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放縱的青春期 > 第兩百四十五章激情
  過了沒多久,表姐也是回了個metoo,我知道這是“我也是”的意思,我特別開心,我和表姐又重新在一起他,這種感覺比一百萬的錢丟了然后又找回來還要開心。

  晚上我開心的睡不著,像是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一樣,心里充滿了粉紅泡泡,也是特別想表姐了,想要趕快看到表姐,和表姐在一起。

  但是我知道現在還不行,我要靜靜等待。第二天白天的時候我故意忍著不理表姐,等著表姐來找我。

  因為我想到了之前表姐狠心離開我,要和我分手的事情。所以我還是要懲罰一下表姐的,要讓表姐知道我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頓了頓,大概傍晚的時候,表姐果然還是打電話給我了。

  只聽表姐在電話里笑:“怎么,在哪兒呢,悅來賓館嗎?”

  表姐的音調一聽就是故意的,我知道表姐肯定是在逗我,我在電話里哈哈大笑反問:“怎么了,聽你這意思,你是想去啊?”

  突然,話鋒一轉,表姐突然讓我猜她在哪里,我腦袋一熱,一股腦道:“悅來賓館?”

  表姐哈哈大笑:“傻瓜,你出來打開門看看我在不在外面,或者我就去了呢,哈哈哈!”

  我聽著表姐的話去門口打開了門,心里也是抱著表姐在外面的心態去開門。

  果然,打開門我就看到了表姐,表姐對著我笑著搖搖電話。

  我特別開心,激動到嘴巴有點禿嚕,而且都說不出話來了,我跑過去激動的抱住了表姐。

  我抱著表姐在房間里轉圈,手順便把門給關上了,現在爸媽也不在家,我可以好好個表姐親熱一番了。

  就這樣,我抱著表姐到了我自己的房間里,表姐還特別擔心的問了我一句爸媽有沒有在家,我連忙道:“沒有,不然我能這么大膽子嗎?”

  隨后我就把頭埋在表姐的兇前一直蹭蹭,表姐被我蹭的咯咯咯的笑。

  我抬起頭來看表姐,表姐一看到我,嘴巴立馬堵了過來,我和表姐纏綿在床上。

  再次看到表姐,我非常的開心,非常非常哥激動,看著表姐的臉,我感動的快要哭了,表姐給了我太多的感動,太多的驚喜,我知道我這輩子肯定就是表姐了。

  松開表姐,我捧著表姐的臉:“表姐,我愛你,特別愛你,以后我們都不要分開了好嗎?”

  表姐點著頭,隨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樣,突然拉著我額胳膊道:“對了,我不是說過讓你不要叫我表姐嗎,怎么又忘了,你不要叫我表姐行嗎?”

  我詫異的看了一眼表姐,原來表姐要說的是這個,突然這么激動把我嚇死了,我連忙搖頭:“好,都答應你,你是我最喜歡最愛的表姐,想不答應你答應誰啊是不是?”

  表姐被我逗的哈哈大笑,我兩再次交纏在一起,床上,桌子上,都成為了我們交纏的勝地,讓我爽歪歪。

  也不知道親了多長時間,我和表姐都互相有了感覺,表姐也是充滿欲望的看著我,我知道表姐肯定也是想要了,而我也是身體里漲的難受。

  想了想,我樓著表姐,一拍表姐的屁股:“小騷貨,要不我們在這里做!”

  這是在在片子里學的調情我覺得還是不錯的,所以就今天用在了表姐身上。

  果然,表姐嗯了一聲,我正要動手的時候,表姐突然攔住了我:“等等,不能在這里,你爸媽要是突然回來怎么辦?”

  我被表姐問住了,爸媽要突然回來,那就尷尬了,還要被爸媽給看到。

  我就問去哪兒,表姐呵呵一笑:“悅來賓館,那里便宜啊。”

  我和表姐互相哈哈大笑,我抱著表姐就往悅來賓館走去。

  到了賓館,我們迅速開了一間房間,到了里面,我和表姐就像是瘋了一樣,脫著對方的衣服,脫完了之后,我直接長驅直入,進入的時候,表姐也是象征性的啊了一聲。

  我開始抽動,表姐也是直叫,我干的非常爽,表姐那里很緊,很熱,暖的我老二特別舒服。

  雖然男生不太適合練叫出聲音,但是我就是沒有忍住輕聲哼。

  做了一會兒,表姐可能是覺得我不夠快吧,反客為主,一屁股起到了我上面,在上面性感的晃動著,看著極具魅力,原來表姐在這件事情上比我主動多了。

  表姐在上面動,我就兩只手動,一只手握不住表姐的大兇,就開始揉,另一個手拍著表姐的小屁屁:“小騷貨,再快點。”

  表姐迷離著眼睛,輕咬著嘴唇,一臉蕩婦的看著我:“啊啊啊,好大啊~”

  我被表姐的叫聲深深迷住了,原來表姐的叫聲可以這樣好聽,這樣讓我入迷。

  這次也是我真的第二次,可能是我比較年輕,也沒有什么經驗,我竟然不由自主的蛇了出去,表姐根本還沒有爽夠。

  我把老夫抽出來,把套子去了,表姐看到套子里的鏡子舔了下舌頭。

  我看著表姐哈哈大笑問:“要吃嗎?”

  表姐白了我一眼:“才不,快進來嘛,人家還要!”

  我抱著表姐,道歉:“對不起,我太快了!”

  表姐樓著我,溫柔的摸著頭也頭:“沒事,只是你這是不是有問題,有問題還是要早治的,知道嗎?”

  聽到表姐這么說,我突然感覺到羞愧,一個男人無法讓自己的女人感覺到滿足就是一大敗。

  這時表姐突然笑笑,整張臉放大在我的老二面前,舌頭猛的一舔,讓我忍不住“嗯”了一聲。

  緊接著,表姐的舌頭更加賣力了,沒過幾秒鐘,表姐看著我笑問:“應了沒有?”

  我笑稱:“不僅應,而且還冷了!”

  語罷,我一把拍住表姐的皮皮,把表姐反過來按在床上,表姐覺著皮皮,我再次帶套進入。

  我雖然快,但是我火氣旺,可是多來幾次。

  我右手摸著表姐的小葡萄,左手拉著表姐的胳膊。如強j一樣,把表姐趕的啊啊大叫。

  這次我很持久,也是因為表姐的太緊,把我裹的語無倫次。

  我咬緊牙關,使自己可以更快點,再快點,讓表姐感受不一樣的激情。

  床上完了后,我發現床前面有一張長桌子,上面是電視。我邪笑,沒把老二抽出來,而是表姐放在了桌子上,腿啦開,再次快速仇動。

  表姐纖細的胳膊樓著我的肩膀處,頭往后仰,啊啊大叫。

  我和表姐漸漸大汗淋漓,大口喘著氣,甚至可以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