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放縱的青春期 > 第兩百二十四章不該有的玩笑
  看著氣急敗壞的兄弟,我只笑道:“劉風,放心吧,我心里有最好的決定,李明他本性也不壞,其實如果我一開始就在那個高度,我也會是那樣的人不是嗎?”

  就在兄弟們都非常不理解我,要攔著我的時候,旁邊的張寧突然道:“陳銘,你要放了李明可以,但是我不放,他對我做的齷齪事情我可還記在心里呢!”

  看著張寧眼中的狠意,我知道讓張寧這次放了李明并沒有那么容易,畢竟自己的風頭都被李明給搶了,這不是說可以釋懷就可以的。

  可是我是真的想要饒了李明,看著張寧,我只能道:“寧哥,這次算了吧,就算賣給我一個面子,饒了他吧!”

  張寧不解的看著我,疑惑道:“今天打架不就是為了教訓他,不然你讓我來干嘛,現在怎么又反悔了?”

  我笑了笑:“寧哥,今天決戰確實是要教訓他的,但是贏了后覺得好像也沒有那么重要了,人最重要不就是開心嗎,隨著自己的心走不是更好嗎?”

  張寧被我說的一時啞口無言,看著我竟然不知道說啥了。我知道張寧一開始肯定不會輕易同意放過李明的,所以我一口一個寧哥的叫著,這讓張寧很是受用。

  張寧笑著看我:“你都叫我哥了,我如果再不賣你這個面子是不是有點對不起你,哈哈哈!”

  聽到張寧這么說,李明明顯是松了口氣的樣子,我知道李明肯定也是擔心張寧不愿意,畢竟他們的仇如今也是比我深了。

  李明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最后猶豫的看著我們,好像在決定要不要走一樣。

  旁邊的劉風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發怒:“怎么還不走,是不是想被打啊?”

  語罷,李明立馬就帶著他的人走了,想來李明還是第一次在我面前這么吃癟吧,雖然很爽,但是也不能讓仇積的太深了,不然以后就完了,我一直記得一句話,冤冤相報何時了。

  放過了李明,我們就要去慶祝了,因為有很多的人要去上課什么的,最后的時候也就只有幾十個人來到了ktv而已。

  到了ktv,我們點了幾十瓶酒,而且還把酒都開了,大家都特別興奮。

  我一邊喝著酒,一邊對著大家道:“大家應該都知道我以前就是個屌絲吧,但是現在我憑借自己的努力做到了現在這個位置,我相信了解我的兄弟都很服氣,以前我和寧哥的關系就是不好,現在能做在一起喝酒,并不只是寧哥的大度,我覺得我自己也是有很大的改變是不是?”

  張寧這個時候坐在沙發上,一臉笑意的看著我,我不知道張寧現在腦子里具體在想什么,但是我可以感覺到張寧已經在慢慢往好人的方向發展了。

  待我發言完畢,ktv里面響起了一陣掌聲,震耳欲聾,嗓子眼有點受不了。

  隨后想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開始喝酒,突然,張寧對我笑道:“陳銘啊,我知道你和許倩挺熟的,這次慶祝,我想把她叫來。”

  我想也沒想,腦子一熱問:“為什么?”

  張寧看著我認真道:“上次她幫我介紹工作了,我要感謝她,而且你不是喜歡她嗎,這不是正好嘛!”

  我一楞,臉猛的就紅了,紅著臉蛋:“我什么時候喜歡她了,我心里只有一個人,那個人就是我表姐!”

  張寧哈哈大笑不再說話,我也沒有打電話,因為我不想看到許倩,我怕我會忍不住和許倩在一起,那樣我就是一個渣男了,我可不想做渣男。

  可是這個時候大黃牙卻在旁邊起哄道:“不行,得打,讓兄弟們看看美女一飽眼福也可以啊,銘哥這個時候你可不能自私啊!”

  我白了一眼大黃牙,扭頭道:“要打你打啊,我可不打!”

  大黃牙“切”了一聲,然后拿起電話就真的打了過去。而且可氣的是大黃牙竟然還開了免提。

  不一會兒大黃牙那邊就傳來了聲音,大黃牙先是笑嘻嘻道:“喂?許倩嗎,這是大黃牙!”

  這時許倩溫柔的聲音也是從那邊傳來:“喂?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嗎?”

  我怕大黃牙以我為借口,連麥扭了下大黃牙的屁股,大黃牙得意的看了我一眼,一點沒有疼的感覺。

  頓了頓,只聽大黃牙不要臉道:“是這樣的,今天我們和李明打架,贏了,所以大家在這邊慶祝,寧哥想要感謝你上次幫他找工作,所以想要讓你一起來。”

  還以為許倩會答應,誰知許倩直接拒絕,說她不想來這種場合。

  我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氣,不來就好,不然我要是控制不住自己就尷尬了。

  只是我想到張寧如今一走,那我在學校那片就算是真的老大了。雖然肖志遠當初在學校表面上是老大,但是其實不是,因為校外混混更大,所以肖志遠一直被李明還有張寧壓著。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打破了這些事情,而我現在也是真正意義上的老大了。

  大黃牙看許倩不愿意來,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就看向了我,我知道大黃牙肯定要說我。

  我剛要撲向大黃牙的時候,大黃牙突然快我一步跑開了,只聽大黃牙對著電話里笑道:“那可怎么辦啊,陳銘現在喝醉了,嘴巴里一直叫著你呢,怎么辦?既然你不來那我就掛了?”

  眼看著大黃牙就要把電話掛了,許倩連忙道:“等等,你是說陳銘現在嘴里叫著我呢嗎?”

  大黃牙重重的“嗯”著,而我則是在旁邊瞪著大黃牙。

  頓了頓,只聽許倩道:“那地址給我,我馬上過去!”

  大黃牙得逞了嘿嘿的笑著,告訴了許倩電話后掛了電話。

  我立馬上前打了大黃牙一拳頭:“你干嘛提我,誤會了怎么辦,而且我也沒有喝醉,她來了怎么解釋?”

  大黃牙嘿嘿的笑著就是不說話,這個兄弟太欠揍了,我打了他幾下,他還是那么不要臉的笑著。

  頓了頓,只聽張寧哈哈大笑:“好了好了,許倩還得等會兒來呢,我們先喝喝酒!”

  語罷,大家都端起酒杯,大家就開始喝死酒來了,好像都忘了剛剛的事情,可是我依然在心里想著。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