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317章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黑暗中,葉凡仿佛陷入了混沌之中,這里沒有時間的概念,意識脫離了身體,不知飄蕩了幾個世紀。

  他甚至希望自己就這么飄蕩下去,不要醒來,不要面對那些悲劇。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道低沉的嗓音在他耳畔響起:

  “小凡,快醒醒!”

  葉凡緩緩睜開眼,發覺自己正身處在一間裝修古樸的房間內,躺在一張大床之上。

  葉南天則站在床邊,關切地望著他。

  “爸,我昏迷了多久?”葉凡顫巍巍問道,大戰之后,他肉身中的能量完全被透支殆盡,虛弱無比。

  “三天三夜!”葉南天沉聲道。

  “我們這是在哪兒?”葉凡又問。

  “昆侖山另一頭的瑤池派!”葉南天解釋道。

  聽到瑤池派這幾個字,葉凡心中一痛,仿佛有什么非常重要的東西,被硬生生奪走。

  “爸,明月呢?她在哪里?”葉凡激動地大吼道,語氣中滿是關切之意。

  “哎……”

  葉南天幽幽地嘆了口氣,別過頭,不愿與葉凡目光對視。

  這樣的沉默,讓葉凡的心沉入谷底。

  屋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格外壓抑。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道嬌叱聲:“你這個混賬,還敢提東方師姐的名字?!”

  話音剛落,一個身穿藍色紗衣的女弟子,快步沖了進來。

  瑤池派的女弟子,全都擁有花容月貌之姿,她也不例外,在世俗間絕對是萬里挑一的美女,比什么影視明星都要好看。

  不過,此刻這女弟子卻俏臉含煞,鳳目怒睜,狠狠地瞪著葉凡,仿佛與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你是何人?”葉凡問道。

  “我叫云溪,東方師姐是我最好的朋友!你這個殺千刀的害人精,如果不是為了救你,東方師姐也不會死!”云溪的聲音中除了憤怒外,還多了幾分濃濃的悲傷。

  “不!不可能!明月不會死的,你在騙我!”葉凡猛地搖頭,怎么也不愿相信那個事實,幾欲癲狂。

  “說——明月究竟在哪里,快點將她交出來!否則,我便血洗你這瑤池派,一個活口不留!”

  話音剛落,葉凡身上驟然爆發出極度恐怖的殺氣,向著四面八方蔓延開來,一副大開殺戒誓不罷休的樣子。

  也不知為何,自他蘇醒過來,心中就縈繞著一股無法消散的戾氣。

  見他這幅兇煞的模樣,云溪下意識地后退兩步,瑟瑟發抖,顫巍巍地說道:“三日前,宗主便將東方師姐的尸體帶回玉虛峰,葬在后山!”

  此言一出,像是有著無窮無盡的威力,直擊人心。

  葉凡身軀巨震,翻身躍下了床,直勾勾瞪著云溪,眼神冰冷,開口道:“帶我去后山,我要見明月!”

  他的聲音并不如何響亮,卻擁有著不可抗拒的意志。

  哪怕現在葉凡虛弱無比,根本發揮不出什么實力,云溪還是有種強烈的感覺,仿佛在面對一尊至高無上的君王,面對他的命令,根本說不出一個“不”字。

  沉吟了片刻,云溪最終點點頭,轉身走去屋子,向著后山走去。

  葉凡緊隨其后,葉南天也跟在一旁。

  一路上,葉凡始終陰沉著臉,心亂如麻。

  有不少路過的瑤池派女弟子見到了他,像躲瘟神般迅速躲開,隨后用一種非常詭異的眼神望著他。

  走了一刻鐘后,三人終于來到了玉虛峰的后山。

  這是一座陵園,里面葬著瑤池派歷代的前輩高人,足有數百個墳冢。

  東方明月的墳冢,并不難尋,就是最外面的一個,周圍的土還有些松動,明顯是剛剛建的。

  墳冢之前,還有一塊墓碑。

  墓碑上,寫著一行大字——

  “瑤池派第五十六代圣女,東方明月之墓。”

  ……

  看到碑文,葉凡只覺得自己的腦袋“轟”的一下炸開,呼吸聲一下子粗重起來,仿佛有無形的大手掐住自己的喉嚨,簡直快要窒息。

  也不知過了多久,葉凡才終于回過神來,眼圈泛紅,拳頭捏的咯咯作響,無窮無盡的負面情緒再度涌上心頭,仿佛又要暴走。

  察覺到征兆,葉南天立刻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小凡,節哀順變!我知道你心中非常憤怒,也非常自責,但是——人死不能復生!你……終究要面對現實!”

