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049章 我不稀罕!
  傲!

  太傲了!

  葉凡的聲音平鋪直敘,像是在闡述著什么天經地義的事情,完全沒將仇煙媚等人放在眼中。

  “臭小子,你TMD說什么?!”

  刀疤臉大漢目露猙獰之色,狠厲道:“大小姐可是總舵主的女兒,身份非凡,就算華海市委一把手的女兒,也遠遠不如!”

  “那又如何?”

  葉凡臉上沒有任何波瀾,淡淡道:“別說是她,就算你們的總舵主親至,也不夠資格讓我起身!”

  此言一出,就像是一記重磅炸彈砸入平靜的水面,激起千層浪,在場內引起一番軒然大波。

  遠處眾多賓客瞠目結舌,呆若木雞,望向葉凡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個神經病、瘋子。

  要知道,仇長風可是海外洪義的總舵主,擁有數十萬小弟馬仔,在北美、東南亞等幾十個國家擁有驚人勢力,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這樣的大梟雄,創建了一個龐大的黑金帝國,比某些小國國王、總統,還要尊貴許多。

  而現在,葉凡竟然不將仇長風放在眼中,這樣的舉動與找死無異。

  萬眾矚目之下,葉凡依舊處變不驚,云淡風輕,有種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鎮定。

  他乃是修仙者,眼界之高早已超脫世俗,輕王侯,傲公卿。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什么權勢,都顯得不堪一擊。

  看到葉凡這幅篤定的模樣,刀疤臉大漢心中的怒火徹底被點燃,目眥欲裂,拳頭捏的嘎嘎作響,咬牙切齒道:“竟敢對總舵主不敬,今日,我便讓你付出血的代價!”

  說著,刀疤臉大漢掄起砂鍋大的拳頭,正欲向葉凡砸去。

  “住手!”

  仇煙媚制止道,她的聲線雖然嬌媚,卻蘊含著威嚴之意。

  刀疤臉大漢不敢違抗命令,只能收回拳頭,卻一臉不服氣,惡狠狠瞪著葉凡,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

  “這位公子,不知尊姓大名?”仇煙媚朱唇微啟道。

  “姓葉,單名一個凡!”葉凡淡淡道。

  “原來是葉公子!剛才那顆‘愛情’藍鉆,你拍下來……是送給旁邊那位美麗的小姐吧?”仇煙媚望向楚夢瑤,碧藍澄澈的眸子綻放出璀璨光芒。

  “沒錯!”葉凡點點頭。

  “從小到大,我想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我,不喜歡失望的感覺!”仇煙媚的語氣中,多了幾分強硬之色。

  “呵呵……巧了!我也不喜歡失望!”

  葉凡臉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繼續道:“鉆石只有一顆,剛剛已經被我拍下!看來只能讓你失望了!”

  “葉公子,如果你肯割愛,將鉆石讓給我,之前你對我父親的不敬,便一筆勾銷,你還能得到我們仇家的友誼,如何?”仇煙媚突然拋出一個天大的橄欖枝。

  遠處,眾多驚詫萬分,不知仇大小姐怎會對葉凡如此青眼相加。

  要知道,他們剛才費盡心思,卻連跟仇煙媚搭話的機會都沒有。

  而現在,只要葉凡點頭答應,就能結交仇家這個龐然大物,搭上海外洪義這艘大船,這可是飛黃騰達的機會啊!

  就連朱永盛這樣的百億富豪,心中也嫉妒得快要發狂。

  誰知下一刻,葉凡又搖了搖頭,淡淡道:

  “不好意思,你們仇家的友誼,我不稀罕!”

  ……

  此言一出,舉座嘩然。

  偌大的宴會廳內,鴉雀無聲,落針可聞,死一般的寂靜。

  太過分了!太囂張了!太霸道了!

  眾多賓客萬萬沒想到,葉凡非但不知好歹地拒絕了仇煙媚的好意,還更加變本加厲地挑釁仇家,簡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與此同時,仇煙媚的臉色也變得異常難看,仿佛挨了一記無形的巴掌。

  就算她養氣功夫再好,此刻也動了真火,俏臉含煞,眼神一凜,冷冷道:“葉公子,你這是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么?”

