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626章 執子之手,同生共死!
  半空中,漂浮著八十一張白色紙簽。

  從外表看,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這是由連云子特制而成的紙簽,上面施加了陣法,杜絕了作弊*的可能。

  唯有親手將其揭開,才能看見里面的字。

  很快,第一名真傳弟子走了過去,取下一張紙簽。

  “東部!”

  那名弟子臉上浮現出燦爛笑容,仿佛撿了什么天大的便宜。

  五大海域中,東部的阿修羅最少,過關的希望也最大!

  如果這樣他都無法成功,那也不配成為云海仙門的真傳弟子。

  “西部!”

  “我是南部!”

  “太好了,我也是東部!”

  “哎……我是北部!”

  不斷有人抽出紙簽,臉上浮現出各式各樣不同的表情。

  凡是抽到北部的弟子,臉色都難看無比,因為北部的阿修羅魔族密集程度,可是東部的三倍。

  但至少沒有抽到象征著“死亡”的中央海域,生還的可能雖然小,但也不是沒有。

  不多時,就輪到道子韓瀟了。

  韓瀟邁步上前,隨意取下一張紙簽,臉上無悲無喜,鎮定自若。

  不久前,韓瀟曾經以一己之力,斬殺了渡劫二重的血魔老祖,回到宗門后,又從葬劍海禁地中取出寒螭劍。

  對他而言,無論進入哪個海域,都沒有什么區別。

  “唰!唰!唰!”

  下一刻,所有真傳弟子的目光,都落到他的身上,期待無比。

  如果韓瀟抽到了死亡之簽,那其他人便可松一口氣。

  如若不然,剩下的弟子中必定有一人,會葬身于中央海域中。

  萬眾矚目之下,韓瀟撕開紙簽,隨后開口道:

  “南部!”

  聽到這話,周圍眾人的臉色有些不自然,失望無比。

  接下來,抽簽繼續進行。

  抽簽的人數已經過半,但那張死亡之簽,始終沒有出現,氣氛變得愈發緊張。

  剩下的那些真傳弟子,一個個緊張無比,去抽簽的時候就像上刑場,生怕自己抽中死亡之簽。

  人數越來越少,二十人、十人、五人……

  到了最后,還沒抽簽的,只剩下劍無涯和阮紅鯉。

  因為兩人最晚成為真傳弟子,所以也最后抽簽。

  劍無涯雖然表面不動聲色,但額頭沁出的汗珠,卻暴露了他心中的不平靜。

  他本是外院第一高手,在通天圣梯考核中獲得了945層的好成績,如果不是葉凡的話,他本該是繼道子韓瀟之后最驚才絕艷的天驕。

  只可惜葉凡太過妖孽,遮掩了他的光芒。

  縱使如此,他還是被凌風子長老看中,收為真傳弟子。

  而且這些日子來,在凌風子長老的指點下,劍無涯突飛猛進,一日千里,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瓶頸,成為化神七轉領域境強者。

  但至少現在,讓他進入中央海域,面對十萬只阿修羅魔族,他依舊沒有任何勝算。

  他的劍就算再快、再強,也不可能戰殺這么多的魔族,當他力竭的那一刻,就會被蜂擁而至的阿修羅吞入腹中。

  而旁邊,阮紅鯉更是花容失色,嬌軀不由自主地顫栗起來,忐忑無比。

  “阮師妹,你先挑吧!”劍無涯開口道。

  反正只剩下兩張紙簽,沒什么可爭搶的。

  “好!”

  阮紅鯉點頭,深呼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走上前去。

  她遲疑了許久,最終伸出玉手,顫巍巍取下一張白色紙簽。

  百分之五十的可能!

  要么生,要么死!

  阮紅鯉撕開紙簽,低頭望去。

  這一刻,全場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睜大眼睛望著她,等待著最終的結果。

  就連遠處的扶搖夫人,都緊張無比,為她捏了一把汗。

  一秒、兩秒、三秒……

  足足大半分鐘過去,阮紅鯉始終站在原地,猶如石化了般,一動不動。

  因為她背對著眾人,所以大家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阮師妹,你愣著干什么,快說說究竟抽到什么簽了!”

  “是啊……別賣關子,大家都等著呢!”

