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077章 所有恩怨,一人擔之!
  周老的聲音中,蘊含著滔天憤怒和刻骨恨意,仿佛將葉凡當成仇人。

  花解語聞言,俏臉上浮現出憤懣之色,咬著貝齒道:“周老,要不是葉凡的話,我恐怕都被那些人糟蹋了,葉凡有什么錯?”

  “哼……這小子已經闖下彌天大禍!他殺了沙巴少爺的手下,這消息若是傳到坤帕將軍的耳中,絕對會雷霆大怒,沒人能承受坤帕將軍的怒火!”周老厲聲道。

  “人是我殺的,坤帕那老狗就算要報復,也是報復我,與你們花家有何關系?”葉凡傲然道。

  周老望著葉凡,眼神陰鷙,怒道:“你倒是可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但坤帕將軍找不到罪魁禍首,便會拿我們花家來泄憤!到時候,花家在暹羅也徹底混不下去了,非但被扣押的貨船拿不回來,恐怕還會受到各大軍閥的追殺,后果不堪設想!”

  說著,周老又轉身望向花解語,冷笑道:“小姐,別以為有這小子撐腰,你就可以逃出生天了!坤帕將軍一旦知道這個消息,必定會下達通緝令,你們別想著能坐飛機逃回華夏,全城的警力都會出動,偌大的暹羅,將無你們的藏身之地!而且,你毀了家主的好事,那你媽也沒有活在這個世上的意義了!”

  聽到這番話,花解語俏臉煞白,眸中滿是絕望之色,嬌軀更是微微顫栗,喃喃道:“不……求求你……殺我可以,別殺我媽,她是無辜的!”

  “花小姐,放心吧,事情還沒那么糟糕!”葉凡安慰道。

  “切!”周老不屑道:“小子,你說的倒是輕巧!那你倒是說說,要如何承受坤帕將軍的怒火?”

  “那什么狗屁沙巴,不是要納花小姐為妾么,我陪你們走一遭,去化解這段恩怨!”葉凡淡淡道。

  “什么?!”

  周老聞言,大為意外,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度出聲問道:“你愿意陪我們去見沙巴少爺?”

  “當然!所有的恩怨,由我一人承擔!”葉凡的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一口吐沫一個釘。

  見葉凡不是在開玩笑,周老面露欣喜之色,如釋重負,一直壓在胸口的大石仿佛落了地。

  在他看來,如果葉凡立刻逃走,憑借非凡的武道境界,那他還真沒辦法阻攔。

  但現在,葉凡竟然肯去見沙巴少爺,這樣愚蠢的舉動,簡直與自投羅網沒什么區別。

  到了那時,周老只需要將所有的罪過,都推到葉凡的身上,就可以解決這次危機。

  至于葉凡的死活,跟他沒有半毛錢關系!

  想到這兒,周老有些迫不及待,連聲說道:“事不宜遲,咱們這就走吧!”

  “好!”葉凡笑著一口答應,似乎對即將到了的危機全無防范。

  突然,花解語抓住了他的衣角,一臉擔憂,低聲呢喃道:“葉凡,不會有事吧?”

  “放心吧!花小姐,我之前不是說過么——不管是誰,無論是那群小嘍嘍還是沙巴,敢動你一根手指頭,就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葉凡字里行間,蘊含著滔天的自信。

  “嗯!我相信你!”花解語重重點了點頭,像是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緊接著,一行三人就上了一輛路虎車,周老充當司機。

