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571章 羊入虎口?
  天穹之上。

  一刀劈來,其中蘊含著至剛至強、鎮壓萬物的意志,足以開天辟地,

  感受到其中恐怖的刀意,全場所有人,包括傅奎山、蕭守天、姜鷹在內,都流露出難以掩飾的驚懼之色。

  而陷入絕望中的曹蕓汐,原本黯淡的美眸,驟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光彩,俏臉潮紅,激動萬分,就像是溺水之人見到了救命稻草。

  葉凡!

  是葉凡來了!

  她第一眼就認出,這是開天刀君的葬神刀。

  當初玄天宮五長老帶領著眾多弟子,前往火靈星的恒星,想要取出這柄天階上品神兵,結果卻遇上了邪刀燕驚風和赤王霍絕塵。

  陰差陽錯之下,此刀落入葉凡的手中。

  葉凡初至天樞星時,還用此刀斬殺了五長老的肉身,勢不可擋。

  現在葬神刀出現,就代表著葉凡來營救她了!

  曹蕓汐只覺得一抹曙光,照亮了自己的世界,驅散黑暗。

  原來……葉凡并沒有違背承諾、并沒有拋下她不管!

  “唰!”

  突然,葬神刀猛地下墜,瞬息萬里,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擂臺劈來,刀鳴驚動九天,就像是神龍在怒吼咆哮。

  ……

  “不好!”

  傅菁臉色狂變,毛骨悚然,嚇得渾身直哆嗦。

  此刻,只要她將青霜劍再往前刺三寸,就能刺穿曹蕓汐的脖頸。

  但她有種強烈的預感,如果自己那么做了,那柄開天辟地的大刀絕對會讓自己神形俱滅,死無葬身之地。

  千鈞一發之際,傅菁做出了抉擇,身形暴退數十米。

  百分之一秒后,葬神刀挾帶著匹練的刀光,劈砍而至。

  “轟隆隆隆隆!”

  周遭的地面,發生了劇烈的震顫,猶如八級大地震。

  整座擂臺被一劈為二,非但如此,巨型裂縫向兩側不斷擴散,瞬間就出現了一條蔓延萬米的巨型刀痕,其中透露出寂滅的氣息,似乎能湮滅萬物。

  “嘶!”

  見到這一幕,場內許多人都倒吸冷氣,渾身巨震,如遭電擊,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狠狠攥住心臟,簡直快要窒息。

  震撼!

  太過震撼!

  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級別的絕世神兵。

  “天哪!竟然是天階上品靈器!”

  “到底是哪位大能來了?”

  “難道是來救曹師妹的么?”

  “不可能啊!曹師妹不是低等位面的人么,怎會認識這樣的強者?”

  天階靈器,分為上中下三個檔次,同時也對應著渡劫強者的九個境界。

  想要成功煉制天階上品靈器,至少也是渡劫七重的強者!

  那樣的高手,縱觀整個天樞星,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因此,葬神刀的出現,讓場內眾人誤認為是某位巨擘到來。

  就連傅奎山都頭皮發麻,噤若寒蟬,如臨大敵。

  他雖然是渡劫二重強者,實力卓絕,甚至能降服玄天宮當自己的傀儡,不過在渡劫七重強者的面前,連個屁都算不上。

  一時間,場內所有人都仰頭望向,等待著那位神秘大能的出現。

  “嗖!”

  萬眾矚目之下,一道風塵仆仆的身影,從天而降。

  正是葉凡!

  從獨孤信那兒得知曹蕓汐求救的消息,葉凡就一刻不停地趕來玄天宮,終于在這最后關頭趕至。

  “葉……葉凡,你來了!”

  曹蕓汐望著葉凡的臉龐,嬌軀顫栗不已,流下了激動的淚花。

  這時,葉凡扭頭,發覺她遍體鱗傷、鮮血淋漓的慘狀,有些歉疚地說道:“蕓汐,我來遲了!”

  他心中自責,如果不是在葬劍海中耽擱了時間,也不會讓曹蕓汐受到這樣的欺凌。

  他伸出手,運轉青龍之力,將雄渾磅礴的內勁注入曹蕓汐體內,為她療傷。

  之前傅菁抱著貓捉老鼠的戲弄心態,想要慢慢折磨曹蕓汐,所以沒下死手。

  因此,曹蕓汐的傷勢看似恐怖,但都是皮外傷,在葉凡的治療下,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

  臺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葉凡的身上,面露古怪之色,其中絕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見到葉凡,不知他的身份。

  “咦?怎么是個毛頭小子?”

