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放縱的青春期 > 第二十章酒吧對唱
  原來表姐真的和王亮在一起,剛剛我竟然還心存僥幸希望他們沒有在一起,我心里氣急了,立馬朝著電話那邊大喊:“你傻吧,你上次才教訓過王亮,你沒事和他出去干嘛?”

  電話那頭突然停頓了會兒沒有聲音,我以為表姐掛了,就在這個時候表姐大喊的聲音傳來:“我呸!我和誰在一起管你什么事情,我就在201怎么滴?陳銘你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你不理我,自然有人理我,你算個什么東西,想追老娘的人可有大把。”

  我的天啊,表姐的話簡直能把我氣的吐血,王亮這哪里是想要追她啊,分明只是想要上表姐罷了,表姐還一副不知所以的樣子。

  我也不理表姐,直接將手機給掛了,然后就去了ktv,不管表姐對我怎么樣,但是我不允許任何人去傷害她。

  到了包間,這看到表姐坐在沙發上喝著酒,那叫一個醉啊,眼睛都迷離起來了。我看了看周圍發現王亮他們還沒有過來呢,于是我便有上前扶起了表姐。

  表姐緩緩抬起頭看了我一眼,一見是我哈哈大笑起來,開始推我,一副很生氣的模樣:“你來找我干嘛,你不是不理我嗎,現在又這么勤快干嘛!”

  我看了眼表姐沒有說話,在這兒不適合和表姐吵起來,要是王亮他們突然出現可怎么著。我直接拉著已經醉了的表姐離開。

  表姐哪里會讓我這么碰她,一邊用她手打我一邊罵我:“陳銘,你干嘛,你算個什么東西,竟然還敢碰我,你怎么那么不要臉!”

  我聽著表姐的話也是哭笑不得啊,原來這還變成了我不要臉,我可都是為表姐好。

  快要出包間的時候,表姐突然嚶嚶嚶的哭了起來,我身子一怔,表姐這是怎么了,該不會是真哭了吧?

  我連忙回頭便看到表姐臉上掛著兩行淚珠,我的心里立馬一驚,問道:“你,你這是怎么了啊,怎么還哭起來了?”

  表姐立馬生氣道:“我要唱歌呢,我不要回去!”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拉著表姐去了另一個包間里面唱歌。

  我和表姐都坐在沙發上,我驚訝的看向表姐,她不是說要唱歌嗎?怎么進來了卻不唱了?

  過了幾分鐘,我和表姐依然沒有說話。就在這個時候表姐突然站起身嫌棄的看著我:“說,陳銘,你來找我又不理我是什么意思?”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也不想這樣啊,可是沒有辦法,我擔心表姐,想了想,我沒有回答表姐的問題,而是反問:“表姐,王亮那王八蛋那么花心你干嘛還要理他,你這么聰明不會不知道吧?”

  表姐笑了笑:“為了氣你啊誰讓你不理我,把我氣到去找王亮。”

  聽了表姐的話我徹底驚呆了,原來表姐來找王亮并不是還想要給王亮一個機會,原來是為了氣我,我心里瞬間就開心了許多。

  轉念一想,表姐干嘛對我這樣,難不成她是喜歡我不成?

  可是我心里又不敢確定,我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問:“表姐你這是喜歡我嗎?”

  表姐立馬就白了一眼,怒道:“呵呵,我干嘛要喜歡你,就你這樣的對我來說根本就是一抓一大把,我根本沒有必要知道嗎?”

  我心里一涼,表姐果然對我沒有什么想法,還是我自作多情了,不過也好,起碼我還以為自作多情,起碼表姐比以前對我好多了,這樣就挺好的了。

  我看著表姐嘆了口氣,這包間不是唱歌的嗎,我和表姐就這么坐在這兒算怎么回事。

  我率先拿起話筒,看著表姐便道:“表姐,我兩唱歌吧,包間都來了,錢都花了,沒有必要浪費這么好的資源。”

  表姐看著我點了點頭,然后表姐就點了一首知心愛人的老歌,我又是一大震驚,表姐沒事點這首歌干嘛。此刻的我的心里也是慌亂到了極點,我不懂表姐的心思,表姐是喜歡我還是不喜歡,我是一點都分不清楚。

  想了想,我也懶得管其他那么多的事情了,不管表姐喜歡我還是不喜歡,只要我心里還有表姐,我就會一直陪著表姐。

  知心愛人的前奏慢慢響了起來,當要開口唱第一句的時候,表姐突然牽起了我的手,我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表姐。

  于是我便錯過了知心愛人的開頭,后面都跟不上節奏了,表姐罵了我一句傻逼,然后和我合唱,將我帶入了調子里面。

  唱到高潮的時候,我和表姐本要合唱,可是我突然聽不到表姐的聲音了。我看向表姐,只見表姐一副探究的模樣看著我,我瞬間就不知道表姐是什么意思了。

  話筒雖然拿在手里,但是我在表姐的注視下卻一句歌詞都唱不出來。包間里面的曖昧氣氛在慢慢升溫,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就這樣,我和表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默契的是我們兩個都不說話。

  我就這么一直盯著表姐,在表姐臉上我也看不出表姐的表情是什么意思,突然表姐轉過頭去道:“好了,我們回家吧,我不想長了!”話落,表姐也松開了我的手。

  我看著掌心里面慢慢已沒了的溫度,又看看表姐挺直而走的背影,我晃了晃頭,我還真是傻逼,表姐討厭了我幾十年,怎么可能在短短幾天又喜歡上我呢!

  不想太多,我跟上表姐的步伐回到了家里。

  表姐率先到家坐在沙發上,我知道表姐一直嫌棄我臟,我怕表姐罵我,所以我沒有坐沙發而是轉身回房間。

  當我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表姐突然叫住了我,然后拍了下她身邊的沙發墊子,我便很慫了坐了過去。

  一坐簡直嚇一跳,表姐一把抱住了我,在我耳邊溫柔的笑道:“陳銘,你什么時候這么怕我了,乖啊。”

  我楞了楞,有點不相信這是表姐對我說的話,表姐從小到大一直對我非打則罵,我怕表姐按理說表姐也一直都知道,至于表姐今天是中邪了還是怎么的我就不清楚了。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