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五百五十三章 說滅你滿門,就滅你滿門!
  葉凡話音剛落,身上竟綻放出一層熒光,飄飛到半空中。

  四肢舒展開來,時而振臂而飛,時而雙腿后蹬,模擬出鯤鵬的兩種截然不同的形態,似鳥非鳥、似魚非魚,汪洋恣肆,逍遙無比。

  與此同時,他身上的每一個毛孔全都張開,如同鯨吞海般,開始吸收著跟前赤宵尊者丹田中的浩瀚內勁。

  “啊啊啊!”

  突然,赤宵尊者發出一道慘叫,聲嘶力竭,撕心裂肺,像是在承受著什么莫大的痛楚。

  “臭小子,你到底對本座做了什么,快點停下,別再吸了!”

  “不然的話,本座必定要讓你永墮閻羅,死無葬身之地!”

  “聽到沒有!”

  然而,對于赤焰尊者的這番威脅,葉凡卻置若罔聞,視若無睹,依舊施展著《鯤鵬吞天訣》,瘋狂地吸收著赤宵尊者的內勁。

  之前,在與他正面對轟的時候,葉凡就已經察覺到,他偷偷向自己體內注入一股詭異的力量。

  不過,葉凡卻故意裝作不知情,誰知這家伙,竟然想要蠶食自己的內勁。

  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魏老所傳授的《鯤鵬吞天訣》,就算在修仙界中,也是最頂級的功法。

  所謂的化功大法與其相比,簡直就是小兒科的玩意兒,簡陋無比。

  這時,葉凡眼神一凜,仿佛化身為一只真正的鯤鵬,身上的氣息玄妙非凡,一字一頓道:

  “吾為鯤鵬,吞食天地,氣吞萬里,有我無敵!”

  ……

  “轟隆隆!”

  緊接著,赤宵尊者丹田中的內勁,像是受到了神秘的感召,瘋狂地被葉凡吸進體內。

  這時,赤宵尊者再也不復之前的囂張氣焰,竟破天荒地放下架子,哀求道:

  “小子,算是本座求你了,別再吸了!”

  “只要你肯住手,本座親自替你斬殺楊震坤!除此之外,你想要什么神兵法寶、靈丹妙藥,本座全都給你!”

  “啊啊啊……葉凡!葉兄弟!我喊你葉大爺行了吧!求你別再吞了!”

  到最后,赤宵尊者的語氣謙卑至極,像是一家喪家之犬在搖尾乞憐。

  見到這樣詭異的場景,遠處的楊震坤、以及所有洪義的強者,全都傻了,一臉懵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們的心目中,赤宵尊者可是隱世宗門中的絕世強者,在世俗間,鮮有人敵。

  楊震坤曾親眼見到過,赤宵尊者隨意一擊,就將一名黃境宗師斬殺。

  但此刻,在葉凡的面前,他卻連還手之力都沒有,只能苦苦求饒,試圖得到葉凡的施舍。

  然而對于他的求饒聲,葉凡卻始終無動于衷,神情冷峻,猶如高高在上的神祇,視萬物為芻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一刻鐘后,赤宵尊者的身上,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

  他原本生機強大的身軀,就像是一只泄了氣的皮球,干癟下來。

  眼神黯淡,瞳孔渙散,面如死灰,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精氣神,在頃刻間蒼老了十幾歲,連哀嚎都發布出來。

  他整個人的氣息,就像是微弱的燭火,只要風一大,就會徹底熄滅。

  另一邊,葉凡身上的氣息,卻節節暴漲,舉世無雙。

  自從在佘山巔的那座真龍宅,吸收華夏龍氣之后,葉凡的實力便停滯不前,但現在,吸收了赤宵尊者丹田中的內勁,量變引起質變,隱隱有突破瓶頸的征兆。

  用不了多久,估計就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

  這時,葉凡松開了手。

  “撲通!”

