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2002章 葉凡來了!
  大羅派掌門柳煙聞言,點了點頭,隨意擺了擺手。

  “唰唰唰唰唰!”

  五道虹光頓時浮現。

  下一刻,處刑臺上,多了五只極度恐怖的兇獸。

  魔血狂獅!

  黃金蠻牛!

  鐵背黑熊!

  赤炎龍駒!

  銀鱗神豹!

  這五大兇獸都是天階中品,實力堪比渡劫期的強者,而且各有不同的本事。

  魔血狂獅,乃是上古神獸“無畏獅子”的后代,一旦戰斗起來,體內的血液會沸騰,戰斗力飆升,恐怖至極。

  黃金蠻牛,通體呈金黃色,種族秘技為蠻牛吼,足以震動萬里。

  鐵背黑熊,體形巨大,力大無窮,脊背上生有一層厚厚的鐵甲,固若金湯,防御力強悍無比。

  赤炎龍駒,擁有上古“赤炎神龍”的血脈,攜帶龍威,堪稱最頂尖的坐騎,日行萬里。

  銀鱗神豹,通體雪白,矯健如龍,表面的鱗片是天然的護甲。

  這五大兇獸,雖然算不上荒墟中最恐怖的兇獸,但算是上乘。

  像那些天階上品的兇獸,堪比渡劫七重的修士,很難被人類馴服。

  而現在,這些宗主要用五大兇獸,來行車裂之刑!

  所謂的車裂,其實類似于九州國古代的五馬分尸。

  只不過,五馬,由這五大兇獸來代替。

  這是一種非常殘忍的處刑方法,唯有在對付死敵時,才會使用。

  傳聞使用了車裂之刑,受刑人死后,將會墜入萬劫不復的地獄,靈魂永世不得超生。

  而現在,云海仙門最驚才絕艷的道子韓瀟,就要被處以車裂之刑!

  如此天驕,就這么隕落,實在令人扼腕嘆息!

  只不過……在場八位宗主的眸中,滿是興奮和殘忍之色。

  他們不敢殺出外界、與整個云海仙門為敵,只能躲在荒墟之中,獵殺云海仙門的弟子。

  而道子韓瀟的身份,毋庸置疑。

  若是殺了他,就等于殺了云海仙門的宗主接班人!

  一時間,濃郁的殺機,在場內彌漫開來,

  天策府主望了一眼高空中的明月,已經過了午夜十二點。

  “看來,那個葉凡不會來了!無需再等,直接送道子上路了!”

  說著,天策府主拿出幾根特制的繩索,捆住韓瀟的兩只手腕、兩只腳踝、還有脖頸,繩索的另一頭則纏繞在那五只兇獸的身上。

  如今,雖然這五只兇獸依舊站在原地,但待會只要柳煙催動法術,他們就會暴亂,向著不同的方向瘋狂奔跑。

  哪怕韓瀟身負仙武圣體,肉身強悍無比堪比神兵,但在這種恐怖的涙之下,他將會承受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然后肉身被硬生生涙開來,瞬間暴斃,慘不忍睹。

  至于他的元神,也不可能逃脫,直接會被輪回殿主收下。

  突然,無量劍君開口道:“這小子,畢竟是云海仙門的道子,就這么直接殺了他,未免有些太便宜了!”

  “哦?那當如何?”天策府主問道。

  “在他死前,讓他給咱們八個宗門,都磕幾個響頭吧!”無量劍君說道。

  “哈哈……這個建議不錯!”輪回殿主立刻附和。

  “云海仙門的道子,想必是驕傲無比,能讓他俯首稱臣,自然是極好的!”大羅派掌門柳煙點了點頭。

  “阿彌陀佛!對付這種魔頭,不需要講什么慈悲,必須用雷霆手段鎮壓!”般若寺方丈的眸中也滿是殺氣。

  聽到諸位宗主的話,韓瀟雙目赤紅,高傲的昂起腦袋,咬牙道:

  “哼!你們倒是想得美!讓我給你們跪下磕頭,你們,配么?!”

  ……

  韓瀟雖然身陷囹圄,但并沒有墮了云海仙門的威風,依舊驕傲無比,寧死不屈。

  “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天策府主雙眸如電,殺意沸騰,猛地向前方轟出鐵拳,狠狠砸在韓瀟的肚腹上。

  “砰!!”

  巨響傳來,韓瀟的肋骨應聲斷裂,身軀巨震,原本洞穿身軀的鎖鏈,深深潛入肌肉和骨骼之中,殷紅鮮血噴薄而出。

  渡劫七重真仙的全力一擊,那是何等的恐怖?

  這一擊,如果換一個人,早就被打成齏粉。

  現在,韓瀟也受了重傷,痛不欲生,但他還是倔強的昂著頭,咬著牙,連一道窒息都沒有發出。

  這,是他最后的倔強!

  然而他的堅持,卻觸怒了天策府主。

  “好好好!”

  天策府主怒極反笑:“好一個硬骨頭!老子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堅持多久!”

  “砰砰砰砰砰!!”

  接下來,天策府主瘋狂揮動雙拳,拳影重重,如同狂風暴雨般轟擊在韓瀟的身上。

  本就身受重傷的韓瀟,此刻更是千瘡百孔,遍體鱗傷,骨骼寸寸碎裂,遙遙望去,就像是一個血人。

  但,他還是倔強地挺直脊梁,寧折不彎。

  “夠了!”

  突然,大羅派掌門柳煙出聲阻攔。

  聽到這話,天策府主才終于停手,開口道:“怎么?柳掌門,難道你是看中了韓瀟長得俊俏,心疼他了?”

