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一個太監闖內宮 > 第六章 神龍出世
  第六章神龍出世

  巨山頂部,忠義堂前。

  數十名頭領聚集在這山寨的最高聚義之所,肅然站立,靜靜地看著堂上那手持寶劍的老道士,聽他慷慨激昂的訓話。

  公孫不敗身披道袍,蒼老的面龐上,一片肅容,目光深邃,遠遠望向夜空,淡淡地道:“眾家兄弟,可還記得,我們當初建立山寨,是為的什么?”

  在下方,一個頭領大聲回答道:“當然記得,是為了殺盡貪官污吏,讓他們不能再肆無忌憚地欺壓百姓!”

  一眾頭領也大聲附和,雖然有人心中并不相信這樣的話,但在眾兄弟面前,當然不能說自己是為了大塊吃肉,大秤分銀才上山寨為賊的。

  公孫不敗的唇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沉聲道:“皇帝李漁,昏庸無道。寵信奸邪,讓這群貪官污吏,魚肉百姓,正所謂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我們建立山寨,便是為了除暴安良,殺光官吏,建立一個清平世界!可是在宋大哥去世后,便有人想要投靠朝廷,將宋頭領多年心血,盡付之東流!這樣的計劃,我們又如何能答應?”

  當下便有他的心腹兄弟大聲叫道:“尤涌那**賊,背叛眾家兄弟,死有余辜!公孫大哥率領我們斬殺叛徒,正合宋大哥遺志;他日再帶我們殺上金陵,斬了狗皇帝的腦袋,那時宋大哥方能含笑九泉!”

  眾頭領也都隨聲附和,就算是對前日火并心存不滿的,也不敢露出半點異樣來,免得被公孫不敗一怒之下,將自己也送去與尤涌等人做伴。

  公孫不敗點頭微笑,手指頭上“忠義堂”三字的巨大匾額,沉聲道:“當初宋大哥立下此堂,便當眾說明,我們是為國忠,為民忠,卻不是愚忠于南唐皇帝!今日狗皇帝派人來征討我們,誓要將我們山寨上下,斬盡殺絕,這樣的事,大家答不答應?”

  “不答應,不答應,堅決不答應!”眾頭領群情激憤,高高揮拳狂呼,誓死要追隨公孫不敗,跟朝廷來的大軍抗爭到底。

  可是,官軍勢大,雖然現在兩下相持,拼到最后,輸的只怕還是山寨之軍。想到此處,眾山寨頭領,又不禁悲哀起來。

  公孫不敗冷冷看著下面眾頭領的表情變化,手中寶劍一揮,厲聲道:“眾家兄弟,不要為一時的輸贏而煩惱!山下官軍雖多,在吾眼中,不過是一群酒囊飯袋,木雞土狗一般!若是不信,且看我仙家法術!”

  他手中寶劍,向上疾指,喝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龍來!!!”

  隨著這聲斷喝,在他頭上的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條紅色暗影,迅速變得清晰,在空中搖頭擺尾,鱗片儼然,竟是一條赤紅色的蛟龍,頭生雙角,目光獰惡,兇暴地瞪著眾人,直看得他們暗自發怵,心中又驚又喜。

  公孫不敗冷笑著,揮動寶劍指向蛟龍。一股淡紅色的光芒自劍尖直射向蛟龍之身,那龍受了仙氣,身子陡然放大,仰天狂嘯一聲,震動山寨,赤紅色的龍身便似吹氣一般,立即變得巨大無比,在眾人目瞪口呆的呆滯目光之中,在空中盤旋飛舞,身子閃閃發光,頭尾一擺,幾乎將整個山寨都包于身下。龍吟之聲,響徹天地之間。

  山寨上下,盡都看到這條巨龍。便有人大聲歡呼道:“公孫大哥法力通天,有他相助,我們定可一舉擊敗官軍,殺光那群狗官,直殺到金陵城,宰了皇帝,保著公孫大哥穩坐龍廷!到時候,我們都是開國功臣,個個都能受盡封賞,衣錦還鄉!”