  機場內的保安,早就發現了這兒的血案,卻根本不敢阻攔,任由他們離開。

  ……

  坤帕將軍勢力強大,擁兵十多萬,大本營位于暹羅北部,方圓數百里的土地,都是他的附庸,在那兒他就像是國王一般,只手遮天,為所欲為。

  除此之外,在暹羅各大城市,他還擁有十多個據點,派遣自己的親信、心腹駐扎。

  沙巴少爺也負責一個據點,距離暹羅首都并不遠,僅有幾十公里遠,原址是片廢棄的工廠,后來被改造成了軍事基地,駐扎了八千兵力,裝備精良,固若金湯。

  附近的村落寨子,都得仰起鼻息,每年光是收保護費,就有上億美金,當然最賺錢的,還是黃賭毒之類的生意。

  一路上,周老都在旁敲側擊著葉凡的身份,想要打聽葉凡是華夏哪個門派的弟子。

  不過,葉凡一直都打著哈哈,顧左右而言他,周老也無可奈何。

  一小時后,路虎車終于靠近了那處據點。

  附近有好幾處哨卡,許多戰士扛著突擊步槍,來回巡邏,守衛異常森嚴,就算是暹羅官方的正規軍,一時半會兒恐怕也攻不進來。

  也許是路虎車上掛著骷髏旗的緣故,一路暢通,根本沒人攔他們。

  因為在暹羅,軍閥就是最強大的存在,凌駕于皇室和zheng府,任誰也無法想象有人會對坤帕將軍的手下動手。

  很快,路虎車就開進了據點之中,放眼望去是一片寬廣的平地。

  足有上千名彪悍的戰士,在平地上操練,所有人都赤著上半身,肌肉賁張,毫無贅肉,顯然是支虎狼之軍。

  “吼!”“哈!”“喝!”

  上千人一邊操練一邊大喝,氣血陽剛,吼聲震天,宛若撼地驚雷。

  就算周老這樣的宗師,都不由一驚。

  像他這種世俗界的黃境宗師,雖然也算得上是高手,但在戰場上,充其量也就是個“百人敵”。

  若是遇上兩百朝上的敵人,哪怕對方赤手空拳,他最終也會筋疲力盡而亡。

  若是遭遇上千人的隊伍,一個沖鋒,便能將他碾死。

  緊接著,周老、葉凡和花解語,都下了車。

  三人的出現,頓時引起場內不少人的注意。

  立刻有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身穿墨綠色戎裝,應該是個小頭目。

  中年男子掃了花解語一眼,目露淫蕩之色,隨后問道:“你們就是華夏南粵省花家的人?孔卡他們呢,怎么沒和你們一起過來?”

  “這個……”周老支支吾吾起來,如果立刻說出孔卡等人的死訊,他們恐怕會被亂槍打死。

  遲疑了一會兒,他才繼續說道:“這位大人,我們路上遭遇了一些事情,必須向沙巴少爺親自稟報!”

  “好吧,你們在這等著!”中年男子說著,就將幾人晾在原地,自己向著基地內部走去。

  另一邊,葉凡目光掃視全場,神情淡定如常,沒有任何畏懼和害怕,仿佛完全不將場內上千名戰士放在眼中。

  望著他這幅云淡風輕的模樣,周老心中冷笑,暗道:

  “小子,還挺能裝的,待會有你哭的時候!”

  ……

  “蹬蹬蹬蹬蹬!!!”

  五六分鐘后,基地內部,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

  緊接著,十多個大漢走了出來,身著華服,顯然地位非凡的高級將領。

  在人群正中央,則是一身材矮胖的男子,面容丑陋,五官擠在一起,兩撮鼻毛露在外面,加上那肥碩的身材,看上去跟豬玀沒什么區別。

  不過,他那對眸子中,卻時不時綻放出懾人的寒芒,猶如狠厲兇殘的豺狼,令人心中發毛。

  而他的肩膀上,還扛著暹羅的上校軍銜。

  很明顯,這個丑陋的矮胖子,就是坤帕將軍的兒子——

  沙巴!

  見到他出現后,周老快步迎了上去,臉上堆滿了殷勤的笑意,深深鞠躬道:“花家使者,拜見沙巴少爺!”

  沙巴少爺聞言,高昂著腦袋,一臉傲慢,那副頤指氣使的模樣,恨不得將鼻孔仰到天上去。

  他旁邊一個大漢,眼若銅鈴,狠狠瞪著周老,氣焰囂張地說道:“你們華夏號稱禮儀之邦,怎么如此不懂禮數?見了沙巴少爺,還不快點下跪迎接?”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