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放縱的青春期 > 第一百五十四章陷害陳二
  我還沒有說什么呢,馬有才就大罵:“去你媽的,你再說,再說,我可就真捅你了!”

  呵呵一笑,那樣真是我期待的。不過我要在他真要捅我的時候先靠近他。

  隨后我快速撲向馬有才,大罵:“你來啊!”

  結果,馬有才果然伸出了刀,但是我看好了方向,根本沒有碰到我,我連忙擠開番茄醬,一灘“血”就這么出來了!

  兄弟們的演技也是好,看到了這一幕直接一巴掌上去了。

  大家看到我身上的血,有的女孩子尖叫,有的人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而我裝的很像,捂著肚子,好像真的被捅到了一樣。

  劉風他們幾個圍住了馬有才就是一頓打。也不知道為什么,馬有才怎么也是高一老大,今天被打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幫他。

  不過我也懶得想那么多,馬有才的事情不關我事。

  大概有幾分鐘的時候,我發現馬有才被群毆的已經都出血了竟然!

  我還聽到了骨頭錯位的時候,聽起來簡直了!

  看來他這表面不比我的輕啊,怎么也得去醫院了。

  又過了幾分鐘,我害怕他們幾個到時候沒有輕沒有重的要是把他打的殘廢了怎么辦,于是我連忙大喊:“劉風,你們別打了,快點來送我去醫院!”

  劉風他們這才跑了過來,送我出去。

  到了外面,其他人已經看不到的時候,我們幾個人是真的裝不下去了,都紛紛捂著肚子哈哈大笑,看起來特別滑稽。

  那個馬有才未免也太傻逼了吧,自己有沒有捅到人都感覺不出來。自己被打的和狗一樣,可是臉色蒼白的就跟紙一樣,看來是真的害怕我出事吧,笑死我了。

  今天我早一下子對付兩個人,現在馬有才已經被我們打的不成樣子了,現在可能正在去醫院的路上吧。

  接下來就是陳二了,不管是兄弟還是姐妹之間最怕的就是挑撥離間了,如果挑撥離間的話那他們的兄弟情一肯定就要少很多。

  想了想,我決定還是先陷害他們。

  不過搞陳二,當然要利用眼鏡了,不然都對不起眼鏡對我們的背叛!

  想了想,我便笑道:“走,現在是考慮我們演技的時候了,待會兒我們去宿舍,裝作和陳二有勾結,然后挑撥離間,你們也應該懂了吧?”

  幾位兄弟對我點了點頭,然后便扶著我去了宿舍。

  還沒到宿舍的時候,我就一直在嗷嗷叫,到了宿舍的時候,眼鏡立馬就湊了過來:“你怎么了?”

  劉風立馬在旁邊道:“被馬有才捅了一刀!”

  眼鏡的眼睛亮了一下,隨后又消失了,關心道:“那你沒事吧?”

  眼鏡的樣子不知道他是假關心還是真關心,但是看著就挺不爽的。

  眼鏡可能是想要看看我被捅傷消息的準確性,笑道:“那么嚴重,我看看吧,我研究過一些醫術方面的東西!”

  我的天哪,聽到眼鏡這么說,我連忙拒絕了。

  隨后我便裝作打電話的樣子,然后道:“喂?是陳二嗎?”

  然后我就自顧自的裝了起來:“嗯,對對對,晚上的計劃當然要執行了,打了陳飛,那我們就是高二老大了!”

  過了幾秒鐘,我假裝那邊有人說話,隨后又回話:“哦哦,好好好,那晚上說定啊,不要太晚,這樣吧,過會兒我就找你商量!”

  “嗯嗯,好,就這么說說了!”

  緊接著我就掛了電話,果然,眼鏡懵逼的問著我:“你和陳二認識?而且還要打陳飛!”

  我冷冷道:“對啊,怎么了?”