  聽到這樣的話,歡呼的聲音越來越大,漸漸地,所有人都在放聲歡呼,心中充滿了必勝的信心。

  看到傳說中的巨龍出現在面前,寨中一眾嘍羅頭領,都興奮莫名,想著既然有龍神相助,還怕什么官軍大隊,只須巨龍一擊,便可將他們擊得粉碎,到時真的殺上金陵,奪了天下,那時高官厚祿,指日可期,自己便可以象那群高高在上的官老爺們一樣,在百姓敬畏惶恐的目光中,過著幸福的生活了!

  山下的官軍大營,也遠遠地看到了這條巨龍。當下便有人跑出營外,看著山寨頂部盤旋飛舞的紅龍,乍舌咬指,震驚不已。

  龍吟千里,覆蓋住了整個巨山島。越來越多的官兵,都從帳中跑出來,呆呆地仰頭向空中看去。看著那閃閃發光、張牙舞爪的巨龍,他們的目光,由震驚轉向恐懼,憂慮在每個人的心里,悄悄地蔓延開來。

  赤龍在空中咆哮飛舞許久,漸漸隱去,消失在夜空之中。直到它身上光芒消失,天空中的星月,才漸漸現出了它們的蹤影。

  山寨下的官軍,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營帳中,滿心充滿了恐懼和無力,對于自己這支軍隊能否與這樣的怪物相抗衡,沒有一點信心。有些士兵已經開始打著逃走的主意,若不是朝廷軍法森嚴,對逃兵處置嚴厲,而且身在巨山島上,所有船只都受到管制,無法輕易離去,只怕到了天亮,軍中士兵,便要少了一半。

  經此一事,山寨上下,士氣大振,萬眾一心,只要掃平官軍,直殺上龍廷。而山下官兵,卻是氣喪神沮,士氣低落到最低點,只怕一經戰陣,便要兵潰當場,一敗涂地了。

  ※※※

  忠義堂前,眾頭領歡喜贊嘆,三三兩兩地離去。

  剛才公孫不敗已經跟他們說過,自己從今天起,便要閉關修煉,讓這條巨龍,可以擁有更強的威力。

  閉關修煉歷經三十六日,當可有小成;八十一日之后,當可仙術大成,那時只要一出關,便可將山下官軍,殺得干干凈凈,絲毫不必在意他們的存在。

  只是在三十六日之內,巨龍威力未足,尚不可出戰。因此在這一個多月里,還得拜托各位兄弟,帶著滿山軍兵,與山下官軍苦苦相持,一定不能讓他們攻上山來。

  眾頭領滿口應承,都拍著胸脯大聲道,便是拼了這條命,也絕不能讓山下的狗官兵攻上山來,打擾了公孫大哥的修煉。何況那些官兵看到公孫大哥仙法厲害,只怕早都嚇得腿軟,就是大開山門,他們也不敢走進山寨之中。

  公孫不敗點頭微笑,好生撫慰了幾句,便命他們各自下去,準備防守事宜。

  一眾頭領高高興興地離去,個個都渾身充滿了干勁,對山下咄咄逼人的官軍,已經絲毫不放在心上。

  看著眾人離去,公孫不敗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撫胸嘆息半晌,才漸漸平息,疲憊地走回忠義堂,費力地關上了大門。

