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391章 乾王駕到!
  其實這世上,本沒有神。

  神,也是人。

  只是神做到了人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成了神!

  此刻,一劍橫掃屠滅千人的葉凡,在旁人的眼中就成了神。

  他是殺神,是戰神,是魔神!

  他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遠處,獨孤信嘴巴張得老大,簡直能吞下一顆鴨蛋,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驚訝到無可復加。

  震撼!

  前所未有的震撼!

  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獨孤信心中的感受。

  一劍斬出,千軍辟易,尸骨堆山,血流成河。

  寧國段氏的《奪命絕殺劍》,已經算是極度寂滅肅殺的劍法。

  但跟葉凡這一劍相比,猶如螢火之光與日月之輝的差距,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直到這一刻,獨孤信才知道什么叫做霸道、什么叫做無敵,其他劍法與之相比都顯得拙劣不堪。

  “嘔——”

  突然,獨孤信只覺得一陣干嘔,胃部一陣翻騰,差點吐出來。

  他并非溫室里的花朵,曾見過許多大陣仗,也殺過人,但充其量只是一對一的決斗。

  而現在,濃郁的血腥味刺激著他的嗅覺神經。

  沙場上足足有三千多具尸體,尸橫遍野,慘絕人寰,若是普通人見了會直接嚇暈過去,獨孤信沒有腿軟,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旁邊的福伯也是瞠目結舌,深深地被震撼。

  其實,以他元嬰修士的實力,竭盡全力施展絕技,也能對付數千名普通百姓。

  但這可是在疆場上縱橫無敵的鐵浮屠騎兵!

  每一位騎兵戰士,都擁有筑基甚至金丹修為,而且還穿著特制盔甲,曾經為寧國立下赫赫戰功,光是談起他們的威名,就足以令敵人聞風喪膽。

  哪怕他們站在原地不動,讓福伯去殺,他也要殺上幾天幾夜!

  結果現在,葉凡僅僅用了一招,就讓鐵浮屠騎兵徹底在火靈星上除名,一個活口不留。

  這是福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偏偏現在卻真的發生了!

  一時間,福伯望向葉凡的眼神炙熱無比,充斥著崇拜和敬畏,就像是在看一位至高無上的神祇。

  ……

  與此同時,在邊境線的那一頭。

  段天涯呆呆地站在原地,猶如被石化了般,大腦中一片空白。

  足足過了許久,他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呆滯的表情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駭然和恐懼。

  “怎……怎么可能?太可怕了!”

  段天涯臉色慘白,嘴唇翕動,身軀顫栗不已,只覺得刺骨涼意從腳底心涌上天靈蓋,仿佛要將他的血液連帶著靈魂一起凍結。

  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將會成為他終生的陰影,永生永世難忘。

  而他的心情更是坐上了過山車,從云端之上,墜入萬丈深淵。

  段天涯本以為號令鐵浮屠大軍,輕而易舉就能滅殺葉凡,現在這結局卻是他做夢都想不到的。

  要知道,鐵浮屠大軍全力沖鋒,就算元嬰巔峰修士都要退避三舍,不敢硬撼。

  如今葉凡一劍屠殺千軍,難道他擁有堪比化神期修士的戰斗力?!

  縱使段天涯心中不愿相信,但事實勝于雄辯。

  在尸山血海之中。

  葉凡手持雷劫劍,傲然挺立,身上滴血不染,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

  那副輕描淡寫的模樣,就像是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據魏老所言,北辰七劍的前五式,乃是天階上品的絕學,就算在高等位面的圣地中,都是無價之寶,一旦出手會引得無數大能爭奪。

  而這招怒劍屠蒼生,本該元嬰修為才能修煉,但葉凡太過妖孽,實力無法用常理去推算,才能提前施展出來。

  不過,之前魏老給葉凡的醍醐灌頂中,葉凡曾看到無數驚世駭俗的畫面和片段——

  此劍一出,整顆星球上的億萬生靈,盡數被屠戮殆盡,

  此劍一出,無數肉身橫渡虛空的渡劫強者,紛紛隕落。

  若將這招“怒劍”修煉至最高境界,九天十地,諸天萬界,都將為之顫栗。

  突然,葉凡扭過頭,目光如電,遙遙望向數里外的段天涯。

  “嘶!”

  剎那間,段天涯倒吸冷氣,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察覺到前所未有的不祥預感,下意識地想要逃跑。

  然而他還來不及邁開腿,葉凡的身影就鬼魅般地出現在他面前,攔住他的去路。

  在塔穆火山底部,葉凡降服大日金焰,肉身強度提升了十多倍,輕易便可突破音障。

  “你……你想要干什么?”

  因為極度的恐懼,段天涯的聲音都結結巴巴的,再也沒有之前的囂張氣焰,反倒像是一條喪家之犬。

  “哼!”

  葉凡一聲冷笑,道:“段天涯,你處心積慮費盡心思,在邊境線設下埋伏,但你千算萬算,卻沒想到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聽到這話,段天涯的臉色簡直比吃了屎還要難看。

  如果給他再一次選擇的機會,他絕對不會與葉凡為敵。

  只可惜……這世上沒有后悔藥!

  突然,葉凡眼神一凜,殺機乍現。

  段天涯渾身繃緊,掐著嗓子發出尖銳的大喊:“不!你不能殺我!我是寧國鎮國公之子,你如果殺了我,我父親絕對會率領大軍跨越邊境,踏平乾國王城,替我報仇!”