  眼鏡立馬慌了起來,看著我緊問:“你,你什么時候認識的陳二,你們不是對頭嗎?”

  我就知道眼鏡會這么說,我故意無所謂道:“他和陳飛是對頭才對呢,只要陳飛被打下臺了,那高二就是陳二和我是老大了,所以好像我和陳二不是對頭吧?”

  見眼鏡不說話了,我也懶得理他,便去床上坐了一會兒,我們還不能馬上就走,畢竟給眼鏡一些時間去給陳飛通風報信才可以,不然我們計劃就白做了。

  過了幾分鐘,我還故意道:“對了,眼鏡,這個是秘密,你可不要和你玩的好的什么人說!”

  眼鏡這個時候正要去上廁所,聽到了我的話身子不禁一顫,然后回頭對我笑了笑:“放心吧!”

  看著眼鏡去了廁所,我大概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肯定是去通風報信了。

  我和兄弟們互看一眼,然后就去廁所偷聽了一下,果然這個眼鏡在給別人通風報信,我還是沒有猜錯。

  隨后聽到了想聽的,我們便迅速回到了床上。這個叛徒,待我將那些人收拾好后,我也要收拾這個叛徒。

  現在的陳飛心里指不定要怎么想吧,兄弟反目成仇的樣子肯定特別搞笑。

  后來下午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不少的時候,我們幾個便去找陳飛了,因為迫不及待看他們那個樣子。

  到了那里的時候,我先是敲了敲宿舍的門,過了好大一會兒,門才開開。

  陳飛見到我雖然兇狠的瞪著我,但是眼睛里面卻是出現了許多的慌張。

  我知道陳飛肯定是害怕了,所以才叫來這么多人,應該是怕被陳二和我設計,真的懷疑了陳二吧。

  頓了頓,我故意親切的看著陳二,笑道:“二哥,你怎么還在這兒啊?”

  陳二一臉懵逼的看著我問道:“額,什么情況,我怎么不能在這兒?”

  我在心里冷笑,他能裝,我他媽也會裝。我裝作特別懵逼的道:“二哥,你這是怎么了?你不是說要……”

  說著話,我還故意看向來陳飛。陳二聽我這么說著也是故意看向來陳飛,我和陳二兩個人都特別懵逼。

  隨后我又裝作知道了什么一樣,了然于心的笑道:“哦…那好吧,我應該懂了,二哥,下次有新計劃告訴我一下,讓我好有個準備!”

  現在的情況就是陳二一臉懵逼的看著我,而陳飛用懷疑的眼神看著陳二,而我卻是了然于心。

  陳飛繃著臉看著我怒道:“陳銘,你說夠了沒有,逼叨的真煩人!”

  我笑了笑,然后看向陳飛,冷嘲熱諷道:“別囂張了,日子不多了,以后你可能還要靠我們呢,哈哈哈!”

  陳飛黑著臉,他肯定聽到了眼鏡和他說的話,已經懷疑了陳二,加上我來搗亂,現在心不知道多亂呢,不過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緊接著我旁邊的劉風也過來加了把火,笑道:“二哥,雖然你今天有點反常,不過我們還是相信你的,只是下次有新計劃一定要告訴我們一下啊,你看我們還帶了不少人,真是不靠譜!”

  我偷偷的看了一眼陳飛,他的臉已經不能用黑來形容了,那簡直就是青紫了!看來我們的演技真不錯,陳飛也是真的上鉤了。

  陳飛這下子不是瞪著我了,而是非常生氣的瞪向了陳二。陳二一臉懵逼的看著陳飛道:“你這么看著我干嘛,我真不知道他再說什么!”

  陳飛冷哼一聲道:“是嗎?我怎么覺得你和他好像很熟的樣子,我可不瞎!”

  一看這個情況,我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便又添油加醋道:“這是怎么回事,和計劃不太一樣啊,算了,二哥你理下次理清楚再來和我合作吧!”

  語罷,我便和兄弟們離開了。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