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我沒興趣知道死人的名字!
  感受到那三道強悍凌厲的氣息,裴舞臉色一變,渾身繃緊,如臨大敵。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楊震坤特地請來三名武道宗師,在jing局外埋伏葉凡。

  一開始只是為了保險起見,沒想到現在真的派上用場了。

  在武道界中,廣為流傳著一句話——

  宗師之下,皆為螻蟻!

  唯有成為真正的宗師強者,才能溝通天地元氣,屹立于蕓蕓眾生之上。

  普通人終其一生,恐怕都見不到一名宗師強者!

  三名宗師聯手圍殺一人,這陣容可謂是豪華至極。

  幾個呼吸的工夫,那三名宗師就掠空而來,出現在葉凡的跟前。

  左邊一人身材高大魁梧,肌肉賁張,猶如銅澆鐵鑄,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簡直要將身上的武士服給撐裂開來。

  他的手中緊握住一柄長刀,刀身寬闊而渾厚,通體赤紅,給人一種重若萬均的感覺,須以驚人的力量駕馭,方能揮舞凌厲刀勢。

  右邊一人年約四旬,長相孔武有力,虎目獅鼻,龍眉入鬢,威嚴無比,仿佛一瞪眼,就能將人給嚇死。

  他的手上帶著兩個拳套,造型獨特,曲線流暢,明顯出自名家之手,外部還有利刃血槽,如果擊打在人的肉體上的話,動輒令人皮開肉綻,體無完膚。

  而中間之人,全身上下都籠罩在一件黑袍中,令人無法判斷他的長相、年紀、性別……

  不過,他的身上散發著一股陰冷無比的氣息,腳邊的地面凝結出一片薄冰,方圓十多米內的溫度仿佛降為冰點。

  三人甫一出現,就讓周遭的空氣都為之一滯,甚至令人產生一種錯覺,仿佛面前矗立著三座擎天巨柱,根本不可逾越。

  ……

  “呼……”

  裴舞見狀,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怠慢,深呼一口氣,調整到“作戰狀態”。

  身為東方神劍的戰士,裴舞接受了最嚴酷的格斗訓練,精通各種各樣的殺人手段。

  雖然她并非宗師強者,但單打獨斗的話,她有把握以重傷為代價,將眼前任何一人殺死。

  不過,一人獨自面對三名宗師強者,她就沒有任何勝算了。

  在這種危機關頭,呼叫援兵也不現實。

  這時,左手邊那個手持長刀的大漢,望著葉凡甕聲甕氣道:“小子,就是你,竟然讓坤爺如此重視,請我們三人聯手圍殺?哼……看上去不過如此!”

  “切!就是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娃娃,坤爺這簡直是在用高射炮打蚊子!”右邊那人不屑道。

  “桀桀桀……”

  突然,中間那個黑袍人發出一陣尖笑,聲音如同金屬摩擦般銳利:

  “小子,你能夠殺死楊霆,在年輕一代中也算是佼佼者,鮮有人敵!只可惜……你遇上了我們!說吧,你想怎么死?”

  聽到這話,葉凡面不改色,一言不發,反而邁開步子,繼續向前走。

  他的步伐不緊不慢,猶如閑庭漫步,那副輕描淡寫的樣子,仿佛根本沒將這三名武道宗師放在眼中。

  見到這一幕,三人先是一愣,隨后心中躥起了一股無名火,憤怒到無可復加。

  以三人的實力,無論走到哪兒,都會被奉為上賓,就連華海地下世界的霸主楊震坤,都對他們恭敬有加。

  他們又何曾受到這樣的輕視?

  黑袍人猛地向前踏了一步,寬大的黑袍無風自動,怒喝道:“臭小子,你竟敢無視我們,簡直找死!”

  “轟!”

  話音剛落,黑袍人體內迸發出一股凝若實質的滔天殺氣,鋪天蓋地向著葉凡壓來。

  與此同時,另外兩人也不甘示弱,霸道卓絕的氣勢透體而出。

  三股截然不同的強大氣場,疊加在一起,其中的威力遠遠超過常人的想象。

  方圓百米之內,肅殺一片,就連石縫里的小草,都被壓得低垂下來,像是在覲見至高無上的君王。

  即使尚且隔著一定距離,裴舞都覺得膽戰心驚,噤若寒蟬,甚至產生一種錯覺——

  仿佛化身為狂風暴雨中的一葉孤舟,飄搖不定,隨時都有被吞噬的可能!

