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四百零五章 嚇得跪下!
  宴會廳內,葉凡一拳轟出,在外人看來平淡無奇,實則已經達到了大道至簡、返璞歸真的境界。

  身處威壓之下,楊烈甚至產生一種錯覺,仿佛這是盤古開天辟地的那一斧,天上地下,萬事萬物都不可擋。

  多年的戰斗經驗告訴他,應該立刻選擇撤退,暫避鋒芒,千萬不能和葉凡硬碰硬。

  然而現在,他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更何況如果躲避的話,孔飛宇那里可不好交代。

  一念及此,楊烈眼神一凜,凌厲無雙,爆發出一聲大喝:

  “呔!”

  緊接著,他丹田中所有內勁瘋狂涌出,像是將畢生武道意志都融入這一拳中,要將葉凡給擊殺!

  “彭!”

  半空中,兩拳相交,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響。

  在場內眾人的眼中,結果毫無懸念,肯定是葉凡被打飛出去。

  不少女性還扭過頭去,不敢看那恐怖血腥的場景。

  然而下一刻,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葉凡依舊站在原地,紋絲不動,保持著出拳的姿勢,嘴角微微上揚,掛著一抹神秘莫測的笑容。

  之前還不可一世的楊烈,眸中竟滿是恐慌之色。

  他只覺得右拳之上傳來了一股巨力,如同火山爆發般炸裂開來。

  隨后那股巨力去勢為止,挾帶著摧枯拉朽之勢,轟擊在他的身上。

  “嗖!”

  楊烈魁梧的身子,像是被炮彈擊中了一般,倒飛出十多米,直到砸在墻壁上才摔落在地。

  只見他的右拳已經徹底被廢,殷紅的鮮血如同噴泉一般噴涌而出,非但手上的筋脈全部斷絕,就連白骨也暴露在外,觸目驚心。

  ……

  不遠處,孔飛宇嘴角的笑容瞬間凝固,瞳孔猛的收縮,嘴巴張得老大,足可吞下自己的拳頭,臉上寫滿了驚恐,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要知道,孔家作為曾經的四大家族之一,多年來積攢的底蘊,遠非尋常暴發戶能比。

  而這楊烈的實力,自然也非同凡響,乃是一名九品武者!

  孔飛宇去年去大興安嶺打獵的時候,可是親眼看到楊烈僅用一拳,就打爆了熊瞎子的腦袋!

  然而現在,葉凡那輕描淡寫的一拳,卻硬生生將楊烈給廢了!

  這實在是超乎他的想象,簡直快要顛覆他的世界觀!

  “嘶!”

  遠處,那些圍觀的賓客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渾身巨震,如遭電擊。

  足足過了大半分鐘,眾人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下意識地后退幾步,不敢靠近葉凡這個煞星,生怕被波及。

  此刻,葉凡站在原地,傲然挺立,腰板挺直,就像是一桿刺破青天的長槍,銳利非凡。

  他神色如常,淡定無比,衣角甚至都沒有凌亂,仿佛只是做了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緊接著,葉凡轉過身子,目光如出鞘利劍般,遙遙望著孔飛宇,淡淡道:

  “孔飛宇,這就是你搬來的救兵?簡直可笑!哎……原來我還以為孔家有多么了不起,但現在看來,不過是浪得虛名罷了!”

  “你!!!”

  聽到葉凡的譏諷,孔飛宇氣得臉色煞白,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如果是其他人敢這么跟他說話,恐怕他早就怒火中燒,大動干戈。

  然而現在,他手下最強的保鏢,已經敗在了葉凡的手中。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孔飛宇知道,如果自己繼續放狠話惹惱了葉凡,說不定自己都會遭遇危險,得不償失。

  無奈之下,他只能強壓下洶涌的怒意,忍氣吞聲,但是眼神中卻綻放出陰翳的光芒,恨不得將葉凡給生吞活剝了。

  就在這時,摔倒在墻根的楊烈,突然爆發出一道聲嘶力竭的怒吼:“臭小子,你竟然敢廢了我的拳頭!你死定了!”