  “切!鐵浮屠都沒了,寧國現在的局勢,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拿什么攻打乾國?”葉凡毫不留情地譏諷道。

  段天涯聞言,頓時語塞,一個字眼都說不出來。

  此刻的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鎮國公之子,不再是位列人杰譜第三的絕世天驕,所有的驕傲和尊嚴都被碾得粉碎,甚至連討價還價的資格都沒有。

  他就像是待宰的羔羊,是生是死,皆在葉凡一念之間。

  “我不會殺你!”葉凡突然開口。

  此言一出,段天涯面露喜色,如釋重負地長呼一口氣。

  “不過——”

  葉凡話鋒一轉,眼神驀然變得銳利起來,猶如出鞘利劍鋒芒畢露,繼續道:“我之所以不殺你,并非大發慈悲,而是你這種渣滓,不配死在我的劍下!”

  言罷,葉凡揮動雷劫劍,向前劈砍。

  “嗖!”

  一道劍芒如電光急閃,摧枯拉朽,瞬間沒入段天涯的小腹。

  剎那間,段天涯的武士服暈染出妖冶的血蓮,丹田徹底被洞穿,積攢了二十多年的內勁盡數消散,從此淪為一個廢人。

  “不啊啊啊!!!”

  段天涯目眥欲裂,狀若癲狂,發出撕心裂肺的咆哮。

  氣憤,悲痛,絕望……

  無數負面情緒涌上心頭。

  對他這種武道天才而言,丹田被毀,簡直比直接殺了他還要難受。

  然而,葉凡眸中一片冰冷,沒有絲毫憐憫之心。

  若非葉凡降服了大日金焰,還悟得“怒劍屠蒼生”,那早就死在鐵騎之下了。

  殺人者,人恒殺之!

  當段天涯設下陷阱埋伏葉凡之時,就該做好被報復的覺悟!

  下一刻,葉凡冷冰冰望著段天涯,道:“滾回去吧!順便告訴你父親和寧國國君,如果他們想報仇,我在乾國王城等著!”

  段天涯聞言,眼神中充斥著恐懼之色,他知道自己就算回到寧國,父親和國君也不會替他報仇,反而會因為鐵浮屠的全軍覆沒而大發雷霆,遷怒于他。

  不過,淪落到這個下場,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無奈之下,段天涯只能拖著殘軀,灰溜溜地逃跑。

  片刻后,獨孤信和福伯,也趕到了葉凡的身邊。

  “師尊神功蓋世,一劍屠千軍,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葉師的劍法,超凡入圣,乃老朽生平所僅見!老朽就算再修煉百年,也拍馬不及!”

  兩人發出由衷的贊嘆,此刻在他們的心目中,葉凡就是神明般的存在,別說同齡人中無敵,就算是老一輩的強者也只能屈居其下。

  “行了,別拍馬屁了!時辰不早,咱們這就回乾國王城吧!”葉凡沉聲道。

  剛剛他表現的輕松,但是施展“怒劍屠蒼生”,對內勁的消耗極度巨大,至少幾天之內無法再用處類似的招式。

  若是再遇上什么強者,那他就真的有危險了。

  ……

  數日之后。

  一行三人,終于回到了乾國王城。

  望著那巍峨如岳的城墻,以及絡繹不絕的游人,葉凡竟然產生了一種親切感,雖然他并非乾國人,但無形中也將此當成自己在火靈星上的家園。

  “師尊,您剿滅鐵浮屠騎兵的壯舉,事關重大,我這就回家向父親稟報!”獨孤信高聲道。

  正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

  這些年來,乾國兵強馬壯,氣象崢嶸,當代乾王又是一代明君,雄心壯志,想要結束三國鼎立的局面,完成一統火靈星的千古偉業。

  不久之前,血衣侯已經率軍攻下羌國的蒼云城,如今羌國五分之一的領土,已經淪陷。

  照這個趨勢下去,最多兩三年,乾國的軍隊就能長驅直入,殺入羌國的王城。

  但寧國的鐵浮屠,卻是乾國的心腹大患,只要鐵浮屠存在一天,乾國的大軍就無法攻入寧國的疆土。

  如今,這支無敵之師毀于葉凡之手,對于乾國而言是莫大的機會,所以獨孤信才會急著回去邀功。

  “咱們這就分道揚鑣!你有什么事,就來騰云閣找我吧!”葉凡淡淡道。

  “好!”獨孤信點頭。

  又過了幾個小時。

  傍晚時分,夕陽西下,淡淡的金輝籠罩大地,像是為整個王城披上一層金紗。

  騰云閣。

  葉凡盤腿坐在一間廂房中,閉目修煉。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至少有上百人之多。

  葉凡神識驚人,察覺到來者一個個實力不俗,金丹修士不在少數,甚至還有幾位元嬰強者。

  “師尊,您快出門!”

  突然,獨孤信焦急的聲音響起。

  葉凡聞言眉毛一挑,心中暗道:難道這么多人,是沖著自己來的?

  懷著巨大的好奇心,葉凡起身,走出騰云閣。

  卻見騰云閣前,匯聚了上百位氣度不凡的中年人,身穿錦衣華服,舉手投足之間透露出尊貴氣息,顯然是常年身居高位之輩,但大部分都是葉凡沒見過的陌生面孔。

  衛國公獨孤盛也在隊伍中,站在最前排,穿著玄黑色的蟒袍,腰懸寶劍,神色肅穆,時不時朝后方張望,像是在等待著什么。

  “這些人都是誰?”葉凡狐疑問道。

  “師尊,滿朝文武百官都來了!”獨孤信壓低聲音,在他耳邊悄悄說道。

  “咦?這是怎么回事?”

  就在葉凡心中好奇的時候,遠處又傳來一道洪鐘般響亮的聲音:

  “王上駕到!”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