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四百十八章 目光生電!
  撕裂虛空,踏天而來,霸道卓絕!

  這樣的出場方式,實在是令人震驚萬分。

  那名黑袍老者出現后,盡管一言不發,但卻透露出一股雄霸天下的非凡氣勢。

  緊接著,他身后那道空間大門也隨之消散,

  孔飛宇身為孔家大少,地位尊崇無比,偌大的華東地區,根本沒有幾人能讓他行跪拜禮。

  然而此刻,他卻毫不猶豫地跪在黑袍老者身前,一臉恭敬的樣子,仿佛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他雖然是第一次見這位黑袍老者,但在孔家內,早就流傳著許多傳聞。

  這位厲老,全名叫做厲天行,出自于某個神秘的隱世宗門。

  數十年前,當時的孔家家主曾經遇險,敵對勢力花了巨資,請來了八名宗師高手聯手圍殺。

  千鈞一發之際,那名孔家家主利用玉佩,召來了厲天行。

  一分鐘!

  厲天行僅僅用了一分鐘,就將那八名宗師盡數斬殺,隨后飄然而去,神威如天!

  此后,孔家威名大振,再也沒有其他勢力敢挑釁他們。

  此刻,厲天行依舊漂浮在半空中,在皓月的照耀下,如神凌塵,超凡脫俗。

  他居高臨下地望著場內眾人,如同神祇在俯視蒼生,隨后發出一道冷哼。

  “哼!”

  一道難以言喻的威壓,以他的身體為圓心,朝著四周發散出去。

  下一刻,場內眾人只覺得有一座萬仞高山,從九天之上向自己的肩膀壓來,渾身骨骼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每一寸肌膚、每一塊骨骼都在承受著莫大的壓力。

  “撲通!”“撲通!”“撲通!”

  一時間,龍濤、岳鵬、蕭云蓉以及那上百名西裝大漢,盡數跪倒在地,而且是呈五體投地大禮,像是被無形的大手狠狠壓著,根本動彈不得,感受到一股深入骨髓的恐懼。

  地面上,唯一站著的人,唯有葉凡!

  ……

  “咦?”

  見到這一幕,厲天行眉毛一挑,顯然有些意外。

  就在這時,孔飛宇仿佛溺水之人見到了救命稻草,高聲道:“厲老,還請您出手,將這個臭小子千刀萬剮、碎尸萬段!”

  “哼……區區一個世俗界的小子,竟然要讓本座親自出手,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孔家竟然淪落到這個地步了!”厲天行倨傲道。

  如果是其他人敢這么譏諷孔家,孔飛宇恐怕早就翻臉了。

  但厲天行乃是孔家最大的靠山,更擁有著神仙般的神通手段,他就算說孔家是一坨狗屎,孔飛宇也不敢吭聲。

  “孔飛宇,你們孔家僅剩兩次請本座出手的機會,你要將這么寶貴的機會,浪費在這小子身上么?”厲天行問道。

  “厲老,我跟這個臭小子不死不休,唯有殺了他,才能泄我心頭之恨!”孔飛宇咬牙切齒地說道,五官扭曲在一起,滿是猙獰之色。

  “好!如你所愿!”

  厲天行的聲音波瀾不驚,卻讓氣氛變得壓抑起來。

  緊接著,他邁開步子,仿佛踩著無形的天梯,一步一步從半空中走到地面,先是掃了一眼那上百名斷手的西裝大漢,最終又將目光落到葉凡身上,呵斥道:

  “年輕人,以一敵百,能夠將孔家逼到這個份上,也算是有幾分本事!只可惜——你遇上了本座!不要做無畏的抵抗,乖乖束手就擒吧!”

  他的聲音中,蘊含著一種不容抗拒的威嚴,像是這世上的真理!

  “哦?”

  葉凡眉毛一挑,淡淡道:“自古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還沒打過,又怎知孰勝孰負?”

  在葉凡看來,這厲天行固然強悍無比,但絕對不可能是葉南天那個級別的天位強者。

  從他身上的氣息來推斷,充其量只是個玄境宗師,與自己在伯仲之間。

  “放肆!”

