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放縱的青春期 > 第兩百六十四章被打傷
  我有點不懂他們賣的是什么藥,但是莫名有種不好的感覺,讓我知道肯定會有什么事情發生。

  我不想主動惹事,冷冷感覺到了不對勁,在旁邊想要問我的時候,我也是搖搖頭敷衍過去,繼續往前走,能錯開就錯開。

  可是四少他們好像并不想這么錯開,二少在旁邊,直接湊過去摸上冷冷的手輕笑:“你的手真如名字啊,你太漂亮了,要不做我女朋友?讓你享受榮華富貴!”

  我呵呵一笑:“人家可以開法拉利來的,你有資格給嗎?”

  再看冷冷,竟然沒有把手抽回來,這讓我很無語,也是讓我有點吃醋。

  頓了頓,我就把冷冷的手黑抽了回來。

  二少瞪了我一眼:“我有沒有輪不到你來說吧,打架還用電棍,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計謀,告訴你,這個女人我要定好,你要是敢跟我爭,我弄死你信不信?”

  二少的話讓我哈哈大笑,我故意瞪著一雙眼睛,睜大了眼睛不屑的看著二少,冷冷道:“那也比你好,我用電棍也比你喜歡做卑鄙的事情好多了不是嗎?”

  二少被我一句話堵的說不出話來,一雙大而寬的眼睛直瞪著我,突然破口大罵:“陳銘,告訴你一句別多管閑事,今天我看上這個女孩了,你要是沒事喜歡找刺激請去蹦極,滾蛋!”

  語罷,二少伸手就要過來拉冷冷,我本來就和二少不對頭,肯定不樂意被他耍,再說好,我和四少他們的事情還沒完,事情根本不可能就這么過去。

  我一把打開二少的手,二少氣的牙癢癢,就要過來打我,我卻笑道:“怎么,這就受不了了,如果你要打架我可以奉陪,但是我的人,你碰不得!”

  “你的人?”二少噗的一聲大笑,仿佛我再說什么笑話一樣。

  這個時候,冷冷突然甩開我的手,跑了過去摟著二少親昵道:“陳銘你干嘛啊,這是我男朋友,他就是喜歡在別人面前玩不認識我的游戲。”

  我直接愣住了,冷冷的話讓我摸不著頭腦,我的心里根本不信冷冷竟然會和二少在一起。

  “真的?”我不確定的一問。

  直到冷冷堅定的點頭,我才知道原來是自己傻逼了,竟然還以為二少想要泡冷冷。

  二少特別得意的看了我一眼,隨后抱著冷冷離開,只有我愣在原地。

  也是,冷冷做二少女朋友不稀奇,畢竟二少是四個老大里最好看的了,而且氣質也挺好,我自愧不如。

  不過不知道怎么的,我心里就是不爽。還吃什么狗雞巴午飯,我干脆直接就出了校門,下午的課都不想上了。

  在校門口走著走著,突然覺得身后像是有人跟著我一樣。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我的心莫名的揪了起來,有些不爽。

  頓了頓,突然,我感覺到眼前一黑,原來是不知道誰用麻袋套住了我的頭。

  隨后我竟然聽到了二少的聲音:“哈哈,給我狠狠的打!”

  二少示意到自己的聲音被我聽到了,立馬閉嘴不再說話。

  而我的頭上胳膊上,還有胸膛,都感覺到了疼痛,一陣毒打過后,我沒有了知覺,心里告訴自己我應該是暈過去了。

  再醒來的時候也是晚上了,眼里是白白的天花板,周圍也是雪白雪白的。

  原來這是醫院!只是我問了會來到了醫院,這讓我有點驚訝,眼皮輕輕抬起,突然發現好多人都在看著我。

  周圍有我的兄弟們,劉風,大軍,王興,大黃牙,張有風等,旁邊還有李潔許倩她們,就是唯獨沒有表姐,這讓我的心漸漸沉了下去。

  劉風見我醒了,連忙問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被誰打的?”

  劉風的話激起我的思想,是啊,我是被誰打的來著,我只記得當時聽到一個特別像二少的聲音,但是我又不敢確定,畢竟這種事情一稿不好就成陷害了。

  許倩也湊近了過來,樓抱著我,眼睛血紅血紅的,看起來可憐極了。

  只聽許倩大哭:“你嚇死我了了,我第一眼看到你,你頭上都是血,把你送到醫院,我還是擔驚受怕的。”

  我笑笑,原來是許倩送我到醫院的,那這么說許倩還是我的救命恩人了?

  通過兄弟我才知道,醫生說我的傷還得在醫院里養幾天,其實本沒有什么事情,但是頭部被打的比較多,所以得好好養著點。

  但是不管我在哪兒,我知道這事情不能完,有的仇總是要報的不是嗎?

  鎮定下來,我開始想到底是誰,當然了,心里想的第一個人就是二少,那天我碰到了它女朋友,他心里肯定不爽,那天我聽到了他的聲音也是確實,說不定還真的就是他。

  我把其他人都支了出去,房間里只剩下兄弟們,兄弟們紛紛擔心的看著我。

  事情不能完,我看著大家直接道:“你們覺得我需要報仇嗎?我知道事情絕對不能這么算了!”

  兄弟們紛紛點點頭,劉風眼睛血紅血紅的:“敢這么對我兄弟這個,仇必要要報,可是就是不知道是誰打的你,許倩救你的時候,她什么都沒看到!”

  劉風的話也是對的,別說許倩了,我都不一定知道是誰,但是我還記得上次兄弟們被打我們做的引蛇出洞!

  和兄弟說了后,大家紛紛為我抱不平,都在破口大罵四少他們,然而我們也是知道,和四少他們的戰爭已經迫在眉睫了。

  醫院里,許倩一直在照顧我,可是我不知怎么的,心理一直都在想著表姐,要是表姐在就好了。

  許倩可能看出我的想法了,不過也是一笑置之。

  中午了,我摸了摸開始大叫的肚子,羞紅著臉看著許倩:“我餓了!”

  許倩一愣,笑道:“我去給你買飯!”

  語罷,許倩救消失在了病房里,病房里此刻只有我一個人,因為兄弟們已經去上課了。

  我躺在床上睡著,睡著睡著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噼里啪啦的時候聲音,緩緩睜開眼睛。

  發生眼前已經一片狼藉,碎的碎,砸的砸,聲音把耳朵震的不行。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