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深夜書屋 > 第十三章 瘋狗
  其實,真的很難說,這次書屋上下,到底是來這里滅門的,還是來這里度假的,或者說,是在度假的同時,順帶抽出手來滅個門。

  安律師安排的車,豪華商務座,锃亮新車,款式相同,總共有三輛,周澤坐中間的那一輛。

  三輛車開出去,不知道的,還以為又是哪家大領導出巡。

  就連收費站里的工作人員都對這三輛車矚目了許久。

  鶯鶯一身職業裝,坐在后車座,周澤坐在她身邊,閉目養神。

  開車的安律師和坐在副駕駛位置的老張,也是一身西裝。

  看起來,要多正規就有多正規。

  統一的服裝也都是安律師事先安排好帶過來的,每個人的尺寸都剛剛好。

  平時在書店里感覺不深,但一旦出來,安律師這個管家能力,真的不是吹的。

  目的地,在三亞的市郊,車在一處湖泊前停了下來,附近除了一座化工廠以外,沒其他民居,最近的一個居民點,距離這兒也有十多公里的路。

  大家下了車,

  安律師伸手推了一把依舊戴著面具的老帶,

  “到你了。”

  到底是合格的帶路黨還是白帶又或者是有什么異常,

  馬上也就能見分曉了。

  周澤伸手從鶯鶯那里接過了一個阿迪的單肩包,

  背在身上時,

  像是一個來遠行的青年人。

  老帶站在湖泊前,雙手撐開,許清朗就在他旁邊,開始布置陣法。

  按照計劃,是老板先進去的,但之后,等老板解決了大頭確認了里面的情況下,他們也會進去幫忙斬草除根。

  所以,這個進入那個裂縫空間的陣法必須在老帶開啟時就一同固定好坐標,否則萬一出了什么意外,老板出不來大家也進不去才是最抓瞎的。

  湖面的上方,出現了一道扭曲的黑色裂縫,附近的湖面也結上了冰。

  老帶回過頭,看了一眼周澤,而后先一步踩著冰面向裂縫走去。

  周澤跟著一起向前走,

  老帶走入了裂縫之中,

  周澤在裂縫前停頓了一下。

  “怕…………了…………?”

  周澤深吸一口氣,

  搖搖頭。

  腦海中,浮現出的,是前兩次下地獄時的場景。

  比起之前那兩次,這一次,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

  當然了,第一次有平等王陸做獻祭,第二次有老猴子加執法隊大首領外加一株老山參做獻祭,

  這一次,

  只有小馬鈴薯一袋。

  “發現自己好像疏忽了一件事。”

  “何……事……”

  “忘記先問你王座的尺寸,好讓安律師提前給我訂做好沙發套了。”

  “呵……呵……”

  “都到這兒了,你興致還沒起來么?”

  “沒……有……”

  “他曾是你的奴仆,卻在你死后偷了你的東西。”

  “他……早……死……了……”

  停了一會兒,

  心里的那道聲音繼續道:

  “不……過……也……是……”

  “也是什么?”

  “王……座……”

  “怎么了?”

  “我……的……狗……可……以……坐……”

  “…………”周澤。

  “他……們……則……不……配……”

  周澤搖搖頭,

  懶得再說什么了,

  起身,

  進入了裂縫之中。

  ………………

  “呼,老板進去了。”

  安律師長舒一口氣,同時解開了自己的領帶。

  周圍不少人也都在做著同樣的動作。

  老張頭蹲在地上,舔了舔嘴唇,

  道:

  “就這么進去了?”

  一言不合,飛來,住了一天酒店賞了一天的海,第二天就跑去滅人家滿門了?

  “我覺得,還是需要點前戲好一些,否則這樣總覺得太生硬了,不說他們了,連我們自己人都覺得有些不真實。”

  “楚江王殿被滅時,不也沒打招呼么?”

  安律師撇撇嘴,對周圍人喊道:

  “該吃的,該喝的喝,保持好自己的精力。

  老板要是在里面順利,老帶是真的帶路的,那么,等老板在里面一馬平川時,咱就進去在旁邊幫著喊‘6666’感慨‘恐怖如斯’;

  要是有什么事情,在場的諸位,一個也別想先開溜;

  到底員工一場,就算豁出命也得進去試試看,看看能不能幫個忙。

  這些話,我本來不該說的,也不用說的,但就怕誰腦子里沒拎得清楚。”

  喊完這些話后,

  安律師對老道打了個響指。

  老道馬上從后車廂里取出了一個半人高的沙漏,倒扣了下去。

  “沙子落完,我們就一起進去。”