  厲天行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挑釁,一聲暴喝:

  “小子,寰宇之大,你才知幾何?天闕之高,你方踏幾重?本座的神威,又豈是你能夠想象的?既然你找死,那本座就成全你!”

  話音剛落,他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浩瀚無垠、深邃如海,就像是一條蟄伏的巨龍突然蘇醒。

  那霸道卓絕的氣勢彌漫開來,大氣磅礴,給人一種天傾地覆、山河崩碎的感覺,如果是普通武者,恐怕已經嚇得肝膽俱裂、跪伏在地。

  不遠處,孔飛宇、岳鵬等人,更是渾身戰栗不已,身上全都被冷汗浸濕,仿佛化身為狂風暴雨中的一葉孤舟,飄搖不定,隨時都有被吞噬的可能。

  然而,這只是開始罷了!

  當厲天行身上的氣勢提升到頂點后,他眼神一凜,眸中綻放出一陣璀璨奪目的光芒,仿佛能與日月爭輝,令人不敢直視。

  “噼里啪啦!”

  半空中,仿佛有電光火花在撕裂拉扯,其威勢絲毫不亞于雷劫劍。

  目光生電!

  傳聞在古代有一種招術叫做“目擊”,能夠將自己的畢生武道意志,凝聚在眸中,只消看人一眼,便能讓對手聞風喪膽,奪其心志。

  不過,葉凡又豈是膽怯之輩?

  “蹬!”

  迎著這滔天威壓,他猛地向前踏了一步,他的腰桿挺得筆直,如同一桿刺破青天的長槍。

  下一刻,丹田中的內勁瘋狂涌動,凝若實質的威壓向周圍蔓延而去。

  一人之威,猶如千軍萬馬奔騰似的,較之厲天行絲毫不遜。

  “轟隆隆!”

  厲天行的威壓,就像是生生不息的潮汐巨浪般,要將葉凡壓垮。

  然而,葉凡腳下生根,紋絲不動,仿佛化為了一尊海中的礁石,任你狂風暴雨,席卷八方,我自傲然屹立,巋然不動。

  風浪終究摧毀不了礁石,但礁石也未擊碎了海浪!

  這場無形的較量,兩人戰了個平分秋色、不分伯仲。

  片刻后,厲天行的臉上,破天荒出現一抹訝然之色,高聲問道:“小子,你是何人,出自何門何派?竟然能夠無視本座的目擊之威?!”

  “葉凡,北辰派門人!”葉凡傲然道。

  “北辰派?”

  厲天行眉毛一挑,顯然沒聽說過。

  但他也沒有太過在意,反而來來回回打量了葉凡一番,繼續道:

  “小子,能夠抵擋本座的威壓,縱觀整個華夏年輕一代,你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本座求賢若渴,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只要你拜入本座門下,那么你與孔家的恩怨,便能夠一筆勾銷!”

  此言一出,孔飛宇臉色大變,連忙出聲道:“厲老,難道您忘了當年與我們孔家的約定么?怎能輕易放過這個小子?”

  “聒噪!”

  厲天行望向孔飛宇,橫眉一掃,不滿地呵斥道:“本座行事,何須你來說教?憑你,也想命令本座?”

  “厲老,飛宇不敢!不敢!”

  孔飛宇連忙將腦袋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一顆心卻沉入谷底。

  在他看來,如果葉凡點頭答應的話,就成了厲天行的弟子,屆時他想要報復,難免會得罪厲天行,家族絕對不會允許的。

  這時,見葉凡始終沉默不語,厲天行望著葉凡,繼續說道:

  “年輕人,還猶豫什么?只要拜入本座門下,你就能學到隱世宗門的無上神通秘術,天材地寶、靈丹妙藥,唾手可得!以你的資質,不出三年,必將躋身華夏潛龍榜,屹立于千萬人之巔,令群雄俯首!”

  面對厲天行的誘惑,葉凡卻緩緩搖了搖頭,傲然道: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我葉凡已經有了師尊,若是中途拜入別人門下,那與認賊作父有何區別?更何況……憑你,還遠遠不夠資格當我的師尊!”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