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495章 心狠手辣!
  斬仙飛刀雖然無形,卻融入了葉凡所有的武道意志,一刀劈出,開天辟地,屠神戮仙。

  然而,喪魂絕命箭乃是天階神通,憐花公子足足耗費了許久才祭出此招,其中蘊含了他所有的神識、畢生的功力。

  一箭之威,足以令風云變色,天傾地覆,日月倒懸,鬼恐神驚!

  “砰!”

  終于,飛刀和利箭,在半空中相撞,爆發出無比強烈的光芒,照亮了整片山谷,萬事萬物與之相比都顯得黯淡無光,就連在場的修士都是一陣目盲。

  “轟隆隆……”

  爆炸中心外泄開來的沖擊波,向著四面八方蔓延,令空氣中都出現了層層漣漪。

  如此驚人的聲勢,實在太過震撼人心。

  “咔嚓!”

  突然,一道碎裂聲驟然響起,在一片寂靜中顯得格外刺耳突兀。

  “誰勝?誰負?”

  所有人都睜大了眼,向高空望去。

  只見那支金色小箭,箭頭上噴涌出磅礴神力,仿佛整個日月星辰的力量都加持其上,其中隱隱還摻雜著法則之力。

  法則之力,乃是化神七轉領域境強者的標志。

  雖然憐花公子只是化神二轉,但憑借著天階神通的神奇,這招“喪魂絕命箭”已經摸到了法則之力的邊,足以對其他神通秘術造成碾壓。

  “咔嚓!咔嚓!咔嚓!”

  一連竄的碎裂聲響起,此起彼伏。

  斬仙飛刀寸寸崩碎,剎那之間便化為無形。

  “嗖!”

  金色小箭以更快的速度破空襲來,瞬間沒入葉凡的眉心。

  葉凡身軀巨震,仿佛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身上的氣息急劇衰弱。

  世間是一個大苦海。

  人在海中,肉身是橫渡苦海的船,魂魄則是船中的掌舵之人。

  而現在,葉凡遭到喪魂絕命箭的重擊,就好比有一個翻天巨浪襲來,將船中的掌舵之人淹沒。

  如果掌舵之人溺死,就算船只還在,也不過是無根浮萍,跟活死人沒什么區別。

  ……

  一時間,場內鴉雀無聲,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睜大眼睛盯著葉凡。

  一秒、兩秒、三秒……

  足足過了大半分鐘,葉凡始終站在原地,就像被石化了般,動彈不得。

  “葉凡!”

  突然,阮紅鯉發出一聲悲愴嬌呼,之前還在眼眶中打轉的淚花,瞬間決堤,哭的梨花帶雨:“嗚嗚嗚……葉凡,都怪我不好!是我害死了你!”

  “混賬!”獨孤信怒發沖冠,雙目赤紅,惡狠狠瞪著憐花公子,咬牙切齒道:“你竟殺了葉少,今日我獨孤信就算舍了這條命,也要跟你拼了!”

  旁邊,林踏天雖然沉默不語,卻召出一把長刀,體內爆發出背水一戰的氣魄,明顯是準備死戰。

  林踏天雖然性子冷淡,但并非忘恩負義之輩,他受過葉凡的恩惠,見葉凡慘死在自己的面前,絕對不會無動于衷。

  場內的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緊張至極,仿佛隨時就要爆發一場大戰。

  “咳咳……干嘛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誰說我死了?”

  突然,葉凡的聲音突然響起。

  聲音雖然不響,卻猶如九天驚雷,在場內炸開。

  “葉少,你還活著?”

  獨孤信向葉凡望去,只見他臉色煞白,奄奄一息,但依舊活著。

  “葉凡!”

  阮紅鯉發出一道高呼,破涕而笑,面露狂喜之色。

  她向來對同齡的異性不假顏色,根本沒人能讓她高看幾眼。

  但剛剛葉凡“死”掉的那一刻,她只覺得心中空蕩蕩的,仿佛失去了什么非常重要的東西。

  此刻葉凡“死而復生”,無法用言語去形容她心中的激動。

  ……

  “不!不可能!”

  憐花公子一臉的不可思議,直勾勾望著葉凡,眼珠子都快要彈出來了。

  “就算是化神五六轉的強者,也難以在喪魂絕命箭之下活命!小子,你……你到底是怎么辦到的?!”

