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2010章 一死,一傷,一廢!
  葉凡的聲音中,透露出霸道卓絕、舉世無敵的氣魄。

  冥冥之中,無相劍內似乎有一股無形的意志,與他產生了共鳴。

  “轟!”

  下一刻,無相劍的劍尖,激射出一道光柱,沖天而起。

  風云變色,日月倒懸,乾坤逆轉,天地震動!

  這道劍意激蕩開來,就像是劍之始祖,劍之君王,足以號令天下萬劍,令其臣服!

  “鏘!鏘!鏘!”

  葬龍谷內,傳來了一陣高亢的劍鳴聲,震天動地,向著四面八方蔓延。

  無相劍曾經是云海仙尊的配兵,陪著云海仙尊經歷過無數次戰役,也承載了仙尊的氣息。

  如今,葉凡繼承了云海仙尊的意志,準備施展出云海仙門的最終禁招,自然引動了無相劍中潛藏的力量。

  “咚!”

  突然,葉凡猛地向前踏了一步,有種踏穿萬里山岳、震動九州大地的感覺,整個葬龍谷一陣震動,山川搖晃,仿佛隨時就要塌陷。

  天策府主、刀狂、無量劍君三人,身形暴退,喉頭一陣滾動,差點吐出血來。

  但葉凡得勢不饒人,再度向前踏了九步,一步比一步威猛,一步比一步剛強。

  “噗嗤!”

  “噗嗤!”

  “噗嗤!”

  那三大強者再也忍不住,接連吐血,染紅了衣衫,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任誰也想不到,葉凡的招式還沒施展出來,就有如此神威,若完全施展出來,那還得了?

  “咚!”

  當踏到第九步的時候,葉凡只覺得自己仿佛加持了天神般偉岸的力量,但與此同時,身軀也承載著莫大的壓力。

  當初,青冥真仙特地關照過他,不渡過天劫,千萬不能隨意動用這禁招,否則會有性命危險。

  當初在萬狼堡,為了對付沐浴血月光輝的魔狼王,葉凡曾強行動用這一招,肉身差點崩碎。

  之后他的丹田更是枯竭,休養了許久才緩過來。

  如今,葉凡的實力有所提升,但強行動用這禁招,依舊有些勉強。

  不過在這樣的絕境之下,他沒有更好的選擇。

  如果用普通的招式,只會被這三大強者慢慢磨死,更何況旁邊還有那么多的強者在虎視眈眈。

  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去尋求最后一絲的生機!

  “轟!”

  倏地,葉凡的體內爆發出一股壓垮青天、橫掃萬物的氣息。

  葬龍谷內的所有修士,全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精神沖擊,自己仿佛化身為渺小的螻蟻。

  “如——是——我——斬!”

  葉凡用盡全力發出咆哮,吼動九天,震動日月。

  這一劍中,蘊含了他畢生的功力,人劍合一。

  “錚!”

  高亢的劍鳴聲響徹天地,一道難以言喻的光華,如同銀河倒灌,劃破長空。

  “嗤!嗤!嗤!”

  空間撕裂之聲,不絕于耳,整個葬龍谷似乎都要被湮滅似的。

  那凌天劍意,仿佛不屬于凡塵之間,而是當之無愧的仙劍之術。

  一劍出,蒼生滅!

  在這一劍之下,天底下仿佛沒有斬不盡的因果,沒有斬不滅的罪孽,就連九天之上的神佛、九幽之下的冥王,都為之戰栗。

  “嘶!”

  場內所有上古九宗的長老們,全都倒吸冷氣,渾身巨震,如遭電擊,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驚訝到無可復加。

  他們本以為傾巢出動,圍殺葉凡,已經是綽綽有余,殺雞用牛刀!

  但現在,孰勝孰負,還是個未知數!

  突然,無量劍君步罡踏斗,一邊揮舞寒光劍,一邊念念有詞:

  “世間劍道,惟道獨尊!九天玄罡,覆映吾身!”