  此言一出,頓時吸引了葉凡的注意力。

  遙遙望去,只見他目眥欲裂,雙目赤紅,五官全部扭曲起來,看上去猙獰無比,如同地獄中爬出來的厲鬼。

  “蹬!蹬!蹬!”

  葉凡邁開步子,每一道腳步聲,都像驚雷般,在他的耳畔炸開。

  走到他身前之后,葉凡站定腳步,居高臨下地望著他,冷冷道:

  “哼……楊烈,你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連一拳都接不住,何來的勇氣敢這么挑釁我?現在只要我動動手指頭,就能輕而易舉廢掉你的丹田!”

  “你敢!”

  楊烈從嗓子里爆發出一道咆哮,咬牙道:“臭小子,我的大伯可是太極宗師——楊百川!你打傷我,我大伯絕對不會坐視不理,只要他一出手,分分鐘就能讓你灰飛煙滅!”

  ……

  太極宗師楊百川?!

  聽到這個名字,葉凡先是一愣,隨后嘴角一陣抽搐,一副想笑又強忍的模樣。

  前陣子,凌傲曾經帶他去參加過一個武學交流會。

  恰好楊百川晉入宗師境界,引來無數武林同仁道賀。

  不過對他那種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葉凡則嗤之以鼻,不屑一顧。

  后來,兩人發生了沖突,楊百川動用太極劍,鋒銳無比,結果卻敵不過葉凡的指甲,直接被吊起來打。

  最后,楊百川更是跪地求饒,俯首稱臣,被揍得沒有一丁點的脾氣。

  不過葉凡倒是沒想到,這楊烈竟然是楊百川的侄子,而且楊烈還將他視為救命稻草!

  另一邊,楊烈見葉凡沉默不語,還以為他害怕了,更加肆無忌憚地說道:

  “臭小子,如果你立刻自廢丹田,再斷四肢,說不定還能撿回一條小命!否則的話,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看到他這幅氣焰囂張的模樣,葉凡微微皺眉,沉聲道:

  “哼……楊百川就是你最大的倚仗?如果他見到你敢這么對我說話,恐怕會嚇得直接跪下吧!”

  葉凡的語氣波瀾不驚,就像是在闡述著什么天經地義的事實,仿佛根本不將太極宗師楊百川放在眼中。

  嚇得跪下?!

  聽到這番話,楊烈瞠目結舌,呆若木雞,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僅僅是他,周圍不少賓客,也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望著葉凡。

  雖然他們大部分都是商界中人,但也聽說過太極宗師楊百川的名號,那可是足以開宗立派的武道強者,尋常人想要見一面,千難萬難!

  “臭小子,你有種就繼續呆在這里別走,我這就給我大伯打電話!”楊烈咬牙切齒地說道。

  “好!既然你自己作死,那么我就成全你吧!你要是有能耐的話,不光楊百川,能叫來多少高手,我都奉陪到底!”

  葉凡淡淡道,隨后就負手而立,絲毫沒有逃跑的意思,強者風范十足。

  楊烈見狀,立刻用沒有受傷的左手,從兜里掏出手機,撥打了電話。

  “嘟……嘟……嘟……”

  很快,電話就被對方接通了。

  “喂……大伯啊,我是小烈!我現在在凱賓斯基酒店二樓的宴會廳,被一個歹人打廢了右臂,而且這家伙還說要廢了我的丹田!大伯,你快點來救我啊!”

  待到楊烈打完電話后,孔飛宇望向他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個死人。

  與此同時,岳鵬也悄悄手機,給洪義龍哥發了一條短信。

  在岳鵬看來,這大庭廣眾之下,畢竟人多口雜,就算楊百川過來收拾了葉凡,最多也只是將他打傷而已。

  而現在,岳鵬卻勾結洪義龍哥,在酒店外設下天羅地網,只待重傷后的葉凡一出現,就直接將他亂刀砍死,然后丟進黃浦江喂魚。

  不過,葉凡卻是忍俊不止,他倒是非常期待,不知楊百川趕來后見到自己的模樣,又會是怎樣的一副表情?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