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兩百五十八章 世間文字八萬個,唯有情字最傷人!
  嚴格說來,玄冥蛇體內的那種特殊液體,并不能算是毒液。

  雖然它會讓男性產生“陽亢”的癥狀,不過如果適度服用的話,對于某些“力不從心”的男人而言,乃是無上的至寶靈藥,能夠重振雄風,金槍不倒。

  但是,現在葉凡明顯攝入了太多的分量。

  之前因為他的蒼天霸體,才將藥性給壓住下來,然而此刻徹底爆發出來,刺激著他體內的每一個細胞。

  “啊啊啊……”

  葉凡發出了野獸般的嘶吼,身子越來越紅,越來越燙,殷紅的血液不斷從毛孔中滲出,然而沒過幾秒,就徹底沸騰汽化。

  “我好難受啊,幫幫我!幫幫我!”神志不清的葉凡,下意識地哼叫出聲。

  見到這一幕,南宮仙兒當真是焦急如焚。

  照這個趨勢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葉凡就會承受不了藥性,徹底爆體而亡。

  其實她完全沒有幫助葉凡的義務,大可以一走了之。

  反正已經逃出生天,她也如愿以償地得到了六道蓮花,葉凡對她而言,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

  然而看著葉凡承受痛楚,她的心中也隱隱一痛,仿佛感同身受似的,恨不得替他受罪!

  要知道,這對一向心狠手辣、做什么事只為自己考慮的南宮仙兒而言,簡直是前所未有!

  下一刻,南宮仙兒走到葉凡的身邊,雙手搭在他的紅燙的背脊上,試圖用自己的內勁,替他壓制傷勢。

  然而,感受到她纖纖玉手上的滑膩冰冷,仿佛讓葉凡體內的火焰,有了宣泄的地方。

  葉凡如同野獸一般,憑借本能將南宮仙兒摟在懷中。

  那件破破爛爛的黑袍,似乎讓葉凡感到不舒服,他猛地一用力,只聽“刺啦”一聲,本就千瘡百孔的黑袍,終于被扯掉。

  一時間,兩人竟坦誠相對。

  南宮仙兒的嬌軀,對于葉凡而言,就像是能夠降溫的冰塊。

  然而另一邊,第一次跟異性男子這般肌膚相親,卻讓南宮仙兒又羞又怒,偏偏葉凡身上的炙熱陽剛氣息,從四面八方將她包圍,令她的身子都一陣酥軟,仿佛化為了一汪春水。

  然而,沒過多久,葉凡依舊沒有好轉的樣子。

  僅僅是擁抱,并不能緩解他體內的陽亢之毒。

  他的身軀突然抽搐起來,已經到了非常危險的地步,如果得不到緩解的話,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命喪黃泉!

  ……

  見到這一幕,南宮仙兒的臉上,浮現出非常復雜的神情。

  她知道想要緩解這陽亢之毒,唯有兩種方式。

  其一,用玄冥蛇的血液來制成血清。然而現在玄冥蛇的尸體,正處于黑水潭中。如今通道坍塌,想要在短時間內,從瀑布這兒趕回黑水潭,幾乎是天方夜譚。

  其二,便是通過男女交合的方式。

  此刻,南宮仙兒凝視著葉凡,看他因為承受痛楚五官扭曲起來,腦海中又突然想起自己師傅曾告誡過的話:

  “仙兒啊,你要記住,這天底下的男子,全都是負心漢、薄情郎,別說什么海誓山盟、天長地久,不過是信口胡謅!

  你為他付出真心真意,到頭來卻換得冷言冷語,你在家做牛做馬,他在外花天酒天,別的狐媚子一個媚眼,就能將他的魂兒給勾去!

  所以仙兒啊……若你遇上了鐘情的男子,千萬記得別為他掏心掏肺,越是容易得來的,便越是不會珍惜!你先待他好些,隨后再冷著他,任他如何討好,都不予理會!這天下最好的,永遠都是得不到的!”

  當時的南宮仙兒還不懂,便問師傅,若是一生都讓他得不到,難道就是贏了么?