  話音剛落,寒光劍中激蕩出千百道劍氣,化為劍罡,覆蓋住無量劍君的身軀,就像是為他披上一層天神的戰甲。

  這九天玄罡,乃是劍罡的一眾,無堅不摧,足以開天裂地。

  但現在,無量劍君召喚出九天玄罡,并不是為了進攻,而是為了自保。

  他不敢用肉身去硬撼葉凡的神通,所以才有這樣的動作。

  旁邊的天策府主,渾身都包裹在重甲之下,還不是太過畏懼。

  因為這身重甲,也大有來頭,是上古時代傳下來的至寶,萬載以來,經歷過無數次鏖戰,歷久彌新,從未被擊破。

  而刀狂雖然緊張,但血刀門的招式,只追求最極致的殺戮,根本沒有任何防御,面對葉凡即將施展出的驚世神通,他只能靠手中的泣神刀來對抗。

  ……

  “轟隆隆!”

  終于,無相劍中的磅礴劍氣,完全激蕩開來。

  葉凡只覺得自己體內81個小丹田的內勁,完全被抽干,融入這一劍中。

  與此同時,他的肉身也在承受著莫大的壓力。

  “噼里啪啦!嘎拉拉……”

  渾身上下,傳來了一連竄鞭炮炸裂的聲音,每一塊骨骼、每一寸血肉。每一個細胞上,都承載著巨大的壓力,額頭青筋凸起,渾身肌肉繃緊,仿佛隨時都要崩碎開來。

  若非身負蒼天霸體,換一個化神期的修士,早就爆體而亡了。

  但另一方面,他身上的氣息又永無止境地暴漲,達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甚至狠狠蓋過在場所有的強者。

  如同塵世間唯一的真神,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奮起一劍斬不周,碎盡乾坤不罷休!

  終于,葉凡蓄勢完畢,雖然這是生死一線的廝殺鏖戰,但他似乎達到了一種“空靈”、“超脫”的狀態。

  望著遠處三位宗主級強者,他的心達到了古井無波的境地。

  似乎再無什么事物,都夠讓他的心產生漣漪,猶如至高無上的神祇,俯視螻蟻,視萬物為芻狗。

  “嗤啦!”

  倏地,一道裂帛碎裂的聲音,突兀響起,徑直落到所有人的神識之中。

  無形之中,像是有什么東西被斬斷。

  葬龍谷的天空之上。

  百里云海,為之破碎!

  千里穹頂,為之割裂!

  “唰!”

  一道難以言喻的光華,如同九天落下的銀河,碎裂虛空,將蒼天都給劈成兩半,劍氣縱橫不知多少里!

  天,裂了!

  如是我斬,足以斬盡世間的一切,就連蒼天也不例外。

  望著這驚世駭俗的一幕,場內上百名真仙瞠目結舌,呆若木雞,只覺得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轟隆!”

  下一刻,這禁招如是我斬,從九天之上墜下,就像是一條張牙舞爪的怒龍,承載著無窮劍氣的意志,向著前方的三位強者激蕩而去。

  寒芒閃爍,劍光洗練,遮天蔽日!

  “不好!快逃!”

  三位強者再也不敢有任何的托大,就像是喪家之犬狼狽逃竄。

  “歘!”

  一個呼吸過后,刀狂暴退的身形為之一滯,突兀地停頓在半空中,而他的脖頸上,也出現了一道紅線,觸目驚心。

  “噗嗤!”

  緊接著,那道紅線中,殷紅的鮮血洶涌而出,猶如長江決堤,瞬間染紅了刀狂的身體。

  爾后,他那顆碩大的人頭,“撲通”一聲墜落在地。

  遙遙望去,刀狂原本桀驁無比的臉龐上,滿是難以掩飾的驚懼之色,眼珠子簡直快要從眼眶中彈出來,直到這一刻,都沒搞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死不瞑目!

  然而,如是我斬的鋒芒,并未因此而停歇。

  長達千丈的劍芒,刮到了天策府主的半邊身軀。

  “啊啊啊!”