  傅奎山眉頭緊皺,臉色陰晴不定。

  以他的修為自然能看出,葉凡并非某些駐顏有術的老妖怪,真的只有二十來歲,而且修為境界也不高,才元嬰巔峰而已。

  都不用傅奎山親自出馬,隨便拉出一個傅家的長老,都能輕易吊打葉凡。

  不過,葉凡帶著一件天階上品靈器而來,來頭絕對不小。

  這時,玄天宮五長老立刻走到傅奎山面前,恭敬道:“傅家主,這小子叫做葉凡,是云海仙門的弟子!大半個月前,曹蕓汐那死丫頭曾向他寫信求救!”

  “云海仙門?!”

  傅奎山聞言大驚,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偌大的天樞星,二品勢力有上百個,而一品勢力僅有兩個——

  大夏皇朝和云海仙門。

  一品勢力,有渡劫九重真仙坐鎮,而且云海仙門還是道之祖庭,曾經出過無上仙尊,底蘊完全不是其他勢力能比的。

  “傅家主,您別擔心!”五長老立刻解釋道:“這小子沒什么家世背景,也是從低等位面飛升而來的,走了狗屎運才得到了這柄葬神刀!而且老身打聽過了,他沒有拜入某位云海仙門長老的門下,只是普通弟子!”

  “此話當真?”傅奎山狐疑問道。

  “老身敢用性命擔保,千真萬確!”五長老沉聲道。

  “那就好……”

  傅奎山長舒了一口氣,弄了半天,原來是虛驚一場。

  他的確懼怕云海仙門,但如果只是云海仙門的普通弟子,就算殺了也沒什么大問題。

  ……

  與此同時。

  正在替曹蕓汐治療的葉凡,發現了不對勁,皺眉問道:“蕓汐,你怎么只有金丹境界,究竟發生了什么?”

  接下來,曹蕓汐用三言兩語,將之前發生的事情敘述了一遍。

  當聽到她被姜鷹封印丹田,葉凡的眸中閃過凌厲之色,動了真火。

  而聽到姜鷹伙同傅家、謀權篡位之時,葉凡又皺了皺眉,沒想到自己卷入一場陰謀之中。

  “蕓汐,我這就替你解開封印!”

  葉凡說著,又將一股內勁注入曹蕓汐的丹田。

  剎那間,曹蕓汐嬌軀微顫,只覺得那股封印住丹田的霸道力量,驟然消失,境界節節攀升,又恢復到元嬰巔峰境界。

  事實上,葉凡如今的實力雖強,卻也不能輕易破碎渡劫強者的禁制,他這是借用了魏老的力量。

  “咦?”

  臺下,姜鷹皺了皺眉,眸中流露出詫異之色,沉聲道:“這小子有些邪門,竟然能解開老夫的截脈手!”

  “哼!”旁邊的傅奎山一聲冷哼,陰森森道:“不管他如何驚才絕艷,要是敢壞我的好事,今天都要隕落于此!”

  “遵命!”

  姜鷹立刻點頭,隨后遙遙望向葉凡,高呼道:“小子,你的同伴呢,讓他們出來吧!”

  在他看來,葉凡不過是個元嬰期修士,自己隨便動動手指就能碾死。

  不過,葉凡既然膽敢擅闖玄天宮,絕對是有什么倚仗。

  “同伴?”

  葉凡眉毛一挑,搖頭道:“沒有同伴!就我一個人來的!”

  “什么?!”

  姜鷹先是一愣,隨后仔仔細細打量著葉凡的臉頰,確認他沒有說謊。

  聽到這話,旁邊的曹蕓汐急了。

  她原本以為葉凡帶了幫手過來,哪怕請不動云海仙門的長老,帶個同門師兄弟也好啊。

  要知道,能夠成為云海仙門的弟子,都出身非凡,其中不少是二品勢力的繼承人,足以令傅家和玄天宮忌憚。

  誰知葉凡竟單槍匹馬,獨闖玄天宮,這不是羊入虎口么?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