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535章 三件大事!
  當那孔武青年跪倒在地后,場內鴉雀無聲,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呆若木雞,臉上浮現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嘶!”

  足足過了許久,才有人回過神來,忍不住倒吸冷氣。

  眾人并不知道葉凡身負浩氣,還以為他修煉了某種獨特的神通——

  瞪誰誰下跪!

  這效果聽起來有些離譜,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一念及此,在場不少人都后退了好幾步,低垂著腦袋,根本不敢跟葉凡眼神對視,他們可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跪下。

  這時,葉凡俯視著匍匐在地的楊奇,冷冷道:“我已經給過你機會,落到這個下場,是你咎由自取!今日略懲小戒,一個時辰后,你們二人就能恢復行動!”

  言罷,葉凡便轉過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而楊奇和那名孔武青年,依舊跪伏在地,無論如何掙扎都動彈不得。

  感受到周圍投來的異樣目光,楊奇的臉頰火辣辣的疼,仿佛被釘在恥辱柱上。

  這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所有的尊嚴都被徹底踐踏,所有的驕傲都被碾得粉碎。

  楊奇對葉凡恨之入骨,卻沒有反思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正是自己。

  如果不是他率先仗勢欺人,想要強行奪走無垢靈泉,葉凡又怎會動用浩氣?

  這時,雙手斷裂的侯明,拖著殘軀走了過來,開口問道:“楊少,您怎么樣,能動么?”

  “動不了,那小子太邪門了!”楊奇咬牙切齒道。

  “媽的!”侯明怒罵道:“他竟敢如此羞辱您,罪不可赦!我這就返回內院,將此事稟報連云子長老!連云子長老親自出手,輕易便可解除這禁制,還能讓那小子付出血的代價!”

  “不行,這件事情不能讓二爺爺知道!”楊奇厲聲道。

  他身為內院強者,興師動眾來找一個外院元嬰弟子的麻煩,這本就不光彩。

  結果他還沒打贏,而是被壓得跪伏在地,丟人現眼至極。

  但不管怎么樣,這只是弟子之間的紛爭,很快就會平息。

  如果牽出了連云子,那就不一樣了!

  連云子雖然地位崇高,實力強悍,但這云海仙門也不是他一人說了算的。

  如果連云子真的替楊奇出頭,找葉凡的麻煩,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就變成連云子以大欺小,光輝的形象一落千丈。

  楊奇雖然飛揚跋扈,絕非愚蠢之輩,知道這種事情絕對不能驚動二爺爺。

  今天他就算有天大的屈辱,也只能忍氣吞聲。

  “那楊少,現在我們該怎么辦?”侯明問道。

  “等!那小子說了,一個時辰后,便可恢復自由,那我就等一個小時!”楊奇道。

  ……

  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這段時間,來來回回路過的外院弟子,至少有數千人,全都目睹了楊奇的狼狽模樣,對著他指指點點。

  一開始,楊奇感受到莫大的羞恥,悲憤欲絕,到了后來已經變得麻木,但他對葉凡的恨意并未消散,反而愈演愈烈,*骨髓,刻骨銘心。

  終于,到一個時辰的時候,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轟!”

  “轟!”

  楊奇和孔武青年只覺得身上一松,那道無形的威壓驟然消失,他們重新恢復了對身軀的掌控權。

  兩人同時站起了身,雖然沒有受到什么重傷,但臉色卻比死了爹媽還要難看。

  楊奇死死盯著葉凡住的屋子,眸中燃燒起熊熊火焰。

  但現在除了憤怒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就算借他一百個膽子,都不敢沖進去跟葉凡拼命。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葉凡,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楊奇放下狠話后,就灰溜溜地離開。