  聽到眾人的催促聲,阮紅鯉緩緩轉過身。

  她似乎有些不對勁,目光呆滯,瞳孔渙散。

  下一刻,她的嘴角突然露出凄美的慘笑,緩緩揚起手,將那張紙簽呈現在眾人的面前。

  紙簽上,寫著兩個暗紅色的小字——

  “中央!”

  ……

  見到這一幕,場內所有人都沉默不語,一臉同情,卻不知該說些什么勸慰。

  中央海域,死亡之簽!

  這八十一分之一的概率,被她不幸抽到了。

  哪怕阮紅鯉出身不凡,是天下兵馬大元帥的獨生女,今日也要在此香消玉殞。

  要知道,中央海域的阿修羅魔族,足有十萬只,面積又是其他海域的十分之一。

  論密集程度,可謂是東部的一百倍。

  更加重要的是,其他四大海域之中,都有足足二十名真傳弟子進入,彼此之間分擔了許多壓力,可以互幫互助。

  就好比與道子韓瀟同一海域的真傳弟子,只要牢牢跟著韓瀟,在他后面撿些便宜,就可輕易通過考核。

  而阮紅鯉,卻是孤身一人,進入最恐怖的中央海域。

  她一個人,要面對十萬只阿修羅魔族。

  相較進入東部海域的真傳弟子而言,她的難度,提升了足足兩千倍!

  除非奇跡發生,否則阮紅鯉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好了!抽到簽的弟子,按照各自的海域,準備進入修羅魔海吧!”

  連云子長老說著,大手一擺。

  “轟轟轟轟轟!”

  高空之中,出現了五個碩大的漩渦,里面一片深邃幽暗。

  很明顯,這些漩渦,就是連接著修羅魔海的空間隧道。

  過了一會兒,每個漩渦的前面,便站著二十名弟子。

  而阮紅鯉,則孤零零地站在中央漩渦的前方,面如死灰。

  “等等!”

  就在這時,場內傳來了一道高呼聲,在一片寂靜中顯得格外突兀。

  下一刻,場內眾人紛紛向聲音的源頭望去。

  說話之人,正是葉凡!

  “你……有什么事?”連云子長老皺眉問道。

  其他人也面露狐疑之色。

  這個節骨眼上,葉凡一個不參賽的內院弟子,怎會突然插嘴?

  “長老,我有一事相求——我希望能代替紅鯉,進入中央海域!”葉凡高聲道。

  “轟!”

  葉凡的話,就像是一記重磅炸彈砸入平靜的水面,激起千層浪,在場內引起一番軒然大波。

  “什么?他要進入中央海域,這是活得不耐煩了么?”

  “早就聽聞過,葉凡與阮紅鯉相戀,真沒想到他還是個癡情種!”

  “切!光癡情有什么用,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

  “就算他再怎么驚才絕艷,修為終究只有化神一轉,去其他四個海域也許不懼,但中央海域可不是他能擅闖的!”

  “沒錯!這家伙剛與韓師兄定下一年之約,現在看來根本不用一年,今天他就會夭折于此了!”

  “哼!”

  突然,連云子一聲冷哼,望著葉凡厲聲道:“國有國法,宗有宗規!這場考核,豈能兒戲?更何況……你不過是一個內院弟子,連參加考核的資格都沒有,怎能代替旁人參賽?”

  連云子無情拒絕葉凡的請求。

  誰知下一刻,葉凡大步流星邁開步子,走到中央漩渦的前方。

  “小子,你要做什么,莫非將本長老的話當成耳邊風么?”連云子說著,身上道袍無風自動,體內爆發出磅礴澎湃的氣魄。

  “既然你不讓我代替紅鯉出征,那么我陪她一起進去,這總行了吧?”葉凡傲然道。

  “這……”

  連云子陷入為難之中,沒想到葉凡提出這樣的要求。

  “不!不行!”阮紅鯉連忙搖頭,伸手去推葉凡:驚呼出聲:“小凡,你快點走,千萬不要進去!我不能拖累你!”

  葉凡牽起了她的玉手,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個冬日暖陽般的笑容,深情地望著她,開口道:

  “紅鯉,我之前就向你承諾過,此生定不負你,現在又怎愿見你一人受苦?無論前方有什么危險,我們一起面對!執子之手,同生共死!”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