  他緩步走到堂內,伸手按動暗處一個機栝,在墻壁上,出現了一個暗門,下面是一道長長的階梯。

  公孫不敗伸手拿起一盞油燈,低低地喘息著,邁步向那漆黑的通道走了下去。

  在通道中,東拐西拐,走出長長一段,公孫不敗來到一個大廳之中,但見廳內占地寬敞,四面點起了牛油巨燭,映得整個大廳,通明透亮。

  地面上,畫著巨大的八卦法陣。在陣法之中,還有各種各樣的奇形符咒,或畫在地上,或是畫在符紙上面,緊緊貼在地面上。

  在大廳中,豎起了十幾個粗大的鐵柱,牢牢立于地面之上,與符文符紙按照一定規則排列著。在柱子上面,綁著十幾個壯漢,個個身上都有血跡,似是飽經折磨,臉上卻是一片不屈之色,惡狠狠地瞪著走進來的公孫不敗。

  公孫不敗走到眾人面前,手按腰間寶劍,面色冷酷,淡然道:“我已經給了妳們機會,說吧,可愿意投順于我?”

  離他最近的一個大漢怒吼道:“妳殺了尤大哥和蓋大哥,還想讓我們投順妳?我呸!”

  公孫不敗閃身避開他吐過來的唾沫,將冷漠的目光一個個地從他們臉上掃過去,看著他們滿懷仇恨的不屈眼神,冷笑道:“好啊,這樣說,妳們都是準備死硬到底了!也罷,我早知妳們大都出身官宦之家,或是當過軍官,一向以封妻蔭子為最高目標,因此才會跟著尤涌,想要投降官軍。便是勉強要妳們低頭,妳們也是心懷二心,我這一問,不過是為了全這些年的兄弟之情,妳們既然自己愿意死,休怪我無情!”

  在他左手邊,另一個大漢冷笑道:“公孫不敗,妳留著我們性命,不過是要我們心甘情愿,幫妳煉制怪龍,增強妳的法力罷了!難道還有什么好心不成?”

  在遠處,另一個大漢也接口道:“妳那怪龍,盡會吸人精血,我們若是答應了,待到妳功成之日,便是我們精血枯干之時。這些事情,尤涌大哥早就跟我們說過,難道我們還會上妳的當嗎?”

  公孫不敗目中精光一閃,淡淡地看了二人一眼,漠然道:“林中立,秦明真,妳們兩個知道的不少啊!看來尤涌還真是拿妳們當心腹一樣,把我修煉的事,都跟妳們說了!”

  獅子頭林中立滿頭都是干涸的血漬,咬牙道:“我本是出身官宦世家,上山落草,亦是迫于無奈。宋大哥與尤涌大哥幫我報仇雪恨,殺了仇人一家,我便當他們是親兄長一般,現在妳殺了尤涌大哥,我只有和妳死拼到底,若讓我耗費自己精血來供養妳的怪龍,卻是休想!”

  秦明真也怒道:“反正都是一死,妳想怎么折磨死我們,都隨妳去!沒有我們心甘情愿地替妳賣命,只怕妳的怪龍的威力,也要大打折扣吧?”

  公孫不敗眼中兇光一閃,冷然道:“妳們說得不錯,若是妳們不愿意,按照一定程序誠心供養我的幻龍,我強行令幻龍吸取妳們的魂魄精血,效果當然不如完全按計劃來得好。不過雖然差些,總好過沒有,現在山寨上下,除了妳們這些人,我還到哪里去找些武藝精神靈力俱佳的上好餌食,可供我的幻龍進補?”

  鐵柱上綁著的大漢們都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半是出于憤怒,半是出于恐懼,都開始破口大罵,道是公孫不敗心毒手狠,殘害兄弟,必然會遭到惡報,靈魂萬劫不得超生!

  公孫不敗冷笑道:“被我的幻龍吸食了魂魄精血,妳們才是不得超生!道爺將來的事,不須各位操心。我的法陣在三日前已經畫好,只等今日天機流轉,良辰吉日,便可催動,現在吉時已到,各位準備上路吧!”

