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056章 恨之入骨!
  在尿失禁后,仇煙媚足足在浴室里泡了一個小時,嬌嫩的肌膚都皺了起來。

  之后,她又將自己關在房間中,好幾個小時都不曾出來。

  “咚!咚!咚!”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大小姐,千殺少爺來了,想要見您!”女仆的聲音,隔著一扇門傳了進來。

  聽到這話,臥室內的仇煙媚柳眉緊蹙,沒想到厲千殺會這么快趕到華海。

  “你讓他在會客廳稍等片刻,我馬上就來!”仇煙媚吩咐道。

  “遵命!”女仆連忙點頭應是。

  一刻鐘后,大門打開,仇煙媚終于走了出來。

  她換了一件黑色長裙,剪裁簡約,將曼妙身材勾勒的風姿綽約。

  眉宇之間,透露出高傲冷艷的神情,猶如高高在上的女王,顯然已經調整好心情,仿佛之前尿失禁的事情,完全沒發生過。

  緊接著,她邁開美腿,向著樓下的會客廳走去。

  見到仇煙媚出現后,原本坐在沙發上的厲千殺,眼睛一亮,連忙站起身,快步迎了過去,殷勤道:“煙媚,幾個月不見,你更加漂亮了,我一看到你就飽了!”

  “什么?”仇煙媚聞言一愣,不明所以。

  “因為秀色可餐啊!”厲千殺道。

  聽到這土得掉渣的情話,仇煙媚心中一陣無語,但還是強行擠出一個敷衍的笑容。

  突然,厲千殺左顧右盼,問道:“咦?你有沒有聞到一股燒焦的味道?”

  “又怎么了?”仇煙媚的語氣中,多了幾分不耐煩。

  “那是因為我愛你的心,在燃燒!”厲千殺捂著自己的胸膛,控制著胸肌一陣跳動,還向她擠眉弄眼,演技浮夸至極。

  聽到這尬到不行的土味情話,仇煙媚一頭黑線,都不知該說些什么。

  厲千殺在武道上,有著驚人的天賦,十四歲便可手撕猛虎,怒斗狼群,與北極熊搏殺。

  如今更是獲得“血手人屠”之名,在東南亞一帶,光是提起他的名字,就足以令敵人聞風喪膽。

  但在某些方面,他就跟個傻子似的,簡直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代表。

  看到仇煙媚古怪的臉色,厲千殺還后知后覺,道:“煙媚,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沒有……”仇煙媚尷尬搖頭。

  “哦對了!”

  厲千殺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湊兜里掏出一個精致的首飾盒,將其打開。

  只見首飾盒內,緊緊躺著一顆晶瑩剔透的藍鉆,在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這顆藍鉆的體積也非常大,雖然比不上慈善晚宴中的那顆,也相差不遠。

  “煙媚,這是我花了無數心思、為你找來的禮物,名為‘純潔’!在現今存世的海洋之心藍鉆中,僅次于傳說中的‘愛情’!”厲千殺介紹道,想要用這枚價值連城的鉆石,來博得美人芳心。

  但他卻不知道,自己這番舉動,恰好撞在了槍口上。

  望著這枚藍鉆,仇煙媚就想到葉凡,又想到剛剛在閨房中受到的莫大羞辱。

  她的眸中流露出森然寒芒,周遭的溫度瞬間降為冰點,凜冽刺骨。

  “煙媚,這個禮物……你不喜歡么?”厲千殺小心翼翼問道,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

  突然,仇煙媚收斂了幾分寒意,展顏一笑,就像是春風吹過結冰的江水,美目流轉,勾魂攝魄,艷光四射。

  一時間,厲千殺竟看呆了,甚至心跳都漏跳一拍。

  “厲千殺,你想娶我么?”仇煙媚呵氣如蘭道。

  “啊?”