  因為極度的震驚,憐花公子再無之前的篤定和囂張,聲音都有些顫抖。

  對于喪魂絕命箭的威力,他是再清楚不過的,神擋殺神,佛擋殺佛,誰知竟被一個元嬰初期的修士接下。

  “很失望吧……剛剛那一招很強,但想要殺我,可沒那么容易!”葉凡一字一頓道,精神狀態有些虛弱和萎靡。

  喪魂絕命箭的威力,的確異常恐怖,殺人于無形。

  萬幸的是,斬仙飛刀消耗了喪魂絕命箭一部分的威力。

  不過,葉凡雖然沒死,但神識也受到不輕的傷勢,這更讓他認識到了自己在這方面的欠缺。

  接下來,一定要加強對神識的修煉,如果憐花公子的境界再高上一點,自己今天恐怕真的小命不保了。

  突然,剩下幾名化神修士湊到憐花公子的身邊,顫巍巍問道:“憐花師兄,這小子就像打不死的小強,現在……咱們該怎么辦?”

  這時,憐花公子也從驚訝中回過神來,瞇著桃花眼露出狠厲之色,咬牙道:“既然已經徹底撕破臉皮,就算咱們今天放過這小子,等他回到宗門也不會善罷甘休!”

  聽到這話,那幾名化神修士心中一顫。

  他們可是見識了葉凡的恐怖的戰力,能夠跨越好幾個境界作戰,霸道無匹,完全不能用常理去推算!

  若回到云海仙門后,葉凡發出生死戰的邀請,他們接受必死無疑,不接受的話又會淪為笑柄。

  就在幾人為難的時候,憐花公子又開口道:“大家不要被他嚇唬了!他雖然硬抗喪魂絕命箭不死,但明顯受了極重的傷勢,如今已是強弩之末,奄奄一息!你們保護我,只要讓我再施展出術法神通,輕而易舉便能取他性命!”

  此言一出,葉凡臉色大變,一顆心沉到谷底。

  他神識遭到重創,而阮紅鯉、林踏天、的關系三人都專修肉身、戰技,在神識方面有所欠缺。

  面對憐花公子的恐怖神識攻擊,三人別說保護葉凡,就連自己都保護不了。

  如果逃跑的話,憐花公子身邊還有幾名化神修士,虎視眈眈,林踏天和獨孤信都是元嬰境界,根本跑不過。

  一時間,勝利的天平似乎向著憐花公子那邊傾斜。

  “吱吱吱!”

  “唧唧唧!”

  就在這時,一陣嘈雜的猿聲傳來。

  只見五六十只猿猴,從山谷內部沖來。

  它們估計是這山谷的原住民,將場內眾人當成了侵略者,過來鞏固地盤了。

  “哼!”

  憐花公子一聲冷笑,揮掌狂舞,洶涌內勁向那群猿猴激蕩而出。

  “砰砰砰砰砰!”

  狂轟濫炸的聲音,接連響起,不絕于耳。

  那群猿猴哪里經得住這樣的轟炸,全都被炸得稀巴爛,盡數被憐花公子殘忍殺害,地上滿是殘肢斷臂,血流成河。

  “你……你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阮紅鯉咬緊貝齒,鳳目含煞,萬萬沒想到憐花公子會對一群無辜的猿猴大開殺戒。

  “一群畜牲罷了!更何況現在,本公子想要殺你們,就像殺死這群猿猴般簡單!紅鯉,我不想對你動粗,你還是盡快讓開吧!”憐花公子勸說道。

  阮紅鯉聞言,不退反進,走到葉凡的身邊,俏臉上滿是倔強之色,嬌叱道:“今日只要我還活著,就不會讓葉凡再受一丁點的傷!”

  “紅鯉,既然你冥頑不靈,休怪我手下無情了!”憐花公子猙獰道。

  在他看來,如今沒法握手言和,只能先將葉凡等人殺死,再將阮紅鯉擒下,霸王硬上弓,征服了她的肉體再談其他的事情。

  就在憐花公子準備再度施展神通的時候,異變突生。

  “吼吼吼!”

  一道驚天動地、威震九霄的獸吼,從山谷的深處傳來。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