  “呸!”柳煙啐了一聲:“照你這個打法,車裂之刑還沒開始,他就直接被你打死了!”

  “桀桀桀!”

  突然,輪回殿主發出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只靠蠻力,是不行的,還是讓老夫出手吧!”

  說著,輪回殿主一步一步走向韓瀟,雙目如電,如同勾魂攝魄一般望向韓瀟的眸子。

  “轟!”

  倏地,韓瀟只覺得自己的靈魂仿佛受到了一擊重擊,渾身一顫,張嘴想要說些什么,卻連控制牙齒和舌的力氣都沒有了。

  緊接著,更加讓韓瀟驚駭的事情發生了!

  他發覺自己的身子仿佛不受控制,緩緩向前方傾斜,隨即脊柱上又像是壓了一座山頭,一點一點兒地彎了下去。

  “嘖嘖……輪回殿的傀儡術,果然名不虛傳!”無量劍君目露精光,由衷贊嘆。

  傀儡術!

  乃是一種非常神秘的神識攻擊,悄無聲息,能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侵入敵人的元神,控制敵人的身軀,將敵人變成自己的提攜木偶。

  傳聞在萬年之前,輪回殿的某一位前輩,曾經在戰場上施展出傀儡術,一下子控制了數百萬的大軍。

  而現在,輪回殿主施展這秘術,逼迫韓瀟不得不就范。

  三十度、四十度、五十度……

  韓瀟的身子,不斷完全,然而,彎到九十度角的時候,他的身軀一顫,直接停住了。

  遙遙望去,只見韓瀟雖然被傀儡術控制了身軀,但雙眸中滿是倔強驕傲之色,哪怕承受著前所未有的痛楚。

  但他,寧死,也不肯再彎下一寸!

  他這幅殘軀,此刻就像是暴風雨中的一葉扁舟,不斷顫抖、不斷戰栗,仿佛下一刻就要徹底被淹沒。

  然而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足足堅持了好幾分鐘,韓瀟依舊站著,并沒有跪倒在地。

  只不過……他的眼睛、耳朵等渾身各大竅穴,都流出殷紅的血,刺目驚心。

  見到這一幕慘烈的景象,在場的那些宗主也是一陣心驚。

  他們萬萬沒想到,韓瀟竟然如此倔強!

  他們自問做不到,縱觀整個荒墟,恐怕也沒人能承受這般痛楚。

  難怪,韓瀟能成為云海仙門的道子!

  只可惜……這個無上天驕,今日就要隕落。

  木已成舟,今天這局面,除非青冥真仙親至,否則,根本沒人救的了韓瀟!

  ……

  這時,見到自己的攻勢久攻不下,輪回殿主也是怒了。

  他從道袍之內掏出一張紫金色的符箓,隨即猛地咬破自己的右手食指指尖,將殷紅的鮮血涂抹在那紫金色符箓之上,口中念念有詞,都是些古樸、蒼茫的音節。

  輪回殿主一邊念誦,腳下還步罡踏斗,按照一種玄而又玄的步法,一進一退,一左一右,就像是在舞蹈一般。

  “唰!”

  突然,那張符箓上金光大作,顯得璀璨無比,一下子射入了韓瀟的眉心。

  而輪回殿主身上的氣勢,較之前強了十倍都不止。

  “道子,不要再做無畏的掙扎,臣服吧!”輪回殿主一聲大喝。

  “咔嚓!咔嚓!咔嚓!”

  下一刻,韓瀟脊柱處的骨骼傳來了一陣碎裂的聲音,臉上的痛苦更甚,強烈的痛楚讓他簡直快要暈厥過去。

  “壓!”

  輪回殿主的聲音,宛若煌煌天威,帶著不容抗拒的意志。

  “撲通!”

  終于,韓瀟的脊椎骨直接被壓斷,雙膝一軟,跪倒在地。

  緊接著,他的腦袋也是“咚”的一聲,硬生生砸在地上,將處刑臺都砸出一個小坑來。

  見到這一幕,其他幾個宗主的臉上,紛紛浮現出笑容。

  如果韓瀟是個軟骨頭,直接跪地求饒,他們恐怕根本不當回事。

  但現在,能夠讓如此倔強的韓瀟跪地磕頭,讓他們有種強烈的成就感。

  “小子,終有一天,不僅僅是你,老子要讓所有云海仙門的強者,都跪在面前,磕頭求饒!”天策府主咬牙切齒地說道。

  “沒錯!今天,只是打響反擊的第一聲號角!咱們已經在荒墟中呆了一萬年,是時候殺到外界,奪回失去了榮耀了!”無量劍君握緊手中的長劍,氣勢沖霄。

  “這個道子,已經到了昏迷的邊緣,再多折磨他也沒什么用,直接送他下地獄吧!”

  大羅派掌門柳煙說著,揚起纖纖玉手,灑出一種淺粉色的粉末。

  那五只兇獸在吸收了這些粉末之后,眼睛突然變得猩紅一片,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刺激,變得無比狂暴起來。

  “吼吼吼!”

  魔血狂獅發出嘶吼。

  黃金蠻牛體型膨脹。

  鐵背黑熊仰天咆哮。

  赤炎龍駒抬起前蹄。

  銀鱗神豹蠢蠢欲動。

  很快,它們就要徹底強走,將韓瀟五馬分尸。

  韓瀟絕望地閉上了眼,流出了血淚,不敢再有任何奢望,等待著死亡的來臨。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

  遠處,突然飄來了一道聲音:

  “是誰借你們的膽子,竟敢傷我云海仙門的人?道子,我來救你!”

  聽到這話,在場所有強者紛紛向聲音的源頭望去,視線中出現了一個少年。

  葉凡,來了!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