  “不!我不信明月真的死了!”

  說著,葉凡狠狠揚起右拳,狠狠砸向那塊墓碑。

  “砰!”

  巨響傳來。

  哪怕葉凡如今虛弱無比,但肉身之力依舊強悍,那塊墓碑瞬間被砸的四分五裂。

  緊接著,葉凡又俯下身子,將雙手當成鏟子,開始刨坑。

  “喂……你在干什么?葉北辰,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已經害死了東方師姐,現在還敢挖她的墳,讓她不得安息,我跟你拼了!!!”

  云溪說著,掏出腰間的長劍,作勢向著葉凡刺去。

  然而,葉凡卻不閃不避,依舊重復著刨坑的動作,完全無視身后刺來的利劍。

  “錚!”

  利劍刺在他的脊背上,發出金鐵交戈的聲音,蒼天霸體的強悍,絕非尋常兵器可以傷到的。

  葉凡仿佛感受不到任何痛楚,用雙手將墳冢下的土地挖開。

  很快,一具玉棺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葉凡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將玉棺的棺蓋,一點點打開……

  他的動作是那樣輕柔,心中更是期待無比,希望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上天跟他開的一個玩笑。

  只可惜……當棺材完全打開后,葉凡所有不切實際的期待,都煙消云散。

  東方明月正靜靜躺在玉棺中,冰肌玉骨,氣質出塵,風華絕代,天姿國色,她的雙眸緊閉,嘴角微微上揚。

  她就像是一個睡美人,隨時都要醒過來。

  然而她的左胸心臟位置,卻空空如也,嬌軀之內再無半點氣息。

  死了!

  這個世界,終究還是沒有奇跡!

  ……

  “啊啊啊!”

  葉凡發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嘶吼,響徹天地,穿金裂石,周遭的空氣都被撕裂開來。

  整座玉虛峰上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悲憤。

  突然,葉凡的眼眶中,流下兩行淚。

  并非普通的淚水,而是兩行殷紅的血淚。

  觸目驚心!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在此之前,無論遭遇怎樣的痛楚和折磨,葉凡始終咬牙堅持,未曾流下一滴淚。

  正因如此,他才能決心無畏劍意,從《戰神經》中感悟“不屈”的意志。

  但現在,為了香消玉殞的東方明月,他留下血淚,恨欲狂!

  葉凡緊緊望著玉棺內的東方明月。

  她依舊那么美,美的不真實,就像是天上的仙子掉落凡塵。

  葉凡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她的纖纖玉手。

  但是他卻不敢伸手,因為他怕自己一伸手,就會感觸到那冰冷的體溫和僵硬的身軀,這會提醒他,自己和東方明月已經天人兩隔,人鬼殊途。

  “為什么?老天爺,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葉凡仰天長嘯,發出憤怒的詰問,如果可以的話,他寧愿死的是自己。

  然而卻根本沒有人回答他。

  沉默。

  天地間,唯有沉默。

  ……

  一天、兩天、三天……

  時間一天天過去。

  葉凡始終守在東方明月的玉棺邊,低頭凝望著她的俏臉。

  一開始,葉南天也曾勸說過他,不過葉凡不聞不問,仿佛化為了一尊石像。

  足足十多天過去后,饒是葉凡的身軀,都有些扛不住了,精神恍惚,視線模糊,隨時都有昏厥的可能。

  就在這時,北辰仙尊魏老的聲音,突然在葉凡的耳畔響起:

  “小凡,其實……有一個辦法,也許能讓她死而復生!”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