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570章 一刀,橫天!
  擂臺上。

  曹蕓汐臉色慘白,貝齒咬著下唇,嬌軀微微顫栗。

  她的修為,依舊被壓制在金丹境界,哪怕戰斗經驗再怎么豐富,也不可能勝過傅菁。

  很明顯,姜鷹是要讓她慘死在傅菁的手下,以此來討好傅家。

  無論曹蕓汐如何反抗,都無法逃脫死亡的命運!

  臺下,圣女穆青璇遙遙望著她,朱唇微張想要說些什么,最終還是沒能開口,畢竟自己也是自身難保。

  突然,穆青璇想起之前給葉凡寄的求救信。

  如果葉凡能帶著某位云海仙門的長老趕來,也許曹蕓汐還有一線生機,只可惜……

  在穆青璇看來,葉凡從一開始就沒想來,否則再怎么慢,也不可能現在還沒趕到。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也許當初葉凡對曹蕓汐的承諾,就是隨便說說,誰知曹蕓汐卻當真了。

  “嗖!”

  就在這時,傅菁身形一閃,登上了擂臺。

  在上半場的對決中,傅菁的小腹被刺穿,受了重傷。

  不過,她剛剛服用了一枚地階上品的靈丹,傷口已經恢復如初,而且在藥力的作用下,實力又強了三分。

  “小賤人,從來沒有人傷過我!現在,我要讓你付出血的代價!去死吧!”

  傅菁說著,揮動青霜劍,身形如鬼魅般竄出,凌厲劍氣席卷開來。

  曹蕓汐見狀,連忙祭出水靈珠,嬌叱道:

  “碧波萬頃!”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

  在曹蕓汐看來,就算自己今日必死無疑,也不愿就這么束手就擒。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以她如今的金丹修為,施展出的神通道術也大打折扣。

  然而,如果說之前是洶涌澎湃的海嘯,現在充其量只是湍湍細流,不值一提,威力弱了十倍都不止。

  “哼!雕蟲小技!”

  傅菁一邊冷笑,一邊狂舞青霜劍,劍氣縱橫,輕而易舉就將浪花湮滅,隨后砍向水靈珠。

  “咔嚓!”

  一道碎裂聲響徹全場。

  水靈珠本就是黃階靈器,品質不高,又豈能扛住天階神兵的轟擊,瞬間碎了個稀巴爛,化為齏粉。

  “噗嗤!”

  氣機感應之下,曹蕓汐也吐出一口鮮血,鮮血濺在裙子上,猶如朵朵盛開的血蓮,為她增添了幾分凄美。

  一劍劈碎水靈珠后,傅菁并未罷休,而是趁勝追擊,利刃化為青光,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劈來。

  正常情況下,曹蕓汐能夠躲過這一劍,然而她的丹田被姜鷹封住,一身實力根本發揮不出來,速度也慢了許多,仿佛從飛機變成了面包車。

  無奈之下,她只能眼睜睜看著青霜劍,向自己的嬌軀刺來。

  “歘!”

  利刃入體,曹蕓汐的左肩,被青霜劍完全貫穿,天階靈器獨有的霸道氣息,也隨之侵入她的經脈。

  *骨髓的痛楚瞬間襲來,但曹蕓汐卻沒有像傅菁那樣大呼小叫,而是咬緊牙關,一臉倔強。

  “哎呦!還挺能忍的!”

  傅菁戲謔一笑,隨后猛地旋轉手腕,*曹蕓汐肩胛骨的青霜劍,也隨之翻轉。

  如此殘忍的手段,堪比最殘酷的刑罰。

  饒是曹蕓汐也忍不住一道悶哼,額頭沁出豆大的冷汗,臉色慘白,身形搖搖欲墜,仿佛隨時就要倒下。

  望著她那凄慘的模樣,傅菁的臉上浮現出變態般的笑容,隨后又毫不留情地抽出青霜劍。

  定睛望去,只見曹蕓汐的左肩處,出現了一個碩大血洞,鮮血如噴泉般涌出,瞬間染紅了大半邊身子。

  “嘶!”

  見到這一幕,臺下不少玄天宮的弟子都倒吸冷氣,頭皮發麻,徹底被傅菁的手段震懾。

  ……

  主席臺上。

  傅奎山的臉上,流露出滿意的笑容,淡淡道:“姜鷹,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應該是用了截脈手,封住了那個小丫頭的丹田吧?”

