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053章 狼子野心!
  在仇家年輕一代中,無論能力還是手段,仇煙媚無疑是最出眾的一個。

  如果她不是女兒身,接班人的位置,非她莫屬。

  就連仇長風都說過,她擁有大將之風,遇事處變不驚,泰然自若。

  然而現在,當看清葉凡后,仇煙媚的俏臉上,寫滿了難以掩飾的驚愕,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物。

  震撼!

  前所未有的震撼!

  她萬萬沒想到,洪義華海分部的幕后主宰,竟會是昨夜讓她吃了悶虧的葉凡!

  一時間,她所有預謀好的計劃,全都打亂。

  足足過了大半分鐘,仇煙媚才回過神來,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但那微微顫栗的嬌軀,依舊透露出心中的波瀾。

  這時,葉凡邁開步子,大步流星向前走去,同時開口道:“仇小姐,怎么……見到我很驚訝么?”

  “是啊!”仇煙媚也不矯情,點了點頭,隨后俏臉上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艷光四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著葉凡,仿佛要將他看穿一般。

  然而,葉凡就像是浩瀚神秘的大海,深不見底,捉摸不透。

  “葉公子,你還真是讓我大吃一驚!”仇煙媚由衷感嘆,旋即話鋒一轉:“不過——能在兩天內連著見兩次面,也算是我們的緣分,進去聊吧!”

  說著,仇煙媚轉過身,扭著纖腰,輕挪蓮步,走進了莊園向著二樓走去。

  葉凡則緊隨其后,在上樓梯的時候,她的翹tun恰好正對著葉凡的視線。

  水蛇腰盈盈一握,但到翹tun處又勾勒出專屬于女性的豐腴曲線,左搖右擺,猶如熟透了的水蜜桃,令人忍不住口干舌燥,想入非非。

  很快,仇煙媚就走到莊園二樓的一間房間前,推門而入。

  葉凡也跟著進去,卻發覺這間房間并非會客室,而是仇煙媚的閨房,面積足有上百平方,裝修中西合璧,既有東方的典雅和韻味,又不失歐洲的奢華和古典。

  各式各樣的家具擺設,精致無比,明顯是價值不菲的古董。

  旁邊點著香爐,一股幽幽麝香彌漫在空氣中,沁人心脾。

  左側一整面墻壁上,貼滿了仇煙媚的玉照,有她在世界各地滑雪、登山、浮潛、沖浪、開直升機、玩滑翔傘、打高爾夫球等等的照片。

  “仇小姐去過的地方……還真不少!”葉凡說道。

  而仇煙媚似乎也打開了話匣子,如數家珍地為葉凡介紹起閨房中的擺設。

  原來,這些擺設,都是她在世界各地游玩時收集的。

  有華夏明清時代的瓷器、倭國的浮世繪、暹羅的四面佛雕像、緬國極品帝王綠翡翠、歐洲中世紀時期的武士劍、文藝復興時期名家的畫作等等、法蘭西王妃佩戴過的項鏈、古孔雀國高僧留下的舍利子……

  這間臥室內的收藏,簡直可以舉辦一場小型世界文化藝術品展,這些藏品的價值,更是常人難以想象的天文數字,恐怕比這座莊園還要更加昂貴。

  就連葉凡,也是大開眼界,驚嘆不已。

  這樣的東西,并非暴發戶能夠擁有的,需要經年累月的積累才能造就。

  ……

  十來分鐘后,仇煙媚俏臉一紅,羞赧道:“葉公子,不好意思,光說我的事情,沒好好招待你!”

