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放縱的青春期 > 第兩百零四章一籌莫展
  四哥沒有想到我會突然這么說,看著我的眼神里不禁有了一絲驚訝,大概是沒有想到我會把他給拒絕了吧。

  瘋四也是沒有說話,就那么看著我,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頓了頓,瘋四也是看著我直接怒道:“陳銘,你真的很有種,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有時候不是有種就可以,你真的想好為了一個包哥而放棄救自己兄弟的機會嗎?”

  我清楚的知道我和瘋四的關系,瘋四想要我也是看中我的膽量和實力,所以想要讓我做他小弟罷了。

  可是包哥不一樣,包哥是想要讓我自己闖蕩,而且包個對我是也是有知遇之恩,我怎么可能去背叛包哥,我咬咬牙拒絕道:“四哥,我真的不會背叛別人,你就放過我的回答吧!”

  本以為瘋四是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可以理解我,然后不會緊緊相逼。

  但是我想錯了,瘋四先是特別不屑的大笑,然后對著我便是一拳頭打了過來,直接打在了我的臉上。

  對于這突如其來的暴打,我很無語,看著瘋四的眼神里充滿了不解。

  而瘋四打過我后,看著我大罵:“陳銘,我這樣是瞧得起你,而你也不要太得寸進尺,再問你一次,加不加入我們?”

  我承認我以前是比較慫逼,對于比我強大的人你總是會顯得特別弱小,但是我現在知道了那樣根本就沒有用,人還是必須得強大。

  所以我還是搖頭了,瘋四這次是徹底被我激怒了,瘋四9267萬沒有想到我這么一個小人物竟然敢一次又一次的拒絕他。

  大概兩三秒的時間,瘋四又抓著我打了兩拳,憤怒道:“你他媽再說一遍,你愿不愿意?”

  不管瘋四打的有多狠,我還是硬著頭皮:“不愿意!”

  瘋四還有瘋四的小弟們都楞住了,根本沒有想到我竟然會這倔強。

  這下子瘋四是真的生氣了,連續幾下向我肚子餓了方向打了過去,一邊打一邊問我:“媽的,老子打死你!”

  語罷,我又被打了幾個拳頭,直到嘴巴里吐出血來,瘋四才緩了一點,然后松開我。

  雖然我被打了好多次,甚至已經吐血了,但是瘋四的怒氣還是沒有消滅,直接大罵:“包哥他個老東西算什么,竟然可以讓手下人這么對他!”

  我被打的倒在地上,手捂住了肚子,瘋四打人可真他媽尷尬了疼。

  頓了頓,瘋四打了我,罵了包哥還是不解氣,一邊罵包哥還一邊看著我發怒:“陳銘,再給你一次機會,和我一起罵姓包的,我就放你出去,而且還保證你的兄弟也沒事怎么樣?”

  我知道瘋四只是那種得不到的就得要的人而已。包哥對我的好,我都記在了心里,怎么可能會去罵包哥。

  我趴在地上,搖著頭:“不行,還是那句話,我不會背叛包哥!”

  瘋四沒有想到我會這么倔,我一次又一次的拒絕了他,把瘋四氣的不行,坐在椅子上大牌桌子對他的手下怒道:“給我打,媽的,老子不信治不了你了!”

  語罷,以張寧為首的幾個人便笑著向我走了過來,然后對我一陣拳打腳踢。

  我雙手護住頭,讓頭盡量不被他們踢到。

  就這樣,我的脖子,肚子,屁股和腰全都被他們給踢到了,一時間我遍體鱗傷。

  可是不管他們怎么打我,我總是嘴硬,就是不罵包哥,以至于最后我被打的都流血了。

  被打了大概有十幾分鐘,瘋四才叫停。

  瘋四居高臨下的看著我,眼里充滿了不屑,口氣輕蔑道:“可以滾了!”

  我緊緊的握著拳頭,我不怪瘋四太狠,要怪就怪我還不夠強大,所以才會被別人這么欺負,如果我夠強大,相信我一定可以獨當一面。

  起身的同時,身上的傷也是不斷的撕裂著我,特別疼。

  我慢慢的爬起來,不斷的感受著身上的疼痛,我已經忘了哪天是怎從里面出來的,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那天快要被打死了。

  從里面比他后,我遠遠的就看到了一直在外面等著我的兄弟們。

  我蹣跚的走到了跟前,兄弟們一看我的傷都驚訝不已。

  劉風更是要沖進去幫我報仇,我雖然虛弱,但是也知道如果現在進去,那我們的仇人只會又多一個,以后想要出頭就難了。

  于是我用了最后的力氣攔住了劉風道:“不行,誰都就可以去,走,我們回去!”

  劉風他們擔心我的傷勢,把我送到了醫院,到醫院檢查了一番,看到我沒事的證明大家才算是放心。

  簡單的包扎了傷口,我們就回宿舍了,畢竟這幾天來醫院次數太多了,錢都被花了不少了。

  到了宿舍,我睡在床上,兄弟們坐在椅子上。大家圍在一起想辦法,張有風到底出不出來了。

  這個時候劉風也是嘆氣道:“都怪我,有風要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辦,不如我代替他去坐牢。”

  我看著劉風竟然一時間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是啊,這次的事情劉風確實是錯了,可是作為兄弟看到兄弟已經知道錯了,我們又不能再一次的罵他,所以也就只能安慰沉默。

  現在好了,我也被打了張有風也不知道怎么才可以救出來,能幫的人不幫,不能幫的人找了也沒用。

  大家現在可謂是愁上眉頭,我也是怎么也沒有想到會到這個地步。

  我開始在心里自責,為什么我當時沒有注意到張有風,如果我攔住了他,肯定也就沒有這些事情了。

  可是現在說什么都晚了,看著沉默的大家,我也是愁上眉頭。

  就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宿舍門突然被推開了,我們還以為是眼鏡胖子他們也就沒有在意。

  可是當我們看清楚來人的時候,把我們驚的下巴都要掉了。

  因為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張有風。

  張有風笑著進來,看著我們道:“兄弟們,我胡漢三回來了,怎么都是?”

  我們大家被驚醒了說不出話來,過了好大一會兒,我才反應過來,問道:“不是說你被抓了嗎,怎么出來了。”

  張有風這個時候很是激動,抓著我道:“我知道是你去找瘋四求情的,也是瘋四去給我作證人說不是我,所以我才沒事的,謝謝你,銘哥!”

  我瞬間愣住了,在我們焦急想辦法的時候,瘋四就這么把問題解決了,可能這就是差別吧。

  瘋四是一個年輕但是有勢力的人,特別輕易就把兄弟搞出來了,讓我很意外。

  張有風問我怎么了的時候,大家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我手機里突然有個人發來了短信。

  看了過去,是瘋四發的:如你所愿,不過你也欠了我一個人情!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