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放縱的青春期 > 第兩百八十四章妹妹“勾引”
  后來做了幾個小時的車終于到了家里,家里依然是有幾個保姆,爸爸也是不在家。

  表姐剛進門,就一直再說這個房間太大了,太好看了,一直都在感嘆。

  看到表姐這么開心,我也是打心眼里高興,更是直接道:“這么喜歡,那我讓你早點嫁進來怎么樣?”

  表姐詫異的看著我,嘟起了小嘴巴,輕輕的推了我一下,嘟囔道:“亂說什么呢,人家什么時候說要嫁給了,討厭!”

  我哈哈大笑,樓主了表姐,帶著表姐往里面走。

  而我和表姐后面一直跟著一個人,那個人就是雪兒,拉搞的我想要和表姐親熱都不行,煩死了。

  終于在我受不了的時候,我猛的轉過身去,看著雪兒怒道:“雪兒,你能不要跟著我們好嗎?”

  雪兒淡淡的看了眼表姐,不屑道:“不行,你現在已經被這個狐貍精勾引的不知道東南西北了,她要是偷咱家東西怎么辦,看她那窮酸樣。”

  表姐從小就是一個高傲的人。哪里有那么多次被別人懟,這次聽到雪兒這么說,也是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憤憤不平道:“窮酸?我家那里窮了,再說了,,你有錢還怕別人拿那么一點,這叫有錢嗎?搞笑。”

  不管怎么說表姐也是個成績特別好,而且混過社會,懂的事情比較多的人,雪兒哪里能說的過表姐,這不,一下子就被表姐懟的無言以對。

  “哇哇哇,嗚嗚嗚,媽,哥和這個女人欺負我!”就在我和表姐要對視相笑的時候,萬雪兒卻突然哇的一聲大哭了出來,還跑到我媽那里去了。

  表姐特別無語的看著我:“陳銘,你這妹妹有毒吧,我可什么都沒做。”

  我點點頭,知道萬雪兒這是在作呢,怕出什么事情就帶著表姐過去了。

  到了客廳,雪兒正在和媽媽訴苦:“媽,哥哥的女朋友欺負我,嗚嗚嗚……”

  我媽看向了我,沒有看向表姐,我怕表姐受委屈,立馬道:“是妹妹先胡亂說話的,我就說了兩句,她就哭了,還惡人先告狀。”

  媽媽也是知道妹妹的脾氣的,如今聽我這么說當然是相信我的,立馬點點頭,看著萬雪兒哄著:“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待會兒帶你出去玩怎么樣?”

  妹妹這才不哭,不過還是故意抽泣了幾下,擦了擦鼻子道:“好,不過我要讓哥哥帶我去,只能帶我一個人!”

  媽媽聞聲無奈,給我使了個眼色,我看了看表姐,得到表姐的同意,我只好答應:“好,哥哥單獨帶你出去玩。”

  雪兒立馬好了起來,站起身跑進自己的小房間打扮了一番,出來后已經是個大美女了,而且妹妹還化了個妝。

  帶著妹妹去了游樂場,我準備買票帶著妹妹不東西全部玩一遍就好了,這樣妹妹肯定就不會不開心了,要是再能對表姐好一點那就更完美了。

  我先是帶著妹妹玩了旋轉木馬,就是覺得有點小孩子玩了,但是妹妹卻是玩的不亦樂乎。

  玩了半個小時左右,妹妹突然靠在我的肩膀上:“哥,我困了!”

  我大喜,連忙說困了那就回家睡覺吧。

  正要起身,妹妹突然拉住我:“不要,我才不要回家睡覺,一回家看到方淑怡,我肯定就睡不著了。”

  妹妹的話讓我大汗,妹妹和表姐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怎么感覺像是有幾輩子的仇一樣,讓我也是醉了。

  沒辦法,我只好帶著妹妹來到賓館開了一間房間。

  我把妹妹抱進了房間里,剛要把妹妹給放下去,卻突然感覺到老二被人摸了,可是現在能摸到我老二的也就只有妹妹啊……

  這樣想著我立馬低頭看去,發現妹妹的一只玉手果然是摸在我老二身上的,直接就給我驚呆了!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妹妹肯定是剛剛不小心碰到的,應該已經睡著了,這樣想著,我把妹妹放在了床上,果然妹妹還是閉著眼睛的。

  只是我血氣方剛的,這個年齡特別容易被挑逗起來。

  果然,沒過多長時間,老二已經高的不行了,現在要是不釋放一下自己,我肯定會難受死的。

  想到這兒,我沒有任何猶豫的脫下外套,看來得去洗澡才可以消除我身上的火氣!

  脫了衣服,我便開始往身上沖水,特別爽!

  沖了會兒后,我感覺自己好了不少,但是說實話,我大概也是好幾天沒有做了,今天突然被妹妹一摸,我還真是想做了。

  可是那是我妹妹,我總不能亂倫吧,要不擼……這個想法在我心里涌起!

  就在這個時候,洗澡間的門打開了!把我嚇的啊連忙轉過身去,一看原來是妹妹。

  不過剛松了口氣的我才反應過來我,還有對面的妹妹都是什么都沒有穿!

  我連忙大喊:“雪兒!你怎么把衣服脫了,快出去把衣服穿上。”

  雪兒笑了笑沒說話,反而越來越靠近我,還反手把門給反鎖上了。

  我被雪兒嚇的連連后退,不知道雪兒到底要干嘛。

  雖然不想看,但是我確實看到了妹妹的身材,妹妹的身材特別好,比表姐還要白,妹妹的老二倒是沒有什么毛毛,應該是還沒長起來吧。

  不知不覺我愣神起來了,完全沒有注意到妹妹已經靠近我,而且手還再一次摸上我的老二,我大喊:“不行,我們是兄妹!”

  妹妹笑了笑,手卻沒有停下,一直在撫摸,總覺得妹妹不是第一次了,那手法每一次都能刺激到我的最深處。

  妹妹在我耳邊輕輕道:“沒事的,我會讓哥哥更喜歡我的,而且我買了套。”

  妹妹的聲音很軟很輕,語罷,妹妹還親了我臉蛋一口,手不停的動。我下意識的看向老二的時候,發現妹妹已經把老二套上了“衣服!”

  我皺皺眉,不知道雪兒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確實難受了。

  這時,妹妹的手也沒有松開老二,反而深處另一只手拿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幼兇上面:“哥,揉我。”

  我的天哪,我被妹妹好挑逗的受不了了,可是我心里還存在著一絲清醒,想要收回手搖搖頭:“不行,不能亂倫。”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