  聽到她的問話,師傅卻又幽怨道:“你若贏了他,便要將自己一生輸與他!你若是輸了,心中又有不甘,怕是也會一生惦記著他。”

  但這么一來,南宮仙兒卻更加糊涂了,不由繼續追問道:“師傅,那照這么說,不管如何……咱們女子豈不是必輸無疑?”

  “沒錯!男女之事,又豈有勝負對錯之說?當你生出贏他念頭的那一刻起,便已經輸了!仙兒,你天生媚骨,修煉本門功法最合適不過,本該一日千里,成為獨領風騷百年的人物!

  不過,你卻命犯紅鸞煞,就算擁有魅惑眾生的絕世容顏,身負橫壓一世的武道實力,最終恐怕還是要輸給一個男子!哎……世間文字八萬個,唯有情字最傷人!”

  ……

  曾經,對于師傅的那番告誡,南宮仙兒似懂非懂。

  她所追求的,是重振合歡派,成為魔門之主,殺盡那些冠冕堂皇、道貌岸然的正道中人,尤其是瑤池派那群賤人!

  天地之間的男子,沒一個能入得了她的法眼,她更是不相信,自己會敗在一個男子手中!

  行走江湖之時,南宮仙兒一直穿著黑袍,遮掩這絕世容顏,世人只會敬她、畏她,卻不會愛她、戀她。

  然而現在,她卻不忍眼睜睜看著葉凡爆體而亡。

  師傅當初說的話,竟一語成讖。

  自己……終究是要敗在一個“呆子”的手中。

  “世間文字八萬個,唯有情字最傷人!”

  這句話,時不時在她的耳畔縈繞。

  但縱使將來葉凡成了負心漢、薄情郎,在這一刻,她卻無怨無悔。

  南宮仙兒低頭望著葉凡的五官,像是要將他的模樣,深深地印刻在自己的腦海中。

  論長相,葉凡算不上美男子,卻非常難看,眉宇之中透露出一股英武之氣。

  她又突然想到,在地宮之中,葉凡這“呆子”不顧玄冥蛇的威脅,舍命救她。

  爾后,若非葉凡發覺了黑水潭的玄機,恐怕他們現在也只能困于地宮內,在饑渴中絕望等死。

  “哎……”

  突然,南宮仙兒幽幽地嘆了口氣,眼神一凜,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決定似的,自言自語道:

  “呆子,你救了我兩次,你是這世上,除了師傅之外唯一對我好的人,你也是我第一個愛上的男子,就算是將性命還你,也是理所當然!今日,就算是便宜你了!”

  說到最后,她咬緊貝齒,顫抖地伸出蓮藕般的玉臂,將葉凡滾燙的身軀推倒,然后自己坐了上去,柳眉微蹙,忍著痛楚口中念念有詞道: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隨著這玄而又玄的口訣,南宮仙兒竟主動與葉凡陰陽和合起來。

  南宮仙兒乃是合歡派傳人,修煉的乃是無上媚術,根據合歡派的無上功法,能夠通過男女雙xiu的方式,采陽補陰,來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

  然而現在,南宮仙兒根本沒有吸取葉凡體內的陽氣,反而將自己的元陰,注入葉凡的體內,替他緩解著體內的陽亢之毒。

  如此一來,她的實力反而會跌境,堪稱損己利人的虧本買賣。

  “轟!”

  一時間,一股沛然莫之能御的力量,如同長江決堤般洶涌,沖擊著南宮仙兒的嬌軀,而她丹田中的內勁,也同樣涌入葉凡的體內,達到了一種非常玄妙、和諧的境地。

  而神志模糊的葉凡,只覺得自己被一種無與倫比的溫暖所包圍,全身骨骼一陣酥麻,丹田中的內勁真元,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正瘋狂地暴漲,實力節節攀升、突飛猛進。

  煉氣六重、連起七重、煉氣八重……

  在這一片旖旎之中,他接連破境,身上的陽亢之毒也得到了緩解,原本赤紅的肌膚,也漸漸恢復成原本的模樣,甚至還散發出熠熠的光華,宛若黃金澆筑的一般。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