  “無妨!”葉凡淡淡道,也不急著攤牌。

  這時,仇煙媚走到旁邊的紅酒柜中,戴上了一副手套,取出一瓶紅酒,之所以不用手直接拿酒,是害怕手上的溫度碰到紅酒瓶后,影響紅酒的品質。

  雖然這樣的差別,微乎其微,但對于價值連城頂級紅酒而言,這是必要的步驟。

  “葉公子,這是我收藏的羅曼尼康帝!”仇煙媚朱唇微啟道。

  “哦?是那傳說中的夢幻之酒吧?”葉凡挑眉問道。

  在法蘭西葡萄酒著名的產區中,最耳熟能詳的是波爾多產區,其中以拉菲酒莊為最,拉菲紅酒名揚海外,一直以來都受到世界各地富豪的追捧,價格節節攀升。

  不過,在真正的紅酒愛好者眼中,還有一個酒莊的紅酒,遠遠勝過拉菲,那就是勃艮第產區的羅曼尼康帝。

  羅曼尼康帝的產量,極其稀少,每年不過幾千瓶,因為非凡品質和稀少的產量,造就了它在葡萄酒世界中的至高地位。

  最便宜的羅曼尼康帝,也要數萬歐元一瓶,價值連城,一酒難求,被譽為“百萬富翁能買的酒,卻只有億萬富翁才喝得到”,同時也是無數品酒師心目中的“夢幻之酒”。

  “葉公子,這瓶酒,可不是普通的羅曼尼康帝那么簡單哦!”仇煙媚神秘兮兮地說道。

  “此話怎講?”葉凡好奇問道。

  “根據天氣、陽光、土壤等等因素,不同年代出產的葡萄酒,品質大不相同!我手中這瓶可是1945年的羅曼尼康帝,那一年出產的羅曼尼康帝,無論是氣息、色澤還是口感,皆是歷史之最!

  擁有著李子和異域漿果的芳香,品嘗起來口中果香充盈,持續極長,以辛香收尾,完美的平衡,被許多紅酒愛好者譽為‘天神遺珠’。

  曾有位品酒大師,在品嘗過1945年份的羅曼尼康帝之后,這么描述過:帶有即將凋零之玫瑰花的幽香,令人流連忘返,如同天神回返天堂時的人間遺珠!

  不過,由于戰爭導致的人工短缺,這個年份的羅曼尼康帝,總產量僅有600瓶而已,現如今,大部分天神遺珠都已經被喝掉了!

  據我所知,目前全球僅剩下三瓶天神遺珠,一瓶被英倫國皇室作為鎮窖之寶收藏,一瓶在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地下酒窖中,至于最后一瓶,就是我手中這一瓶了!”

  說到最后,仇煙媚的語氣中,滿是得意之色。

  ……

  聽到這番話后,就連葉凡都驚訝無比。

  英倫國皇室、羅斯柴爾德家族,乃是西方世界最顯赫的存在。

  一個是現存的最古老的皇室之一,曾經建立了日不落帝國!

  一個是國際金融寡頭,曾經控制世界黃金市場,富可敵國!

  而現在,仇煙媚竟然與這兩個顯赫存在平起平坐,成了世上第三位“天神遺珠”的擁有者。

  這個級別的酒,可不是光靠金錢就能買到的,就算有富豪開出上億美金的天價,都不可能買到。

  由此可見,仇家在海外的強大勢力。

  經過一番醒酒之后,仇煙媚又掏出兩只紅酒杯,斟滿酒后將一杯遞給葉凡。

  葉凡品嘗一口,只覺得葡萄的芬芳在舌尖綻放,當紅酒順著舌尖慢慢流入喉嚨,一股淡淡的玫瑰花幽香,縈繞在整個口腔之中。

  那種無與倫比的味道,就算是再怎么不懂紅酒的人,都會被其所震撼。

  這瓶1945年的羅曼尼康帝,果然如同其外號“天神遺珠”一般,就像是神明饋贈給凡人的禮物!

  “嘖嘖……這一口酒,就相當于喝了數百萬美金!仇小姐,你好大的手筆!”葉凡笑著道。

  “葉公子,跟你昨夜豪擲三十億美金買藍鉆相比,小女子還差得遠呢!”

  仇煙媚說著,也品一口酒,白皙的臉頰上浮現出微醺的酡紅。

  她半倚在長椅上,纖纖玉手端著酒杯,一副慵懶的模樣,兩條修長美腿攏成優美的姿態,身上還散發著幽香,又酒香混合在一起,濃郁又不膩人。

  那對碧藍的眸子向葉凡望來,熠熠生輝,眼波中蘊含著驚心動魄的美艷,若是定力稍差之輩,恐怕就色授魂與,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然而,葉凡始終固守心神,眸中一片清明,絲毫沒有露出半點意亂情迷的表情,正色道:“仇小姐——”

  葉凡剛開口,就被仇煙媚打斷道:“別叫我仇小姐,這樣太生分,叫我煙媚……”

  她的嗓音嬌媚無比,尤其是拖長的尾音,令人尾椎骨都為之發麻。

  “咳咳……”葉凡咳嗽一聲,婉拒道:“仇小姐,我們還沒那么熟吧!現在紅酒也品嘗過了,咱們來談正事吧!”

