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口出狂言!
  俞子鴻?!

  聽到葉凡的聲音,衛宏先是一愣,隨后像是聽到什么天大笑話似的,發出一陣肆無忌憚的大笑:

  “啊哈哈哈……臭小子,你想要吹牛,也不知道吹的像一點!這次晚宴的邀請函,全都是以俞家的名義發出的,俞少個人根本沒有參與其中!

  更何況,像你這樣的屌絲,又怎么可能認識俞少呢?依我看,你估計不知從哪兒聽聞俞少的名諱,所以故意說出來唬人的吧!”

  場內一眾賓客聞言,紛紛點頭。

  他們所收到的邀請函,也全都是以俞家的名義發出的。

  雖然這場晚宴的舉辦者,的確是俞子鴻,不過俞子鴻代表的可是紹興俞家,他們也都是沖著俞家的名頭來的。

  就算俞子鴻要邀請自己的朋友參加晚宴,也不可能不發邀請函。

  一時間,在眾人的心中,已經將葉凡與騙子劃上了等號。

  “臭小子,既然你拿不出邀請函,就快點給我滾出去吧!跟你這種賤民呆在同一屋檐下,就連周圍的空氣,都要被你玷污了!”

  說著,衛宏伸手在面前扇了扇,一臉嫌惡的樣子,仿佛葉凡身上有什么瘟疫病毒似的。

  葉凡見狀,眼睛半咪起來,冷冷道:“我是俞家請來的客人,要趕我走,也只有俞家的人才行!你又算是哪根蔥,皇帝不急太監急!”

  在短時間內,接連兩次被罵做“太監”,衛宏怒不可遏,指著葉凡的鼻子破口大罵道:“臭小子,死到臨頭,還敢嘴硬!你這是不把我們衛家放在眼里?”

  “衛家?沒聽說過!”

  葉凡淡淡道,語氣中滿是不屑之意,爾后又補充了一句:“我就是不把你們衛家放在眼里,你又能怎么樣?”

  ……

  這句話,像是一塊巨石砸入水面般,在場內激起千層浪。

  周圍許多人的臉色紛紛大變,瞳孔猛地收縮,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葉凡。

  要知道,衛家雖然比不上江南四大家族,但是在蘇杭市內,也算是赫赫有名的望族,傳承了好幾代人,與楊軒所在的楊家實力相當,不容小覷。

  對于普通人而言,更是只能仰視、難以企及的存在。

  許多一夜暴富的新貴,也許論資產,遠遠勝過衛家,不過論關系網、人脈網,卻遠遠不如這樣傳承好幾代的大家族。

  衛家的勢力,已經扎根于蘇杭的方方面面,影響力之大,更是超乎常人想象。

  但現在,葉凡卻完全不將衛家放在眼中,而且他語氣中的淡然,仿佛這是什么理所應當的事情。

  一時間,場內所有的賓客,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狂!

  太狂了!

  簡直狂的沒邊了!

  在他們看來,葉凡敢這么挑釁脾氣火爆的衛宏,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

  “哪來的臭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敢當著衛少的面口出狂言,大放厥詞!”

  “真是可笑!這小子還真是個裝逼犯,牛皮吹破天!還說什么俞少親自邀請的他,就憑他,給俞少提鞋的份兒都沒有!”

  “呵呵……這下子有好戲看了,你們說按衛少的脾氣,這次會打斷這小子幾根肋骨?”有人調侃道。

  ……

  這時,之前去了衛生間的宋婉清和孫麗麗,也已經回來了。

  宋婉清看到場內發生的騷亂,并不知道一切都是楊軒搞的鬼,反而將他當成了救命稻草。

  她快步走到楊軒身邊,用懇求的語氣說道:“楊少,你跟那位衛少認識么?能不能幫幫忙,出面化干戈為玉帛!”

