她芳心微跳,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難道說、自己竟然會違背租訓,對那少年動了什么不應有的心思么?

  她用力搖頭,強迫自己不去想這些奇怪的事情。伸手到琴上,開始彈奉一昔古曲《鳳求凰》。

  這一首曲子,本是她應了鳳凰琴之名,偶然想起,隨手彈出來地。可是情由心生,這一曲,竟然彈奏得盡善盡美,其中意韻深遠,令狄夫人自己也甚為驚訝。

  一曲彈畢,狄夫人幽幽嘆息,想著自己雖然發揮出了超常的琴藝,將這鳳凰琴的獨特音質發揮得淋漓盡致,可是心緒已亂,又如何能將它平息下來?

  一陣鼓掌聲,清脆響起,在夜色中,甚是響亮。

  狄夫人悚然驚懼,站起來清聲問道:“是什么人?”

  這一問,其實只是為自己壯膽而已。以她那敏銳的聽覺,剛才在席上聽到的鼓掌聲,與這鼓掌聲幾乎完全相同,讓她可以輕易地猜出,鼓掌的人究竟是誰。

  李小民緩步從窗邊暗處走出,撫掌微笑道:“夫人所彈這一曲《鳳求凰》,甚得其中意境。這也是我將鳳凰琴贈與夫人的緣故,果然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妳我二人心心相印,夫人這么快就猜出下官的用意了!”

  狄夫人面色羞紅。芳心驚疑至極,顫聲道:“中書令大人,為何星夜到此?此事不合禮法,還請大人速速離去!”

  李小民搖頭笑道:“下官誠心而來,夫人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來之事,請夫人放心,決不會傳到別處去。下官不才,學過一個昏睡咒,夫人的婢女,現在都已經熟睡了,不會聽到我們之間的只言片語!”

  這個時侯,正在回看尋找著自己婢女的狄夫人玉容失色,雖然不再擔心婢女們將此事傳到丈夫耳朵中去、可是二人星夜相對,孤男寡女,雖然此人是個比自己小十八歲的少年,還是個太監,終究于禮不合,讓她安能不芳心驚悚?

  李小民踏上幾步,站在她的面前,誠摯的目光看著狄夫人,溫聲道:“夫人在上,請容下官一訴衷腸!自從席上看到夫人此等美貌才情,讓下官情難自已,因此星夜到此,來見夫人,靖夫人萬勿推拒!”

  說罷,他張開雙臂,干凈利落地將狄夫人抱在懷中,低頭便吻在她的嬌嫩櫻唇上狄夫人已經是驚得呆了,直到他將舌頭伸進自己唇中、才想起來掙扎,貝齒并得緊緊的,死也不肯讓他的舌頭伸進自己口中。

  李小民也不著急,舌尖在她光潔貝齒上輕舔,嘴唇吮吸著她香甜的柔嫩雙唇,雙手抱緊她的嬌軀、雖然這美女比他這身量未足的少年還要高一點,卻被他將一雙玉臂連同嬌軀抱在懷中,無法掙脫,雙手還能抽空在她纖細腰肢上摸上幾把,只覺觸手酥軟,甚是今人**,不由大樂,嘴里狠狠吸住狄夫人的上唇,伸出舌頭,輕舔她的瓊鼻,感覺著熱熱的氣流急促地打在自己舌頭嘴唇上,知道她已經動了情,更是竊喜不已。

  狄夫人張皇失措,畢生未曾遇到過這般無賴的男子,如今卻在一個太監看上遇到了。一雙修長**并得緊緊的,玉手下探,抵擋著他那魔手無恥的撫摸深入,卻防不了上方,被他一只手臂抱住自己的雙臂,另一只手探上酥胸,狠狠地一抓!

  未曾著過人手的玉峰落入男人手中,這么用力地一握,弄得狄夫人心神大亂,張開口,啊地一聲叫了出來。

  趁此機會,李小民的舌頭迅速闖了進來,與狄夫人滑膩香舌糾纏在一起,用力吸吮著香津甜唾,再來一番激烈舌戰,弄得狄夫人嬌喘吁吁,無力地閉上美目,兩行晶瑩的淚珠,自長長的睫毛中,緩緩滑落。

  看她哭了,李小民心中憐惜,輕輕吻去她臉上的晶瑩淚木,舔著她的耳垂,微笑道:“夫人何必如此,男女之欲,人之大任,難道夫人自己不知道嗎?”

  狄夫人眼閉雙目,顫聲道:“中書令大人不要如此!妾身是狄氏之婦,永遠不會改變!大人此行,甚是無禮,還請罷手!”

  李小民搖頭笑道:“夫人,何必自欺欺人!狄人吉自外放地方官任上受傷以來,早已不能人道,娶了夫人回家,也不過時掩人耳目,借此來掩蓋自己的軟弱無能而已。夫人現在尚是處子之身,有何來狄氏之婦之稱?”

  配合著自己的話語,他的手迅速下移,從酥胸上一直摸到處女最神秘的禁地,一把扣住,緩緩撫摸,感覺著羅衫絲褲里面毛發與肌膚輕輕摩挲,耳邊仿佛聽到了那干爽悅耳的聲音,在俊美的面龐上,不由露出一絲得意的邪邪笑容。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