  離他最近的那名大漢,名叫呼延火燒,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霹靂火便是他的渾號,也是出身軍官世家,卻遭逢大變,家貧如洗,不得不去學了做燒餅,賣火燒度日。后來棄餅從軍,積累軍功,亦做到了知寨之位,只是在奉朝廷之命,率一寨之軍攻打巨山之時,被尤涌設計擊敗逮捕,苦勸他入伙。

  呼延火燒感于他的至誠,又被他用離間計害得朝廷以為他已從賊,欲要殺盡他滿門,幸得尤涌又派林中立去劫了他家小上山,救了他滿門性命,因此誠心歸順,可是心里,還是想著當初當官時的風光,后來聽得尤涌欲歸順官軍,歡呼雀躍,一心幫著他和從前的同僚聯系,欲行投順之事。

  誰知公孫不敗突然發難,斬殺了為首的智猩猩尤涌和拖地天王蓋超,又把眾人設計迷倒,逮入牢中。連尤涌二人的家小,一同暗自殺害,沒有留一個活口。

  呼延火燒痛恨公孫不敗行事歹毒,怒視著他,破口大罵,語出狠惡,惹得公孫不敗大怒,大步走來,狠狠幾個耳光打在他的臉上,怒道:“不知死活的東西,今天便要送妳先來供我幻龍吸食!”

  他的目光,掃過呼延火燒幾人的面龐,冷笑道:“在這些人里面,妳們都是命中屬火,恰好適合幻龍食用。其他人雖然差些,卻也勉強湊合,只要今天大吸一陣,明天我便可用陣法慢慢熬煉,直煉上三十六日,幻龍初成之后,山下官軍,可一擊而潰!”

  他仰面向天,放聲大笑道:“到那時,我舉劍向北,天下各國,又有誰能與我相抗!”

  公孫不敗壯志滿懷,笑聲爽朗,半晌方停,從懷中取出一物,卻是一條赤紅色的小龍,看上去似是用骨質雕成,張牙舞爪,樣子十分兇惡。

  凝神看著這條惡龍,公孫不敗的眼中卻滿是關愛喜悅之情,這條龍,是他費盡心血,窮一生之力煉制而成。若要搜尋赤龍成長所需精血魂魄,甚為不易,這幾十年,他也只能勉強將赤龍煉到這個地步。現在終于有了讓赤龍大成的機會,讓公孫不敗安能不欣喜若狂?

  他拔出腰間寶劍,緩步走到呼延火燒面前,看著他噴火的雙睛,冷笑一聲,寒聲道:“呼延火燒,念在兄弟一場,我便讓妳死得痛快一些!”舉起寶劍,便要向呼延火燒胸前刺落,讓他心口熱血,盡皆灑于赤龍骨像之上。

  陡然間,他眉頭一皺,身子驟然旋轉,寶劍用力向后斬去,卻已經是來不及,被一柄巨錘重重地砸在后心,枯瘦的身體被整個砸得向前飛去,飛竄途中,口中鮮血狂噴。

  他腰部用力一扭,站在地上,努力按捺住胸中翻涌氣血,回身望向大廳角落,眼中雖有驚怒之色,臉上卻是一片鎮靜,冷冷地道:“竟然能掩藏氣息,躲過我的神識,妳還算有點本領!”

  他的話,卻不是對那暗施偷襲的雙錘惡鬼說的。沙將軍也不理他,只是收錘退后,立于廳中。

  在角落暗處,一處暗門打開來,一個身穿夜行衣的清秀少年滿不在乎地從里面走出,隨手拍拍身上的塵土,微笑道:“妳的神識實在不怎么樣嘛,這一路上設置的禁制也挺容易就破開的,看來妳出身的那個道家門派,除了幻術以外,就沒什么值得稱道的東西了!”

  公孫不敗眼中怒色一閃而過,冷笑道:“大言不慚!妳又有什么本領,敢在這里叫囂?單看我今天所召喚來的神龍,妳能召喚出來否?只待我功力大成之日,便可命神龍下凡,擊殺所有官兵,讓這南唐天下,亦換個主人!”