  “你這是何意?”葉凡眉毛一挑,反問道:“你若是想要那顆鉆石,剛才大可光明正大競價!但你放棄繼續競價,現在又興師動眾來找我麻煩,莫非是想要明搶?”

  “你!!!”

  仇煙媚聞言,被嗆得說不出話來。

  那枚“愛情”藍鉆的真正價值,充其量也就在一億多美金的樣子。

  起初仇煙媚喊出十億天價,為的就是一鳴驚人,猶如古人千金買馬骨。

  誰知竟殺出一個葉凡,一下子將價格提升至三十億美金,搶走了她所有的風頭。

  仇家雖然富可敵國,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更何況,仇煙媚只是仇長風眾多子女的一個,權力有限,根本無法調動那么多資金,跟葉凡繼續競價。

  現在,她如果不做些什么立威,反倒會令其他人看輕仇家,丟人現眼。

  但她又捉摸不透葉凡的身份,明明打扮普通,氣質卻卓爾不凡,還有絕世美人在懷。

  一時間,仇煙媚陷入兩難境地,不敢輕舉妄動。

  ……

  突然,朱大昌站了出來,獻媚似的說道:“仇小姐,您別被這小子給騙了!他就是個一窮二白的屌絲,在這打腫臉充胖子呢!”

  “什么?”仇煙媚聞言,柳眉一挑,略微有些詫異。

  “仇小姐,這小子滿嘴跑火車,每一句真話,剛才還吹噓一塊破玉佩價值一百億呢!他就是個招搖撞騙的騙子,等到付錢的時候,別說三十億美金,連三十萬都掏不出來!”朱大昌惡狠狠道。

  見他說的信誓旦旦,仇煙媚面露遲疑之色。

  像她這個級別的天之驕女,并不會僅靠著外在的穿著,來評判一個人。

  剛剛葉凡在不經意間透露出的從容氣質,讓她不敢小覷,所以才會主動拋出橄欖枝。

  但聽了朱大昌的話后,仇煙媚心中暗道:

  難道……自己真的看走眼了?!

  “蹬蹬蹬蹬蹬!!!”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遙遙望去,只見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正提著裝了“愛情”藍鉆的保險箱,快步向這兒走來。

  “賀經理來了!”有人高呼道。

  這個中年男子,正是此次慈善晚宴的總負責人——賀倫。

  “哼!臭小子,你剛才不是很囂張么?現在到付錢的時候了,看你還笑的出來不!”朱大昌不懷好意地說道,仿佛吃定了葉凡。

  一時間,場內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葉凡的身上,將他推到了風口浪尖的位置。

  如果他能支付三十億美金,那大家自然心悅誠服,如若不然,那就是惡意競價,仇家第一個不會放過他。

  這時,仇煙媚望著葉凡,冷冷道:“葉公子,根據拍賣會的規矩,價高者得,既然你出價三十億美金,那現在就付款吧!”

  葉凡聞言,一摸口袋,臉上流露出苦澀的笑意。

  三十億美金,固然是天文數字,但跟他如今的身價相比,卻是九牛一毛。

  偏偏他沒有隨身攜帶銀行卡的習慣,更何況要調動三十億的資金,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見到葉凡苦笑的模樣,朱大昌仿佛抓到了天大的把柄,高聲喊道“仇小姐,這小子終于露餡了!我建議您立刻派人將他抓起來,別讓他跑了!”

  聽到這話,刀疤臉大漢、以及那十多名保鏢,都摩拳擦掌起來,只待仇煙媚一聲令下,就要將葉凡制伏。

  誰知下一刻,場內眾人的視線中,出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只見慈善晚宴總負責人賀倫,畢恭畢敬地走到葉凡跟前,深深鞠了一躬,用最謙卑的聲音說道:

  “葉少您好!柳總之前特地交代,您看中的拍品,絕對不能收錢,所有的費用都由柳總承擔!”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