  …………

  托贏勾經常把自己拉入靈魂深處的福,

  周老板算是被鍛煉出來了,

  進入裂縫時有一小段時間的意識顛簸,

  但對于周澤來說,真的不算什么。

  進來后,

  出口位置在山腳,

  前面有一座山,山不是很高,估計也就百來米的樣子,和通城的狼山差不離,不過這座山很寬。

  裂縫空間里,基本就盛放著這座山了,也沒有其他過多的邊角料位置。

  站在山腳下抬頭,可以看見山壁上有很多小洞,應該是“家”。

  難以想象,

  當初這幫人的祖先為了保住白骨王座不被奪走特意遷移到這里后,居然世世代代地在做著山頂洞人。

  老帶站在周澤身前,

  周老板本以為一進來就會遇到準備已久的阻截,

  事實上,

  其實沒有。

  “老板,我們族人世世代代都住在這山洞里的,因為族人數量一直不多的緣故,所以這些山洞,也早就夠用了,有時候還會空余出來不少。”

  老帶的話語里帶著一抹追思。

  周澤走到老帶身邊,老實說,這里確實很平靜,一方面是因為人比較少的原因,二則是,可能對方真的沒有戒備。

  也就是說,老帶可能真的是一個帶路黨。

  他現在正在感慨著,

  似乎還有著對自己生長地方的無限眷戀,

  而他現在正在做的事兒,

  卻是帶著一個“魔鬼”來到這里,

  親手毀掉自己的家園。

  “山頂上唯一的一個建筑,是一個半開放式的祭臺,您的王座,就在那上面,無數年來,受我們一族的供奉。

  我之所以能戴上面具,也是因為我能夠接引到王座里鎮壓的魔神附身的緣故。

  在我族歷史中,只有能做到這一點的人,才算是我族的真正核心。”

  “我并沒有說會給你什么。”周澤看著老帶說道。

  要是對方直接來一出苦肉計,等把自己引進來后直接“十面埋伏”,周老板可能還會覺得痛快一點,解決掉伏兵的同時順帶把老帶也一起解決了。

  但現在人家這么實誠地在賣“隊友”,反而讓周老板有些無措了。

  “很多東西,一旦擁有久了,就會自然而然地認為是理所應當的了;

  這王座本來就是大人您昔日隕落后,我族先祖代為保管之物,在得知大人您在地獄重新歸來的消息后,我族應該早早地就主動找到大人您,同時將白骨王座物歸原主。

  是他們貪心了,是他們貪心了;

  我嘗試勸說過他們,但沒有效果。”

  “你的看法,為什么會和他們不一樣?”

  “因為我堅信,您只要沒有死,那么,再度掌握地獄重新君臨陰陽的一天,遲早會到來,他們的執迷不悟和貪婪,只能讓我族徹底滅亡。”

  不遠處的位置,

  有五道黑影正在向這邊移動,

  他們的氣息不是很強,

  而且身體都沒凝聚起來。

  他們飛來時,帶著歡喜的情緒波動,顯然是認識老帶的,而且和老帶的關系應該不錯。

  哪怕再遭受排擠,再因為溝通魔神時出過意外,但老帶好歹是有資格佩戴面具的人,總不可能真的混到人神憎恨。

  “他們,是我的妻子和我的孩子們,很抱歉,老板,我很難具體地向您介紹他們的身份,因為我族先祖為了解決繁衍問題時,采取了很多極端的方式。

  我們其實是不分雌雄的,很多時候,大部分族人都只是一團精魄凝聚而成的氣旋,大概可以混合出一個人形出來。

  所謂的繁衍,也更像是機緣巧合下兩道精魄摩擦出的火花,但我們依舊有智慧,有親情和家庭的觀念。”

  周澤抬起手,

  道:

  “好了,這個你不用介紹了。”

  周老板對這種無性繁殖的創舉沒多大的興趣,也怕自己真的聽下去后會產生興趣。

  老帶主動迎了上去,

  就在他們快要匯合到一起時,

  老帶雙手間出現了兩縷黑光,黑光牽引出來的,是兩條鎖鏈。

  鎖鏈橫掃,

  只聽得一連串的“砰”的聲音傳來,

  這些個之前帶著喜悅之情主動迎接老帶的人影,全部崩潰。

  老帶頓足在那里,

  緩緩地摘下面具,

  慢慢地跪伏了下來,

  巨人觀的臉扭頭看向了周澤,

  泛著綠光的兩顆小黃豆一樣的眼珠子似乎還在滴淌著眼淚;

  “老板,現在我,無牽無掛了。”

  周澤走到了老帶的面前,低頭,看著他。

  “老板,我知道,可能我剛剛做的,會讓您覺得不喜,但今日幫您滅了我族上下,是我代表我族,向您遞送的投名狀。

  我知道,您會認為我太絕情,但這,就是做狗的覺悟,狗,是沒有資格向主人講條件的;

  既然做狗了,那么,狗的一切,都應該屬于主人。”

  這時,

  周澤心里適時地響起了聲音:

  “聽…………到…………了…………么…………”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