  下一刻,赤宵尊者頹然倒地。

  之前他還是至高無上的絕世強者,但現在,靠自己的力氣都站不穩。

  他的丹田中,空空如也。

  如果是普通的內勁枯竭,那么只需要重新修煉,很快就能將其蓄滿,恢復實力。

  但現在,赤宵尊者的丹田,就像是一個被砸破底的大缸。

  無論往里面灌多少水,都無濟于事,轉瞬間就會流光。

  就算葉凡不殺他,他也淪為一個廢人,再也無法施展任何神通法術。

  對于一個絕世強者而言,這樣的遭遇,甚至比殺了他還要殘忍!

  突然,葉凡轉過身,遙遙望向遠處癱軟在地的楊震坤、以及洪義眾人,隨后邁開了腳。

  “蹬!”

  “蹬!”

  “蹬!”

  他的腳步聲雖然不響,但在這一片寂靜中,卻顯得格外突兀,猶如戰鼓擂在眾人的胸膛,砰砰作響。

  即使隔著一定距離,但眾人依舊瑟瑟發抖,靈魂深處都為之戰栗。

  在他們的視線中,天地間萬事萬物,都為之消散,只剩下眼前那挺拔巍峨的身軀。

  這一刻,已經無法用“強者”來形容葉凡,他就像是一尊遠古的神明。

  手握日月、執掌生死、橫斷萬古、舉世無敵!

  ……

  不多時,葉凡就走到了楊震坤的面前,居高臨下,宛若俯視螻蟻,銳利如劍的目光有著撕裂蒼穹之威。

  這一刻,楊震坤臉色慘白,毫無血色,只覺得自己的心情像是坐上了過山車,從云端之上墜入萬丈深淵。

  本來楊震坤以為,只要赤宵尊者出手,便能在彈指間將葉凡滅殺!

  但他如何也想不到,局面竟然會發展成這樣。

  別說替自己的孫子報仇,就連他自己,都未必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一念及此,楊震坤的背心瞬間被冷汗浸濕,深呼一口氣,眸中流露出決絕之色,像是下了什么重要的決定。

  下一刻,他竟拋卻了所有的尊嚴,不顧自己洪義龍頭老大的身份,趴伏在地,向葉凡行五體投地禮,用謙卑至極的語氣說道:

  “葉……葉公子!是我楊震坤有眼無珠,不識泰山,得罪了您!還請您大發慈悲,放我一條生路!我愿意成為您的走狗,整個洪義,都供您驅使,您讓我往東,我不敢往西!”

  “汪汪汪!”

  “汪汪汪!”

  說著,楊震坤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學起了狗叫,就差長條尾巴、搖尾乞憐了。

  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他也是個梟雄,能屈能伸,深諳“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道理。

  周圍,那些洪義的精銳,一個個瞠目結舌,目瞪口呆,他們何曾見過楊震坤這樣的一面?

  見到這一幕,葉凡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譏諷的笑意。

  如果他是個硬骨頭,葉凡還會高看幾分,但現在,葉凡心中只有濃濃的鄙夷。

  “楊震坤,你還記得么?之前我讓楊晶晶給你帶句話,讓你洗干凈脖子等著!”

  此言一出,楊震坤身軀一震,隨后竟瘋狂地磕起頭來。

  “咚!”

  “咚!”

  “咚!”

  沉悶的聲音,不絕于耳,響徹全場。

  為了保命,他根本不敢偷懶,磕得勢大力沉,每一下都用盡全力。

  很快,他的額頭上就滲出殷紅的鮮血,鮮血順著臉頰滑落,在地上綻放出一朵朵妖冶的血蓮,觸目驚心。

  任誰也無法將這樣的楊震坤,與那個只手遮天、*的地下皇帝聯系起來。

  一邊磕頭,他還一邊求饒道:“葉公子……饒命啊!是我一時糊涂,還請您開恩,把我當成一個屁給放了吧!”

  “楊震坤,我相信今日之后,你再也不敢對我不敬!”

  聽到這話,楊震坤的心中微微松了口氣,只要葉凡愿意留他一條性命,憑他的手段,將來未必不能東山再起。

  “只不過——”

  突然,葉凡話鋒一轉,身上綻放出一股凝若實質的殺意,猶如殺神降世,聲若雷霆道:

  “我是個言而有信的人!說滅你滿門,就滅你滿門!一個活口,都不留!”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