  李小民卻是大搖其頭,不屑地道:“什么神龍,不過就是幻術嘛!真正的殺傷力未必能有多強,只不過是靠嚇唬人來混日子,若真的能在兩軍陣前出現,廝殺之中,或者能嚇得那些膽小的士兵抱頭鼠竄,也讓妳這一方可獲大勝。不過,我看妳的赤龍還有些缺點,妳不敢叫它在白天出現,是怕白天陽氣太盛,而且大家又看得太清楚,陽光直射赤龍身上,它說不定就會現了原形,讓妳當眾出丑,是這樣吧?”

  他搖頭嘆息幾聲,忽然又點頭贊嘆道:“不過幻術能煉到妳這么聲勢浩大的,倒真還少見,恐怕別的道門都及不上妳們專修幻術的精湛。幻龍門之名,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公孫不敗面上變色,驚怒道:“妳又是從何處知道我門之名的?”

  李小民指著那十幾個被捆住的壯漢,微笑道:“就是這些老兄告訴我的啊!在妳來之前,我就已經和他們談了好一會,他們都答應效忠朝廷,跟在我帳下做個將領,將來也好有個出身。至于妳的事,死去的尤涌老兄跟他們說過的,他們都告訴我了,一點都沒有遺漏!”

  公孫不敗回頭看著那些怒目冷笑的舊日山寨頭領,氣得渾身直抖,嘶聲道:“小賊,妳敢單獨上山,難道不怕我山寨大軍么?”

  李小民笑道:“別說那沒用的了,我們現在就兩個人在這里,妳的手下都不知道,這些老兄又受盡折磨,怕是幫不上什么忙,還是我們各施仙法決戰吧!妳這么半天拉著我扯東扯西,怕是身上的暗傷已經偷偷地運用仙力治療得差不多了吧?我也不占妳便宜,讓妳說了這么半天話來拖延時間治傷,夠意思了吧?”

  他面色一變,揮手拔出腰間晶瑩刃,喝道:“閑話少說,開打吧!”

  公孫不敗看他拉開架式,不由心中暗怒:“這算什么夠意思,我身上的傷哪是這么容易就能偷偷治好的,只顧乘人之危,暗施偷襲,算得什么英雄好漢!”

  看著李小民揮劍攻來,公孫不敗大吼一聲道:“小賊,既然妳一心求死,今日我便先斬了妳,再殺光這些叛徒,以爾等精血魂魄,供養赤龍,以成**!”

  他舉起手中鮮紅骨龍,張開嘴,狠狠一口血噴在骨龍身上,喝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疾!”

  鮮血噴出,狂飆涌起,李小民陡然感覺到一股強大至極的力量自前方涌起,不由一驚,舉劍當胸,凝神暗自戒備。

  鮮紅骨龍之上,一道明亮的紅光驟然閃現,耀得整個大廳,便如化為整塊巨大的紅寶石一般,讓眾人都睜不開眼睛。

  一縷赤紅暗影,自骨龍牌上飄浮而出,張牙舞爪,形貌兇惡,李小民強忍著眼睛刺痛,定睛看去,那影子卻是那骨龍的模樣,只是活動起來,而且身子還在迅速地放大。

  它膨脹的速度,令人驚訝至極,只不過轉瞬之間,便已見盤屈粗大的龍身,彎彎曲曲,遍布整個大廳,將許多鐵柱擠倒,讓那些捆在上面的好漢,滾作一處,驚痛大叫之聲,到處響個不停。

  李小民心中暗驚,伸手一指,無數鬼衛都飛撲而上,圍住紅色巨龍,靈刀起處,重重地劈在巨龍的身上,卻被粗厚的鱗片彈了回來,絲毫無法傷害到它。

  公孫不敗的口中,依然有鮮血汩汩流下,看著驚訝至極的李小民,滿懷快意地冷笑道:“小賊,今天看到我所飼巨龍的威力,爾還敢說,這只不過是幻術否?”