  然而,葉凡依舊跟個沒事人似的,絲毫不受影響,繼續邁開步子向前走。

  “蹬!”

  “蹬!”

  “蹬!”

  他的腳步聲雖然不響,但在這寂靜的場內,卻顯得格外突兀。

  “咦?!”

  那幾名強者見狀,臉色微變,沒想到自己的威壓,竟未對葉凡造成任何影響。

  左邊那持刀大漢面色陰沉,眸子直勾勾地瞪著葉凡,厲聲道:“臭小子,你為何不怕?”

  “我,為何要怕?”

  葉凡反問道:“如果三只螞蟻擋在你的面前,你會害怕么?直接碾過去就是了!”

  這番話,平鋪直敘,毫無波瀾,就像是在闡述著什么天經地義的道理。

  但對面三人聞言,卻更加怒不可遏。

  他們萬萬沒想到,葉凡竟然將他們形容成“螞蟻”,多年來的驕傲和尊嚴,仿佛都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如果不殺葉凡,不足以泄心頭之恨。

  持刀大漢怒喝道:“死到臨頭,還敢嘴硬!小子,你知道我們是誰么?”

  “聒噪!”

  葉凡凜冽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掃過,隨后淡淡道:

  “我沒興趣知道死人的名字!”

  ……

  “轟!”

  此言一出,就像是一道九天驚雷,在場內眾人的耳畔炸裂開來。

  狂!

  狂的簡直沒邊了!

  任誰也無法想象,在被三名武道宗師包圍的情況下,葉凡竟然還敢口出狂言。

  “放肆!”

  “狂妄!”

  “大膽!”

  三人幾乎同時發出呵斥。

  “臭小子,既然你找死,那我們便成全你!”

  那持刀大漢說著,右腳猛地跺地,沙石飛濺,大地震顫。

  他借著這股反震之力,沖天而起,以力劈華山之勢,向著葉凡劈來。

  刀,乃百兵之膽!

  在十八般武器中,刀排名第一,以雄渾、豪邁、揮如猛虎的風格而馳名,正所謂殺氣騰幽朔,寒芒泣鬼神,舞余回紫袖,蕭颯滿蒼旻。

  在使用中,經常以劈砍動作為主,顯示出來的是一種猛烈和決絕,講究的就是以力破巧,不像劍、槍等武器往往變化多端以巧取勝。

  從某種角度而言,刀是比不上劍的,它沒有劍那種高雅神秘浪漫的氣質,也沒有劍的尊貴。

  劍有時候是一種華麗的裝飾,有時候是一種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甚至是一種權力和威嚴的象征。

  但刀不是!

  刀,是真正的殺器,單邊開刃,有進無退,向死而生。

  就像是一顆過河卒子,身后早已沒了退路,只能勇往直前,要么刺王殺駕,屠神證道,要么成為王者之路上的一具枯骨,無人問津。

  ……

  “刺啦!”

  長刀劃破長空,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真空隧道。

  如此招式,霸道絕倫,只有進攻、毫無防守,殺伐果斷到了極點。

  “嗤啦啦!”

  周遭的空間為之震蕩、碎裂,如同金屬摩擦的聲音響起,令人毛骨悚然、膽戰心驚。

  遠處,裴舞臉色大變,沒想到這刀客的實力竟如此恐怖。

  一刀斬出,所向披靡,仿佛就算前面是一座大山,也會被斬碎。

  即使隔著一定距離,她暴露在外的肌膚都一陣生疼,像是被利刃割裂開來。

  尋常武道宗師,根本無法領悟這樣強悍的殺招。

  裴舞雖然知道葉凡身手不凡,但這一刻,她還是緊張無比,為他捏了一把汗。

  然而身處刀芒之下,葉凡卻沒有任何閃躲的意思,負手而立,淡淡道:

  “米粒之光,也敢放光?螻蟻一般的東西,殺你,何須用手?一眼,足矣!”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