  天策府主發出一道聲嘶力竭的慘叫,身上的重甲寸寸崩碎,化為齏粉,碎了個稀巴爛。

  而在重甲之下,天策府主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肌肉、經脈、血液……全部在瞬間被劍氣寂滅,只剩下一具嶙峋的骨架。

  遙遙望去,就像是一具骷髏骨架,格外詭異。

  如是我斬中的寂滅劍意,幾乎剝奪了他的所有生命力。

  雖然天策府主還在咬牙堅持,但也是勉強不死而已,半只腳已經踏入了鬼門關,就算僥幸撿回性命,也徹底失去了戰斗力。

  以天策府主這種凄慘的狀態,虛弱的就像是個普通人,甚至不用葉凡出手,隨便來個元嬰修士,就能終結他的生命。

  無量劍君是三人中速度最快的,僥幸躲過了如是我斬的轟殺。

  然而,無量劍君的臉上,沒有絲毫劫后余生的喜悅,額頭上沁出豆大的汗珠,臉色慘白如紙,身軀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

  ……

  “蹬!蹬!蹬!”

  葉凡手持無相劍,朝無量劍君走去,腳步聲雖然不響,在一片寂靜中卻顯得格外刺耳。

  很快,葉凡就走到了無量劍君的跟前,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眼神中透露出騰騰殺氣。

  無量劍君身軀一顫,雙目赤紅,咬牙道:“小子,你……你真的要趕盡殺絕?就算你用大神通殺了刀狂、重傷天策府主,但剛才那一招恐怕掏空了你所有的內勁!接下來,你又當如何?不如就此罷手,咱們還可以商量!”

  “哼!”

  聽到這話,葉凡一聲冷笑,傲然道:“殺人者,人恒殺之!從你們埋伏我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我們之間,不死不休!如果現在換我來求饒,你們也絕不會手下留情!你現在說出這種話,當我是三歲小孩么?”

  說著,葉凡身上綻放出滔天殺意,鋪天蓋地向無量劍君壓去。

  一時間,無量劍君渾身巨震,像是被什么恐怖兇獸盯住,一股涼意從腳底心涌上天靈蓋,仿佛要將他的身軀凍結。

  “吼吼吼!”

  下一刻,無量劍君的喉嚨深處,爆發出一道怒獅般的咆哮,眸中滿是決絕之色怒喝道:

  “臭小子,本君跟你拼了!”

  無量劍君手持寒光劍,帶著同歸于盡、玉石俱焚的氣魄,狠狠刺向葉凡。

  “垂死掙扎,螻蟻一般!”

  葉凡手腕一抖,無相劍化為一道飛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無量劍君的小腹轟擊而去。

  猝不及防,無量劍君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覺得一股洪荒巨力貫穿小腹、撕裂丹田。

  巨力去勢為止,竟硬生生拖著他的身軀,狠狠地釘在了大地之上。

  “歘!”

  殷紅色的鮮血,順著無相劍的劍刃,一滴一滴灑在大地上。

  而無量劍君則面如死灰,眼神黯淡,全身的力氣都像是被掏空,原本緊握著寒光劍的右手,也無力地松開。

  “哐當!”

  寒光劍掉落在地。

  無量劍君眸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緩緩低下頭,望著插在自己小腹處的那柄無相劍,嘴唇翕動,像是要說些什么,但喉嚨只能發出一些暗啞的嘶吼聲。

  小腹丹田,乃是修士的力量源泉!

  一旦被毀,就算不至于死去,但一身功力卻完全廢掉。

  哪怕是無量劍君這樣的巔峰強者,也不例外。

  更何況,這一劍中蘊含著萬年前云海仙尊的意志,不給他任何機會。

  刀狂、天策府主、無量劍君!

  這三人,乃是上古九宗中,最擅長近戰的高手。

  現在,葉凡殺一人,傷一人,廢一人!

  一死,一傷,一廢!

  ……

  萬眾矚目之下,葉凡站在原地,傲然挺立。

  哪怕被如是我斬掏空了幾乎所有的內勁,他依舊展現出絕世風姿,猶如不敗戰神。

  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

  豪氣凌云,似撼天獅子下云端!

  筋骨雷動,如撼地蒼龍臨座上!

  葉凡銳利的目光環顧全場,從剩下的強者臉上一一掃過,高聲道:

  “還有誰,要過來送死?”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