  見宋婉清竟然為葉凡求情,楊軒心中醋意大生,巴不得葉凡快點被打死。

  但下一刻,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轉,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臉上浮現出虛偽的笑容,對著宋婉清說道:“婉清,不是我不想當和事佬,但衛宏他的火爆脾氣,一旦發作,十頭牛都拉不回來!不過嘛……”

  突然,楊軒故意拉長了語氣,色瞇瞇地在宋婉清身上打量起來,說道:

  “既然婉清你難得求我一次,我當然不會拒絕!這樣吧……我去向衛宏求情,不過事成之后,這個周末你要陪我去泡溫泉度假!”

  此言一出,宋婉清頓時臉色大變,她萬萬沒想到,楊軒竟然趁火打劫,提出這種過分的要求。

  宋婉清雖然沒談過戀愛,但也清楚一旦自己跟他去了,將會遭遇什么可怕的事情!

  一時間,宋婉清臉色煞白,沒有一絲血色,額頭沁出了一層細膩的汗珠。

  楊軒見狀,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說道:“婉清,你快點做出決定吧?衛宏的性子我了解,跟個火藥桶似的,一點就炸,再晚了就來不及了!”

  此刻,他雖然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樂開了花。

  之前,他慫恿衛宏過去挑釁葉凡。

  沒想到三言兩語之下,葉凡徹底激怒了衛宏,兩人之間變成了水火不容、不死不休的局面。

  對楊軒而言,要么輕松抱得美人歸,要么親眼看著衛宏將葉凡這個情敵打殘!

  無論哪一種情形,他都是最大的贏家。

  ……

  另一邊,宋婉清沉吟了片刻,最終眸中閃過一抹決絕之色,咬著銀牙說道:“楊少,恕我不能答應你的要求!”

  “哦?”

  楊軒聞言,微微有些意外,挑眉道:“這么說,你是準備不管葉凡那小子的死活了?”

  聽了這話,宋婉清眸中閃爍著異樣的神采,遙遙望向葉凡,卻沒有回答楊軒的問題。

  在此之前,她可是見識過葉凡的恐怖實力。

  再加上在MUSE酒吧內,東爺對葉凡那種謙卑到極點的態度,都讓宋婉清能隱隱感覺到,葉凡的身份,絕對沒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

  她甚至懷疑,葉凡就是葉宗師,就是這場晚宴最重要的貴賓!

  若真如此,葉凡的那番狂言,就完全解釋的通了。

  就在她思忖的時候,場內又發生了一番騷動。

  衛宏咬牙切齒地望著葉凡,目露兇光,表情狠厲,獰笑道:

  “臭小子,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如果你現在立刻跪地求饒,喊我三聲爺爺,再從我的胯下鉆過去,我就饒你一條狗命!否則的話,休怪我手下無情!”

  “別廢話了!”

  葉凡冷冷道:“衛宏,你不就是想找打么?不怕死的盡管過來,我保證把你打得連爹媽都不認識!”

  “狂妄!”

  衛宏雙目赤紅,一聲大吼,隨后便掄起拳頭,挾帶著摧枯拉朽之勢,向著葉凡的面門攻去。

  “轟!”

  這一拳,勢大力沉,出手極為狠辣!

  若是被打中的話,恐怕會當場歇菜!

  衛宏生性耍狠好斗,平日里也學過些拳腳功夫,論打架,三四個混混都近不了他的身!

  在他看來,葉凡不過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臭小子,絕對接不下這一拳。

  然而,面對攻向自己的拳頭,葉凡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他甚至都沒有動用丹田中的內勁,僅僅憑著霸體的力量,悍然伸出右手,五指成爪,像是五根鐵釘般,狠狠釘在衛宏的手腕處。

  “啊啊啊……痛痛痛!臭小子,你快點撒手!”

  衛宏只覺得自己的手腕,被鐵鉗夾住一般,強烈的痛楚讓他的五官都扭曲在一起,猙獰無比。

  “哼……想我撒手?也行!”

  葉凡說著,身上突然透露出一股銳不可擋的氣勢,猛地反手一扭。

  “咔擦!”

  下一刻,一道清脆的骨骼碎裂聲傳來,在寂靜的宴會廳內顯得格外明顯。

  衛宏的右手手腕,竟然就被他這么折斷了!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