  他伸手一指,厲聲喝道:“無知小輩,今天,便要妳知道貧道法術的厲害!”

  在他的嘶聲狂呼之中,赤龍搖頭擺尾,巨大的身體狂沖而前,伸出一只兇暴利爪,狂猛抓出,一把將來不及逃開的李小民攔腰握住,張開血盆巨口,狠狠地把他向龍口中丟了進去,用力嚼了兩下,挺起脖頸將他咽入咽喉,最后還要意猶未盡地伸出鮮紅長舌,在唇邊舔了兩下,慢慢回味著這位優秀太監上佳**的絕美滋味。

  ※※※

  巨山山寨之下,朝廷大軍連夜出動,準備進攻山寨。

  大軍統帥,英武美麗的秦貴妃親自率軍出營,大聲下令,布置著各路軍兵在山下排開陣勢,并將一應攻山器具運送上來。

  那些士兵雖然受到主帥的嚴令,卻是個個面如土色,動作也慢得象蝸牛,不管統領將官怎么用力鞭打,他們的速度,還是快不了多少。

  反觀山寨之中,負責防守山門的嘍羅們卻是個個精神百倍,滿面紅光地高高站在寨墻之上,揮舞著手中刀槍,放聲嘶吼,大聲挑釁著,要那些士兵快來攻山,好讓自己殺個痛快!

  在山下軍隊里面,秦宜福驚訝不解地看著自己的姑母,不明白她為什么要在敵軍巨龍出現、本軍士氣正衰的時候命人連夜攻山。難道她不知道,以自己軍隊的士氣,只怕還未沖到山門,便要被敵軍亂箭射得四散轟逃么?

  正在他鼓足勇氣,要向自己最為敬重的端莊英武的姑母詢問原因時,忽然聽到一聲轟響從山頂傳出,將他的問話,再次堵回了腹中。

  滿山將士,不論是官軍還是賊軍,都舉目向天,仰望山頂,眼中充滿了驚訝之色。

  在眾人凝注的目光中,那條赤紅色的巨龍,再度飛躍而出,在空中盤旋飛舞,張牙舞爪,放聲咆哮。

  和剛才出現時相比,它現在的動作狂猛之極,吼聲如雷,震得整個山頭,都在簌簌發抖,不時有小石塊被從山上震落,骨碌碌地滾下來。

  看著在夜空中激烈飛旋的赤龍,所有山寨好漢的眼中,都射出了狂熱的神采!

  雖然幾位頭領相繼辭世或是失蹤,但是現在的頭領,卻是本領最強的一位。以他所御巨龍,威力巨大,便是輕輕一擊,也可將山下大隊官軍,擊得粉身碎骨!

  負責守衛寨門的好漢姜沖,看著滿寨將士興奮狂烈的面容,在這狂熱的氣氛驅使下,拔出腰間寶刀,放聲狂吼道:“兄弟們,我們殺下去,把那些敢來進攻山寨的官軍狗崽子們,殺得干干凈凈,讓他們知道我山寨英雄的厲害!”

  瘋狂的吶喊聲,立即淹沒了第一道山門。所有的守寨士兵都舉起利刃,用最快的速度打開寨門,爭先恐后地沖殺下去,誓要將那些膽大包天的官兵,斬盡殺絕,以立山寨之威!

  若在平日,棄門不守,空巢而出乃是兵家大忌。但是今天,在山寨英雄們的面前,剩下的只有被長官們用刀威逼前來攻山的滿懷懼意的士兵,看著他們恐懼的眼神,顫抖的身體和微微顫動的刀槍,每一個人都知道,今天的作戰,不會有半點懸念發生!

  就這樣,在頭頂上赤龍的厲聲咆哮之中,一支瘋狂戰意洶涌的兇悍之軍,與一支隨時可能崩潰的征討大軍之間,戰斗即將爆發!!!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