  厲千殺先是一愣,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隨后猛地點頭道:“想!白天想,晚上想,日日想、月月想、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

  “好!只要你替我做件事,我就答應嫁給你!”仇煙媚道。

  “此話當真?”厲千殺聞言,萬分激動,臉色潮紅,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他畢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仇煙媚。

  他已經追求了許久,卻一直被婉拒,萬萬沒想到此刻仇煙媚會突然松開。

  “千真萬確!”仇煙媚道。

  “那仇叔叔那邊,該如何是好?”厲千殺似乎又有些為難。

  他父親厲雷霆,與海外洪義總舵主仇長風,看屬于同一陣營,實則是死敵,這些年來明爭暗斗不計其數。

  按照常理,仇長風絕對不會將自己女兒許配給他。

  “父親那邊,我會去說的!”仇煙媚再度開口。

  “煙媚,不管是什么事情,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都答應你!”厲千殺連聲道。

  “呵呵……沒那么夸張,你替我抓個人過來就行!”

  “抓誰?”厲千殺狐疑道。

  “葉凡!”仇煙媚冷冷吐出兩字。

  “葉凡……”厲千殺重復了一遍這個名字,再度問道:“這又是誰,難道是某位華夏的武道泰斗?”

  “那倒不是!他的年紀比我還小一些,十八九歲的樣子!”仇煙媚解釋道。

  “煙媚,那這也太沒難度了,對我而言,抓一個毛頭小子,猶如探囊取物!”厲千殺自信滿滿道。

  “千殺,你可不要小看他,他是洪義華海分部的幕后主宰,武道非凡,曾以一己之力滅了上任龍頭楊震坤,至于現在的龍濤,不過是他的傀儡而已!”仇煙媚道。

  “切!”

  厲千殺一臉不屑道:“就算他從娘胎里開始修煉,又能強到哪里去?”

  說著,他大步流星向著門口走去,竟是一刻都不愿耽擱,要去找葉凡尋仇。

  “千殺!記住——我要活的!到時候,我要親自動手,扒他的皮、抽他的筋、挖他的眼、剔他的骨,讓他受盡天底下所有最殘酷的刑罰!!!”

  仇煙媚的每一個字眼中,都透露出滔天恨意,顯然是對葉凡恨之入骨。

  “煙媚,你就在這等我的好消息吧!”

  很快,厲千殺就走出莊園,沖著旁邊一個手下吩咐道:“去華海洪義的總堂!十分鐘內,我要關于葉凡所有的資料!”

  ……

  凌晨一點。

  葉凡呆在佘山頂的那座真龍宅中,吞吐龍脈之氣,潛心修煉。

  “嗡嗡嗡嗡嗡……”

  突然,手機一陣震動。

  葉凡低頭一看,發覺來電人是龍濤。

  他還以為是仇家那邊,有了什么新的動向,便接通了電話。

  誰知下一刻,一道陌生的年輕男聲,在他耳畔響起:

  “是葉凡么?”

  “你是誰?怎么會用這個手機?”葉凡警惕問道。

  “桀桀桀……”一陣陰森殘忍的笑聲傳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厲千殺,是煙媚的未婚夫,也是送你下地獄的人!”

  “哼!原來是仇煙媚找來的幫手!那個蠢女人,還敢繼續挑釁我,難道不怕死么?”葉凡冷冷道。

  “竟敢對煙媚不敬,找死!”厲千殺怒不可遏道:“葉凡,立刻趕到華海洪義總堂,否則的話,你的這群手下都要被我殺光了!”

  下一刻,電話那頭,傳來了龍濤奄奄一息的聲音:“主……主人,救……救……救我啊……”

  葉凡聞言,眼睛半咪起來,心中動了真火,卻又有些奇怪。

  仇煙媚明明知道自己的非凡實力,還直接被嚇得尿失禁,按照常理,她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再度挑釁。

  但她偏偏這么做了,就代表她對這個厲千殺,有著十足的自信。

  “哦對了!”

  突然,厲千殺的聲音,再度通過電話傳來:“小子,不要想著腳底抹油溜走!我聽說你有個漂亮女友,如果你敢逃的話,我會讓你那個漂亮女友,承受世上最殘酷的刑罰,讓她生不如死!”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