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651章 這門婚事,我不同意!
  掌上明珠?!

  聽到這話,旁邊的阮紅鯉先是一愣,隨后俏臉瞬間紅得發燙,就像是涂抹了胭脂般,流露出小女兒家的嬌羞。

  雖然她早就傾心于葉凡,非君不嫁,但她卻沒想到葉凡會用這種方式,向自己的父親攤牌。

  突然,阮嘯天半瞇著眸子,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葉凡,沉聲問道:“年輕人,你想娶我的寶貝閨女?”

  “沒錯,還請伯父成全!”葉凡點頭。

  “紅鯉是我的獨生女兒,可不是誰都配得上的!年輕人,你來自哪個家族,在朝中可有官職爵位?”

  這一刻,他不是高高在上的渡劫真仙,不是統御萬軍的兵馬大元帥,而是一個父親。

  只不過,地球上的家長問的是有房么、有車么、有存款么?

  而修仙界中更重視的是家世、實力。

  “伯父,我并非天樞星人士,是從低等位面飛升上來的!”葉凡解釋道。

  阮嘯天聞言,皺了皺眉,繼續問道:“那么……你是云海仙門的弟子,又拜在哪位長老的門下?”

  “我暫時自己修行,尚未拜入任何一名長老的門下!”葉凡道。

  “哼!”

  阮嘯天眼神一凜,聲音陡然變得凌厲起來,沉聲道:“小子,你這也沒有、那也沒有,也想要娶我的掌上明珠,好大的膽子!”

  “英雄不問出處,有志不在年高!”葉凡不卑不亢道:“伯父,我向您承諾,一定能給紅鯉幸福的!”

  旁邊的阮紅鯉也連忙為情郎說話:“爹爹,之前在宗門內,若非小凡屢次三番相救,您恐怕都見不到我了!而且小凡可是空前絕后的天驕,就連道子韓瀟都不是他的對手,摘星子長老想要收他為關門弟子,都被他拒絕了!您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派人去宗門打聽!”

  旁邊的三叔阮軍身軀巨震,臉上難掩驚訝之色。

  雖然之前他就見過葉凡的身手,卻沒想到葉凡在云海仙門內,有那般驚才絕艷的表現。

  要知道,道子韓瀟可是天樞星年輕一代中,最頂級的天才,什么宇文泰給韓瀟提鞋的份兒都沒有,結果韓瀟卻敗在葉凡的手中。

  而摘星子長老,更是傳說中的渡劫七重強者,屹立于金字塔之巔,尋常人能得到一些指點,都是莫大的機緣,結果葉凡卻拒絕他拋出的橄欖枝。

  這實在太令人震驚了!

  然而聽到這些話后,阮嘯天的臉色卻古井無波,目光直視葉凡,斬釘截鐵道:“年輕人,你對我們阮家有恩,我可以在其他方面滿足你,但這門婚事,我不同意!!!”

  字里行間,蘊含著不容抗拒的意志,說一不二!

  葉凡眉頭緊皺,但還是開口堅持道:“伯父,我是真心喜歡紅鯉,無論如何都不會輕易放棄!”

  “放肆!”

  阮嘯天一聲大喝:“小子,我不是在請求,而是在命令你!你最好立刻離開紅鯉,否則我一聲令下,派遣千軍萬馬,將你打入天牢,天上地下無人能救你!”

  他這副發怒的模樣,絕對不是在開玩笑,而是認真的。

  “伯父,你的命令,請恕我難以服從!”葉凡道。

  “哼……難道你真不怕死么?”阮嘯天的臉色瞬間陰沉,目露寒芒,流露出非常可怕的表情,令人生怖。

  他身為兵馬大元帥,常年身居高位,發號施令,無形中養成了強大的氣場。

  如果是膽怯懦弱之輩,此刻恐怕依舊嚇得腿軟了。

  然而,葉凡卻不卑不亢地說道:“伯父,我不認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錯,也不認為你的手下能殺死我!若你不同意這門婚事,大不了我就帶著紅鯉遠走高飛、浪跡天涯!”

  “大膽!”