  “葉公子,我相信龍濤都跟你說了吧!接下來,我們海外洪義總部,將接管華海分部!”

  “然后呢,你們想要干嘛?”

  “當然是以華海作為根據地,向周圍擴張,一統整個華夏的地下世界!”仇煙媚一字一頓道。

  葉凡聞言,眉毛一挑,沒想到仇家竟有這樣的狼子野心,所圖甚大。

  “不可能!”

  下一刻,葉凡斬釘截鐵地反駁:“華海市的洪義,是我辛辛苦苦奪來的,絕不可能拱手讓人!”

  “葉公子,不要把話說得太滿!我們仇家重返華夏,乃是大勢所趨,絕對不是你一人能夠阻止的!識時務者為俊杰,你如果立刻加入我們仇家,享不盡的榮華富貴,若干年后,還有希望成為海外洪門的長老,就算將整個華夏分部交給你打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仇煙媚誘惑道。

  “啊哈哈哈……”

  葉凡像是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發出一陣肆無忌憚的大笑,道:“吾乃云中大鵬鳥,只恨天低不肯飛!別說什么長老,就算你爸總舵主的位置,我也不稀罕!”

  “葉公子,照這么說,你是準備與我們仇家為敵?”仇煙媚眸中閃過一抹厲色。

  “不!你們仇家,還不夠資格做我的敵人!”

  葉凡語氣平鋪直敘,毫無波瀾,像是在闡述著什么天經地義的東西。

  “你竟敢看輕我們仇家?!”仇煙媚柳眉倒豎,俏臉含煞,終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意。

  “哈哈……我就是不把仇家放在眼中,你又能奈我何?”葉凡的聲音中,充滿著滔天的霸氣。

  “既然如此,休怪我撕破臉皮,手下無情!”

  仇煙媚說著,玉指一動,掀起裙子。

  電光石火之間,她顧不上春光乍泄,閃電般從大腿根的位置,掏出一柄小巧玲瓏的袖珍手槍,旋即對準了葉凡的眉心。

  只聽“咔擦”一聲,子彈上膛。

  這一連竄的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眼花繚亂,前后加起來還不到一秒,顯然經歷過千百次的演練,令人根本來不及防備。

  黑洞洞的槍口中,綻放出凝若實質的殺意,若是普通人見到這一幕,恐怕會嚇得肝膽俱裂,屁滾尿流。

  然而葉凡卻絲毫不以為然,腳下生根,不閃不避,一臉不屑地說道:“仇小姐,那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你以為憑這種小兒科的玩意,就能殺死我么?”

  “呵呵……”仇煙媚笑吟吟道:“葉公子,你曾經以一人之力,滅了洪義華海分部的上任龍頭楊震坤,顯然是位驚才絕艷的武道天才,速度之快,想必能躲過子彈!不過——”

  仇煙媚話鋒一轉,眼神瞬間變得凌厲,透出一股針尖刺骨般的鋒芒,攝人心魄,繼續道:

  “我這房間中燒的熏香,乃是由暹羅蠱道宗師耗費數十年苦功,找到了九九八十一種毒花、毒草、毒蟲,煉制而成的絕世蠱毒。就算是超凡入圣的絕世強者,只要吸入一絲,也會中招,在一個時辰內無法動用內勁,與普通人無異!”

  話音剛落,仇煙媚猛地扣下扳機。

  “砰!”

  隨著一聲巨響,銀色的子彈穿膛而出,幾乎是擦著葉凡的臉龐而過,后方一件價值連城的瓷器被擊中,瞬間碎得稀巴爛。

  一時間,空氣中彌漫著濃郁的硝煙味,殺氣彌漫開來。

  而仇煙媚的俏臉上,那抹笑容變得愈發凜冽,刀削似的刻在嘴角,令人毛骨悚然。

  “葉公子,如果你答應臣服我們仇家,之前的條件依舊!否則的話,下一槍,我可不會打偏!”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