  與此同時,這件事也在宗門內傳了開來。

  平日里,楊奇仗著自己二爺爺是連云子長老,行事本就囂張無比,不少弟子都受到他的欺壓,卻敢怒不敢言。

  現在得知楊奇被狠狠收拾,自然是大快人心,叫好連連。

  而葉凡的名字,也開始傳播到內院不少強者的耳中。

  ……

  對于這一切,葉凡卻是不知情。

  自從打發了楊奇等人之后,他將所有的實力都用在修煉上。

  從太古戰場中得到的靈脈,雖然消耗了不少,但其中蘊含的純陽之力,完全足夠他修煉至化神九轉。

  接下來的半個月。

  葉凡進入了心無旁騖的狀態,瘋狂吸收靈脈中的純陽之力,實力也節節攀升,進步的速度就像是坐上了火箭,從元嬰中期一路提升到元嬰巔峰。

  距離化神期,也只剩下一步之遙,隨時都可以突破。

  “葉凡,你在么?”

  阮紅鯉的聲音,突然從屋外傳來。

  葉凡聞言,立刻推門而出,卻見阮紅鯉就站在門口。

  今天,她依舊穿著標志性的紅裙,驚艷無比,美的不可方物。

  眉宇之間,少了幾分往日的冷漠,多了幾分小鳥依人。

  當然這份溫柔,只有在葉凡的面前才會流露出。

  “咦?”

  阮紅鯉望著葉凡,感受到他身上的變化,美眸中爆發出不可思議的神采,驚呼出聲:“你……你的實力又突破了?!”

  “沒錯!”葉凡點頭,笑著道:“我已經突破到元嬰巔峰!”

  聽到這話,阮紅鯉的朱唇張成了O型,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無法用言語形容心中的震撼。

  要知道,她跟葉凡才半個月沒見面,結果葉凡一下子突破了兩個境界。

  就算有靈脈支撐,這樣的進步速度也太過夸張、太過妖孽!

  而且,葉凡的戰斗力,可不能用常理去推算。

  在元嬰初期的時候,他就能輕易擊敗化神四轉的強者,甚至在黑海森獄魁首的追殺下生還。

  現在突破到元嬰巔峰,那真正的戰斗力又該是何等的恐怖?

  “對了紅鯉,你特地來找我,有什么事么?”葉凡問道。

  “難道沒事……人家就不能來找你么?”阮紅鯉又幽怨的眼神望著葉凡。

  “咳咳!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葉凡連忙解釋。

  “咯咯咯……逗你玩的啦!其實我來找你,是要告訴你最近發生了三件大事!”阮紅鯉的臉色突然凝重起來。

  “哦?哪三件大事?”葉凡好奇問道。

  “第一,憐花公子已經重塑肉身了,而且替他重塑肉身的,并非外院的商長老,而是云海七子之一的玄機子長老!”阮紅鯉道。

  “玄機子?”葉凡眉毛一挑,明顯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玄機子長老,乃是魂修,掌握了萬千種詭異多端的神識攻擊,實力極度強悍,并不比摘星子長老弱多少!據說他老人家看中了憐花公子的魂修天賦,親自動用大神通,為憐花公子重塑肉身!

  憐花公子的實力,較之之前非但沒有任何下滑,還提升了不少,若無意外的話,他只要通過考核進入內院,就能直接拜入玄機子長老的門下,成為真傳弟子!”

  聽到這番話,葉凡皺了皺眉。

  葉凡跟憐花公子之間的矛盾,根本無法化解。

  當初有商長老替葉凡做主,憐花公子不得不自刎、割下自己的腦袋。

  誰知這么短的時間內,他又卷土重來,絕對會來找自己報仇。

  不過葉凡實力突飛猛進,倒也不懼。

  “那第二件事呢?”葉凡再度問道。

  阮紅鯉眼神一凜,沉聲道:“三日前,位列外院第一的天驕——劍無涯,終于走出了葬劍海!同時,他還得到了自己的本命道劍,劍氣沖天,引得這片葬劍海轟鳴不止,無數前輩都被驚動!”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