  阮嘯天發出驚雷般的怒喝,凌厲的目光就像是出鞘利劍,撕裂蒼穹,直直向葉凡刺來。

  葉凡昂首挺胸,脊梁挺直如劍,絲毫不躲避他的目光。

  兩人之間,似乎在進行著一場無形的較量,場內的氣氛劍拔弩張。

  “爹爹!小凡!”

  阮紅鯉發出嬌叱,花容失色,萬萬沒想到父親會這么反對自己和葉凡的戀情。

  一邊是生死與共的情郎,一邊是血濃于水的至親。

  這種時候,她實在不知該站在哪一邊。

  ……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

  足足過了許久,阮嘯天突然收斂了目光,臉上的陰霾也隨之消失,就像是暴風雨之后出現了彩虹。

  “哈哈哈……好!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啊!”阮嘯天望著葉凡大笑道。

  奇怪的是,他這番稱贊沒有任何嘲諷,而是發自內心。

  葉凡見狀,面露古怪之色,心中暗道:

  這家伙該不會是中毒后,精神出現錯亂了吧?

  明明剛才還反對婚事、甚至一副大開殺戒的樣子,怎么如同“變臉”般,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變化。

  旁邊的阮紅鯉也懵了,連忙問道:“爹爹,您這演的是哪一出啊?”

  “哈哈……閨女,我這不是在幫你把關么?你是我阮嘯天的女兒,夫婿也應當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如果這小子因為我的幾句威嚇,就直接退縮,那他不配娶你!”

  說到這兒,阮嘯天又望著葉凡,露出滿意的微笑,道:“小子,你通過我的考驗了!今后,紅鯉這丫頭就交給你了!”

  “多謝伯父!”

  葉凡大喜,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得到了阮嘯天的認可。

  “還叫伯父?”阮嘯天故意拖長了語調。

  葉凡頓時心領神會,改口道:“葉凡,拜見岳丈!”

  “哈哈哈……噗嗤!”

  阮嘯天笑到一半,突然吐出一大口鮮血,顏色呈現出暗紅色。

  旋即,他的臉色慘白,仿佛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氣,一下子癱軟在地,氣息一下子頹敗。

  “爹爹!”阮紅鯉驚呼出聲。

  “大哥,您怎么了?”阮軍心急如焚。

  “毒……毒又發作了!”阮嘯天虛弱道。

  “讓我來看看!”

  葉凡連忙走過去,伸手搭在阮嘯天的手腕上把脈,很快就臉色大變,眉頭皺成了川字型。

  他之前用放血療法,將阮嘯天一身的毒血放干凈,再以藥汁刺激滋養,本以為能將毒素清除。

  誰知這毒素太過頑固,不僅僅藏于血液中,毒入膏肓。

  “魏老,現在該怎么辦?”葉凡暗暗向魏老傳音,希望得到幫助。

  雖然阮嘯天蘇醒過來,但他現在這種孱弱的狀態,毫無戰力,隨便一名化神修士都能將他滅殺。

  如此一來,德不配位,兵馬大元帥的位置自然也會易主,阮家的衰敗也是不可避免,宇文大柱國的報復,更不是阮家能抵擋的。

  唯有阮嘯天徹底痊愈、恢復實力,才能阻止這場危機。

  “小凡,你別著急,本尊再好好探查一下他的癥狀!”魏老沉聲道。

  過了許久,魏老再度開口:“小凡,之前是本尊看走了眼!真是沒想到,這種歹毒的手法竟然還存于世!”

  “什么意思?”葉凡不解問道。

  “此毒無名,不過煉毒的手法,名為‘千變萬化’!毒師需要挑選成千上萬種毒物,按照不同的順序,進行煉制,一環扣一環,無數種的毒素混合在一起,會產生奇妙的加成效果,最終融為一體,成為世間最恐怖的毒!傳聞曾經有人用‘千變萬化’之毒,令一位仙尊昏迷百年,由此可見其毒性之霸道!”魏老解釋道。

  “魏老,照這么說,岳丈大人豈不是沒救了?”葉凡緊張道。

  “那倒不是!想要救他,有一個法子!”

  “是什么?”

  “以毒攻毒!”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