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帝陽青峰已經被關了一個多月了。

  這位紈绔少爺,可算是吃夠了苦頭。

  土牢很是簡陋,黑漆漆一片,連盞燈都沒有,一日只有一頓飯,一碗水。

  他被抓來時,身上就有傷。

  龐咋那小子,認定了他是龐骨的朋友,對他可是苛刻,也不找人給他看病。

  好在他的體質不錯,傷勢好歹沒有惡化。

  可是這里的每一天,對于帝陽青峰而言,都是很難煎熬的。

  可這還不是最難的,最難的是,葉凌月迄今生死未卜。

  他那日受傷,親眼看到葉凌月被一個黑衣人丟了下去。

  那下面,是無數的山頭。

  葉凌月只怕會粉身碎骨。

  他也知道,長孫雪纓的人控制了匠矮人部落。

  據說是他和葉凌月出事后沒幾天,長孫雪纓就發動了襲擊。

  龐咋等人趕走了女族長,龐骨也下落不明。

  因為月底的緣故,長孫雪纓攻占了匠矮人部落后沒多久,就返回比丘廢城去主持大局去了。

  余下的日子里,龐咋等人一直在搜尋葉凌月的尸體。

  可一日日過去了,依舊是沒有消息。

  帝陽青峰絕望地盯著漆黑的墻壁。

  他不會就被困死在這個土牢里吧?

  牢門被打開了。

  龐咋舉著燈籠走了進來。

  “小子,別裝死了,道長大人有話問你。”

  龐咋捂著鼻子,進了土牢。

  土牢里,又悶又濕。

  他踢了帝陽青峰一腳。

  “死侏儒,老子要是能出去,第一個剁了你。”

  帝陽青峰破口大罵。

  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

  “呵~你想哦啊自還敢罵我。”

  龐咋上去就又給了帝陽青峰一腳。

  “下去。我要單獨問話”

  葉凌月拉住了龐咋。

  “算你小子運氣好,等著,看我改天怎么收拾你。”

  龐咋罵罵咧咧,走了出去。

  土牢里,只留了葉凌月和帝陽青峰。

  “小子,你休想從我口里套到一個字。”

  帝陽青峰冷哼道。

  “帝陽青峰,你倒是夠骨氣。”

  葉凌月笑了笑。

  “小爺我一身都是硬骨頭,你們想要讓我帶著北宜廢城和百花廢城加入道門,休想!”

  帝陽青峰呸了一聲。

  葉凌月了然。

  原來他們關著帝陽青峰,是為了讓他投誠。

  不得不說,長孫雪纓那女人,有些頭腦。

  她抓走了這些念師之后,也不殺,而是將他們招安。

  這么一來,道門的實力就越來越強了。

  畢竟整個昆侖舊址里的念師,其實是有限的。

  “楊妃兒都死了,你還死撐什么,是我,我會趁著這個機會,加入道門,沒準還能謀一份好前程。”

  葉凌月不以為然道。

  “呸,小爺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們道門。一大群男人,被一娘們牽著鼻子走。”

  帝陽青峰冷嗤一聲。

  “據我所知,你不也是被楊妃兒牽著鼻子走?”

  葉凌月調侃道。

  “那哪能一樣,楊妃兒是我兄弟!她好歹是個好人,賞罰分明。你和長孫雪纓能平起平坐,她會對你肝膽相照,同生共死?”

  帝陽青峰瞪了葉凌月一眼。

  “哦,我怎么不知道,她和你肝膽相照,同生共死了?”

  葉凌月莞爾。

  帝陽青峰剛想罵人,忽的,覺得眼前這個人有點眼熟。

  “小子,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

  帝陽青峰瞅瞅葉凌月。

  “可不就我么,你兄弟,肝膽想照的那個。”

  葉凌月忍俊不禁,笑了起來。

  “葉凌月!狗娘養的,是你!禍害遺千年,我就知道,你沒死。”

  帝陽青峰蹦了起來。

  “小點聲。”

  葉凌月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龐咋還在外面等著呢。

  “你沒死?不對,我親眼看到你被那個黑衣人丟了下去。話說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為何要害你?”

  帝陽青峰的眼眶微微發紅。

  這陣子,他在土牢里簡直是生不如死,腦中不斷閃現葉凌月“死”的那一瞬。

  “那人到底是誰,我也不清楚。不過,我想,也許他并不是我們的敵人,我也沒事,只是進入了一座很奇怪的山頭,被困在了里面,直到今日才走了出來。”

  葉凌月長話短說。

  太陰族祖山的事,很是隱秘,葉凌月并不打算外泄。

  她又將自己打聽到的關于匠矮人部落被攻下的事,也大概說了。

  “龐骨和女族長逃走了就好,不過按你所說,是被那個黑衣人救走的?男人到底是何人?他連道門都敢得罪,膽子可不小啊。”

  帝陽青峰嘀咕道。

  “眼下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我們只有先離開老山區,才能調查對方的身份來歷。”

  葉凌月看看土牢四周。

  她想帶著帝陽青峰離開此處。

  “你想劫獄?不成,太危險了。如今匠矮人部落被副族長母子倆控制了,還有一些道門念師在,不僅如此,他們還聯合了比翼祖鳥王。就憑我們倆,插翅也難飛,更何況,我還有傷在身。你先自己離開,不用理會我。”

  帝陽青峰搖搖頭。

  龐咋母子倆的實力可不弱。

  葉凌月孤身一人,實在是太危險了。

  “比翼祖鳥王和長孫雪纓勾結了……這的確有些麻煩,鳥王符玉,怕是泡湯了。”

  葉凌月沉吟道。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想著符玉。反正射月車也被帶走了,你先回去,再不行,就去找九命佛,聯合了佛宗的勢力,也許我們還有機會。”

  帝陽青峰說道。

  “你這主意,聽著不錯,可實則不可行。眼下月底剛過,只怕道門和佛宗的絕對主力都還在九當凌絕崖。況且,我一來一回,長孫雪纓很可能就趕回來了。”

  葉凌月并不贊同帝陽青峰的主意。

  “那怎么辦?就憑你一人,又能做什么?”

  帝陽青峰無語道。

  “我一個人,也許做不了什么。但是我可以想法子,分裂匠矮人部落和比翼祖鳥的勢力,這么一來,也許還有機會,在長孫雪纓回過神來之前,解決老山區的問題。”

  葉凌月想了想,心中已經有了主意。

  “分裂兩大勢力?你打算怎么做?祖鳥王甚至都不愿意見你。”

  帝陽青峰覺得,葉凌月未免有些太異想天開了。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