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放縱的青春期 > 第一百二十三章故意找茬
  頓了頓,李潔卻對拽了拽自己的衣服,露出大腿對我笑道:“銘,你幫我按摩一下可以嗎?好不好?”

  李潔的話突然變得這么肉麻,我知道肯定沒什么好事情,可是李潔這樣子,該不會是要把我給上了,然后生米煮成熟飯吧,我的天啊,要真是那樣可就太倒霉了吧!

  我的定力本來就弱,現在又被如此一個大美女勾引,我哪里經受得住。

  李潔止不住的讓我反應越來越激烈,我知道我不能在這兒做出那些事情,可是有的時候,有些決定不是我想就可以的。

  可是我雖然受不了了,但是依然假裝淡定著,眼睛卻不由自主的往李潔露著的地方看。

  李潔看到了我的小動作也不說我,反而笑著拿我手往上一抹偷笑:“怎么了,難道你不敢啊,陳銘,你做我男朋友吧,只要你做了我男朋友,天天都可以抹,可以草!”

  我沒有想到李潔話竟然如此露骨,以前的時候我雖然也知道李潔有多性感,但是如今我們已經成為了朋友,李潔突然在我面前這樣,我根本承受不住!

  李潔看我不說話,立馬給不樂意了,然后對我繼續展開攻勢,把我的頭不住的往她的大胸脯頂,然后故意發出嬌聲。沒多久,我就實在受不了,反手正要將李潔壓在身下的時候,敲門聲卻突然響了起來。

  我和李潔的臉色都不好,紛紛想著這是誰啊,來的真不是時候,可是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卻是感謝那個敲門的人。

  我連忙下了沙發,然后去開門,一看是劉風,我松了口氣笑問:“怎么了,急急忙忙的!”

  劉風從剛剛過來就在一直喘氣,看來是跑過來的,緩過來后,劉風也是一直拉著我的手道:“李,李金龍和她一起來吃飯了!”

  我靠,我算是知道什么是冤家路窄了,在這兒打工竟然都能遇到,也是無語。

  不過我們已經要下班了,所以不在乎他們,我正要說話的時候,劉風卻道:“沒用的,因為客人還有很多,換班的人還沒有過來,所以我們還得撐會兒,怎么辦!”

  我的媽呀,看來今天是肯定要碰面的了,可是有的事情本來就是沒有辦法的,如果今天非要碰面一次,想逃都逃不開!

  想了想,我覺得還是先找解決的辦法吧,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李金龍已經看到了我,而且眼睛時不時的對我嘲諷的樣子。

  媽逼的,我覺得李金龍是故意的來煩我吧,還帶上自己的媽媽一起,李金龍都不是一個好貨,我相信他的那個媽媽肯定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反正已經被他們看到了,我倒不怕了,聳聳肩笑道:“沒事,反正他都看到了,我們就去吧!”

  回頭看李潔,李潔也是滿臉的擔憂,這時老板娘風風火火的跑過來了,看到我們三個沒有去招待客人怒沖沖的道:“怎么回事,還想不想做了,快去啊!”

  我們連忙跑過去了,“伺候”李金龍母子!

  李金龍看我的眼神得意了不少,我知道他現在肯定特別想要侮辱我,然后讓我從此以后抬不起頭來!

  但是我陳銘現在也不是什么善茬,也不是什么好欺負的人,反正今天是第一天工作,也也沒有多少錢,大不了我和他在這里翻臉!

  慢慢靠近李金龍,他的笑意也是越來越深,沒過多久,只見李金龍笑著道:“沒想到能在這兒遇到你,你應該是端盤子的吧,到時候就你給我上菜吧!”

  李金龍現在還沒有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我看著李金龍笑了笑,點著頭。可是話我真的說不出來,我怕我說出的都是罵他的話。

  看到我態度這么好,李金龍竟然也沒有得寸進尺,反而笑著將菜單給了李潔,不過眼睛一直是色瞇瞇的看著李潔。

  等廚房做好菜的時候,我便給李金龍他們那桌上了菜,李金龍的媽媽對我也是不屑一顧的模樣,一雙眼睛里面充滿了不屑!

  可是我總覺得事情不簡單,他們肯定還有事情在后面等著我呢!

  果然,菜剛放在桌子上,李金龍媽就一臉嫌棄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然后對我冷嘲熱諷:“這菜怎么這么臭,難道跟端菜的人有關系?”

  我知道李金龍的媽媽這是在變相的說我,果然有什么的兒子就有什么樣子的媽。

  李金龍也是大笑,然后看著我撅著嘴巴吐道:“的確啊,一個鄉下人,身上肯定天天不洗澡,特別臭,這端出來的菜肯定也沒有什么好味道!”

  語罷,李金龍便端著一盤魚重重的翻放在了桌子上面。

  我知道現在的我得忍,雖然一開始的時候我告訴自己該不忍的時候就鬧翻,可是這個工作是劉風找來的,如果我真的鬧翻了,會不會對劉風有什么影響?所以這個時候我也只能忍著了!

  我尷尬的笑著,看著桌子上的魚道:“既然你們不滿意,我們店再給你們重上一盤就是了!”

  說到這兒,我便要轉身去廚房,可是李金龍卻在身后叫我等等!

  隨后只見李金龍一臉得意的看著我,指了指桌子上年的魚:“這魚你不擦了嗎?還能就在桌子上不成!”

  我正要說話,卻聽到李金龍媽媽一聲尖叫,看了過去才發現,原來是魚湯順著桌子滴到了李金龍媽媽的裙子上面。

  李金龍媽媽立馬大喊:“啊,天哪,這可是香奈兒最新款的衣服!”

  媽呀,雖然我不買香奈兒,我媽也沒有用過,但是我知道那個牌子的衣服特別貴,家里沒有幾個錢根本買不起!

  打工本來就是為了還錢,如果我再弄壞一件香奈兒衣服,那還得了!

  我連忙從旁邊拿起了一塊抹布擦桌子,可是這時李金龍媽媽卻疾言厲色道:“現在擦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我這件裙子有多貴,把你賣了都還不起!”

  對于李金龍媽媽,我沉默著不說話,這個時候我不敢反駁,價值不菲的衣服,我賠不起,不能讓我爸媽把辛辛苦苦掙的錢賠給這些人!

  李金龍見我不說話,性子更加的烈了起來,看著我大罵:“媽的,你沒看到我媽的裙子怎么樣了是不是?還不快道歉!”

  我的雙手不自覺的握緊拳頭,這明擺就是欺負人,可是像我這種社會底層的人,在他們面前根本沒有反駁的能力!

  當我正要開口的時候,旁邊的季節卻是拉了拉我的胳膊笑道:“阿姨,一點小事情而已,何必呢,這件衣服我知道,可以洗的,洗一次就沒事了,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幫你的!”

  這個時候我很感謝李潔能出來幫我說話,可是這個李夫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說話的主,我不禁有點擔心李潔!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