  “傅家主果然慧眼如炬!”姜鷹不動聲色地拍了個馬屁。

  “做的不錯!今后玄天宮,我們傅家罩著了!”傅奎山稱贊道。

  “多謝傅家主!”姜鷹點頭哈腰道,面露大喜之色。

  別看傅奎山只比姜鷹高了一個境界,但傅奎山今年還不到三百歲,在修仙界中絕對算得上是年輕。

  也許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渡過第三重天劫。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到了那時,玄天宮也能跟著沾光。

  擂臺上的對決,依舊在進行。

  更準確的說,這并非公平的對決,而是一面倒的凌辱,就像是全副武裝的特種兵,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孩童!

  “死狐貍精,讓你跟本小姐搶男人,現在知道怕了吧?”

  傅菁一邊咒罵,一邊瘋狂出劍。

  受了重傷的曹蕓汐毫無還手之力,只能狼狽逃竄,鮮血染紅了整個擂臺。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隨著時間的推移,曹蕓汐已經是遍體鱗傷,鮮血淋漓,就像是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宰割。

  事實上,傅菁完全可以一劍直接殺了她,但傅菁卻沒那么做,而是像貓在戲弄老鼠一般,將這當成一場游戲。

  唯有讓她受盡屈辱,傅菁才能發泄心中的怨恨。

  “撲通!”

  終于,曹蕓汐再也堅持不住,嬌軀重重摔倒在地,面如死灰,目光黯淡,俏臉上寫滿了絕望。

  傅菁居高臨下地望著她,冷冷道:“小賤人,長了這么一張風騷狐媚的臉,現在我就刺花你的臉,看你以后還怎么勾引男人!”

  言罷,傅菁再度刺出青霜劍,目標直指曹蕓汐的俏臉。

  “刺啦!”

  利刃撕裂空氣,宛若死神的鐮刀,鋒利而又凜冽。

  天妒紅顏!

  下一刻,曹蕓汐的俏臉就將徹底毀容。

  臺下,鄭展鵬雖然覬覦曹蕓汐的美色,但在這個節骨眼上,根本不敢出來阻攔。

  更何況……鄭展鵬已經成為了新一代圣子,今后可以在玄天宮內為所欲為,沒必要為了曹蕓汐賭上自己的前途。

  與此同時,曹蕓汐也閉上了眼睛,徹底放棄抵抗,等待著悲劇的降臨。

  ……

  “鏘!”

  千鈞一發之際,天穹之上突然傳來了一道驚天動地的刀鳴,宛若天雷,滾滾而來。

  傅菁只覺得鼓膜震動,氣血翻滾,劍勢頓時慢了一拍,讓曹蕓汐躲過一劫。

  “唰唰唰唰唰!”

  就在這時,一道璀璨奪目的光華,仿佛從九天玄界而來,極度的光明,照亮了不知多少萬里,仿佛將整個世界都給籠罩進去。

  剎那間,場內所有的修士都睜不開眼睛,同時渾身繃緊,噤若寒蟬,感受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威壓,就像是動物遇上了天敵。

  就連傅奎山、蕭守天、姜鷹這樣的渡劫真仙,都頭皮發麻,臉色狂變,仿佛察覺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東西。

  唯有身臨其境,才能體會到其中那股浩蕩的神威,令人靈魂深處都為之顫栗,甚至想要趴伏在地,頂禮膜拜。

  “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眾人驚駭欲絕的時候,天穹之中,有一柄大刀仿佛撕裂了蒼穹,驟然浮現。

  無法用言語去形容這柄大刀!

  刀刃之上,透露出鎮壓萬古、橫掃蒼生、碾壓一切的威勢。

  即使隔著老遠的距離,場內眾多修士都能感受到那股狂霸之氣,似乎能貫穿星辰、破碎萬古。

  一刀,橫天!

  天下震怖。

  跟這柄大刀相比,傅菁手中的青霜劍,根本不值一提,跟廢銅爛鐵沒什么區別。

  突然,玄天宮五長老瞳孔驟縮,嘴巴張得老大,足可吞下一顆鴨蛋,臉上更是流露出活見鬼的表情,發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葬神刀,是那個臭小子來了!!!”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