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放縱的青春期 > 第兩百九十九章原來都是夢
  看著李潔似笑非笑的樣子,我直接就炸毛了,怒問:“你這是要干嘛,你不是說大軍來了嗎,人呢,我怎么沒有看到?”

  李潔沒有發怒,反而看著我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我直接就怒了,問李潔到底要怎么樣,為什么不說話!

  李潔看我的眼神很無辜,這個時候,賓館門開了,大軍一臉笑嘻嘻的走了進來,看到我沒有絲毫詫異,只聽大軍笑道:“老大,李潔說你是我們在一起的媒婆,想要在這兒謝謝你。”

  我心里一驚,謝謝我?為什么要特意來賓館謝謝,總覺得有點奇怪的感覺。

  算了,反正大軍在這兒,就算再怎么樣,肯定也不會鬧出什么誤會,這個還是讓我挺欣慰的。

  緊接著,大軍就掏出來他的東西,比如買了一些東西,買了一些可以在房間里開慶祝party的東西,就這樣,大家在賓館里開起了這種party。

  雖然有點讓我無語,不過好在這里有我的大兄弟大軍,不然我肯定受不了。

  其實我并不想要在這兒當電燈泡,但是不在這兒,我就只能以表姐為借口出去了。

  其實表姐根本沒有找我,只是我不想理會大軍他們罷了。

  現在已經考完試了,難得的是妹妹沒有再來鬧我,我也是希望暑假可以在這里好好和表姐過屬于我們兩個人的二人世界。

  暑假說來就來,我和表姐一起去南亞玩,因為我爸媽比較喜歡表姐,給了我很多錢讓我帶表姐好好玩玩,當然了,這個是我親爸媽。

  而姑姑那邊,聽說了我家特別有錢后,也不再管我和表姐到底怎么樣了,還說什么只要我兩開心就好,但是其實我知道,姑姑他們也是勢利眼。

  一個暑假,我和表姐在南亞玩的特別開心,也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比翼雙飛。

  暑假因為和表姐在一起的原因吧,玩的特別快,感覺還沒有怎么過,時間就那么過去了。

  我和表姐回到了家那邊,也是開學的日子了。

  才開學,又是一年新氣象,表姐還時不時的告誡我讓我好好學習,不然以后和她考不上一個大學就完了。

  我一直把表姐的話記在心里,開學前面的這么點日子,我就一直在學習啊學習啊學,每天只有學習和表姐兩件事。

  今天的時候,班里的氣氛異常活躍,而我今天右眼皮也是快速跳動,讓我覺得總有什么事情發生一樣。

  突然,課間的時候,班主任帶著三個人走了進來,看著好像不是本地的,身上穿的校服更不可能是我們學校的了,畢竟我們學校現在是沒有校服的。

  班主任向我們介紹了這幾個人的來歷,原來他們就是劉風他們口中所說的韓國留學生。

  說實話,就現在這關系,我根本連鳥都不想鳥他們,班主任介紹完就出去了,根本沒有想要多理他的意思。

  不過那三個留學生卻是狂的狠,一來班里,就瘋狂的說要讓我們打架事情,我知道這是在向我們挑戰呢,但是說實話,我根本毫不在意。

  許倩李潔他們都勸我不要和留學生打起來,畢竟留學生是其他國家的,打起來,如果被老師知道,明面老師肯定會幫助留學生,但是暗地里就不知道了。

  我和留學生們約好晚上八點在操場打架,誰贏誰是老大。

  不得不說,到了晚上我才知道留學生狂的原因。

  雖然他們是別的地的人,但是在這邊的人不要太多,今天一到操場,留學生的人太多了。

  領頭的是叫金龍泉的人,長相一般,丑的致命。

  不過他們雖然人多,我也不害怕,因為我也不是蓋的,我也是個很厲害的人。

  今天這個架總覺得有奇怪,平常我打架再厲害,表姐應該也不會來看,可是今天竟然來了,讓我有點驚喜,不過多的卻是驚訝。

  不說多的,大家就開始打架,金龍泉一開始說要些彩頭,可是我卻是連理都不想理他,直接一腳踹過去,讓他卡在地上。

  看著金龍泉一頭栽地的樣子,我哈哈大笑,看著天,卻突然感覺到了一陣眩暈,這是怎么回事?

  突然,一些奇奇怪怪我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感覺就像是一種引力一樣要把我給拉到哪兒去。

  看著前方,我有些迷茫,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叫表姐,卻發現周圍已經空無一人。

  我開始大喊:“劉風,表姐,許倩!你們人呢!”

  可是不管我怎么喊,眼前還是一片黑暗,除了一些奇怪的東西,還是什么都沒有。

  我開始慌了,突然眼前猛的一黑,我暈了過去。

  ……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一間病房里了,輕抬眼皮,想要動彈,卻發現我根本動不了。

  眼前對著我的正是一面大鏡子,鏡子里的我像我卻又不像我,看起來有種特別奇怪的感覺。

  這時,我聽到了一陣咕咚聲音,看了過去,原來病房里不知道什么時候進來一個女人,身材極好,面容清秀,看起來像極了我表姐!

  只聽那個女人大喊:“醫生,醫生快來啊,陳銘醒了!”女人朝著外面跑去。

  不一會兒就有一個身著白大褂的老頭來扒我眼皮,給我看病似得。

  我有點懵逼,我極力的想要知道我身上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可是晃動半天腦袋,我卻是什么都想不起來。

  半個月后……

  在我啥都不知道了的時候,我莫名其妙的出院了,表姐帶著我來到了她和我的家里。

  原來我和表姐已經結婚了,而我在三年前出了車禍,一直是植物人的狀態,可是我卻是一點不愿意去相信。

  因為在我昏迷的時間里,我的那段回憶里只有表姐是真的存在的人,而我自始至終都是一個孤兒。

  而我當時是因為生意失敗才出車禍的,聽到表姐那么一解釋,我突然不知道現在出現在我眼前的世界到底是不是真實的了,或者眼前的一切會不會是另一個時空我做的能呢?謝這些已經不得而知了。

  全書完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