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609章 強敵來襲!
  山谷中。

  葉凡模擬擊鼓的動作,僅僅轟擊了一下,卻造成了所有人都難以想象的神威。

  不鳴則已,一鳴動九霄。

  這道雷鳴聲,宛若重錘狠狠砸在場內眾人的胸膛。

  然而,這并非結束,只是個開始。

  “咚!咚!咚!咚!咚……”

  葉凡瘋狂擺動雙手,漫天都是殘影,遙遙望去,仿佛生出了千百條手臂,如同一尊千手觀音,周遭的空氣仿佛都要被燃燒起來。

  以葉凡的身軀為中心,方圓百米內驟然爆發出成百上千道雷電,電芒飛舞,就像是傳說中的汪洋雷澤。

  眼前發生的景象,對場內所有修士都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視覺沖擊。

  要知道,哪怕是來自于雷鳴宗的鐵面中年,也得靠著雷丸,才能召喚出雷霆。

  誰知現在葉凡空手揮舞,就能召來漫天雷霆,難道他擁有什么特殊的體質么?

  此刻,葉凡沐浴在雷霆中,就像是一尊雷神般。

  與日月同輝,與乾坤共舞!

  更加重要的是,他打出的雷音,可不是普通的雷音,而是無極混沌神雷的聲音。

  天下萬千雷霆,皆出自無極混沌神雷,稱它為雷霆的鼻祖也不為過。

  “轟隆隆隆隆!”

  無形的雷音,猶如洶涌澎湃的海嘯,向著四面八方蔓延開來。

  原本氣勢洶洶的血煞幽冥雷,在觸碰到雷音的剎那,就像是遇到了克星,瞬間扭曲、震蕩、崩潰……

  短短幾個呼吸的工夫,血煞幽冥雷徹底瓦解,煙消云散,仿佛從未出現過。

  “這……怎么可能?!”

  鐵面中年瞳孔驟縮,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這血煞幽冥雷有多么恐怖!

  此雷由萬千惡鬼怨氣所化,至陰至邪,哪怕是化神九轉的強者,都不敢攖其鋒芒。

  但現在,葉凡不費吹灰之力,就讓其化為齏粉。

  此等神通手段,唯有渡劫真仙才辦得到,偏偏葉凡就是個元嬰期修士而已。

  就在鐵面中年愣神的時候,無形的雷音音波,挾帶著摧枯拉朽之勢,向他洶涌而來。

  “不好!”

  鐵面中年臉色大變,眸中浮現出難以掩飾的驚懼之色。

  雷鳴宗的弟子,論攻擊破壞力在天樞星上算是佼佼者,但他們卻欠缺對肉身的修煉。

  畢竟正常的戰斗中,他們只要施展出各式各樣的雷法,就能令敵人伏誅,現在對上這極度恐怖的雷音,他甚至嗅到了濃郁的死亡氣息。

  “吼吼吼!”

  鐵面中年咬緊牙關,瘋狂催動內勁護住全身,想要以此御敵。

  “咚!咚!咚!”

  葉凡擊鼓的速度,越來越快,鼓聲也越來越響。

  《撼天鼓法》,本就是雷刑仙尊創造的神通,強橫無匹,再加上葉凡服用了玄雷曇花之后,讓它的威力足足提升兩倍。

  無窮無盡的音波疊加在一起,鼓聲震天,就像是上百萬名戰士同時敲擊大鼓。

  天地之間,再無其他聲音,只剩這震耳欲聾的鼓聲,聲勢浩大,驚天動地。

  周遭的空間都被撕扯開來,出現一道道裂縫,山谷內的沙石壁面也全都崩碎。

  宛若世界末日!

  場內一些實力較弱的修士,全都承受不住,狂噴鮮血,紛紛癱軟在地,將近一半的人都失去了戰斗力。

  至于剩下的人也不好過,唯有竭盡全力才能勉強站著,卻動彈不得,連挪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真正能無視這恐怖雷音的,僅有兩人。

  紅怡郡主、以及她身邊的那位灰袍老者。

  紅怡郡主身上的紗衣,乃是天階靈器,當音波距離紗衣幾寸時,就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開,毫發無傷。

  而灰袍老者乃是渡劫真仙,這種程度的攻擊還傷不到他,不過他的眸中卻閃過異樣的光彩,直勾勾望著葉凡,不知在思索著什么。

  ……

  音波風暴核心處。

  在雷音音波的沖刷之下,鐵面中年的肌膚完全撕裂開來,千瘡百孔,鮮血淋漓,宛若一個血人。

  這音波不僅僅作用于肉身,還蘊含著霸道卓絕的意志,讓他的神識都開始崩碎。

  鐵面中年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念頭——

  “吾命休矣!”

  旋即,他的身軀爆炸開來,化為血霧,就連三魂七魄也在音波中震得粉碎。

  一代強者,徹底死絕!

  斬殺敵人之后,葉凡也停止了擊鼓的動作。

  天地間,再度恢復平靜。

  山谷內卻是一片狼藉。

  剛剛還氣焰囂張的眾多修士,要么癱軟在地,猶如任人宰割的羔羊,要么面露驚懼之色,渾身被汗水浸濕,仿佛經歷了一場曠世大戰。

  見到這一幕,葉凡的嘴角微微上揚,顯然對《撼天鼓法》的破壞力相當滿意。

  至此,除了怒劍屠蒼生之外,他又多了一個大規模殺傷性神通。

  “蹬!”

  “蹬!”

  “蹬!”

  突然,葉凡邁開腿,向不遠處的尚翔走去。

  尚翔身為尚家大少,擁有化神五轉修為,在龍驤城的年輕一代中名列前茅。

  但在無極混沌神雷的雷音之下,他依舊無力抵抗,只能癱軟在地,佝僂著腰,好似一只蝦米。

  片刻后,葉凡來到他的跟前,居高臨下地望著他,眼神睥睨犀利。

  尚翔下意識打了個哆嗦,仿佛被什么洪荒兇獸盯上,汗毛豎起,脊背發涼,一顆心沉到了谷底,就像墜入萬丈深淵。

  他本以為自己帶著大隊人馬,輕而易舉就能碾死葉凡,將那些至寶奪來。

  但他做夢都沒想到,葉凡甚至都沒找幫手,以一己之力就讓大半的追兵失去戰斗力。

  “葉……葉凡,算我錯了!我可以向你賠罪!”尚翔顫巍巍道。

  “殺人者,人恒殺之!你想殺我,那我豈有放過你的道理?”葉凡反問,說話的同時眸中流露出沸騰的殺氣,宛若殺神降世。

  見求饒無用,尚翔面露狠厲之色,咬牙道:“葉凡,你如此咄咄逼人,難道不怕我父親么?我父親非但是龍驤城城主,而且已經突破成為渡劫真仙!你若是敢動我一根手指頭,父親大人絕對不會放過你!”

  “切!”

  葉凡不屑地撇撇嘴道:“從我打傷你弟弟尚輝的那一刻起,尚家就不會放過我,現在放你走,你回去后也不會息事寧人,而是帶著更多的幫手來追殺我!

  更何況……尊嚴,從來不是別人給的,而是自己用實力掙來的!我要殺你,你又能如何?就算你父親在此,也阻攔不了!”

  “你!!!”

  尚翔又怒又懼,沒想到葉凡這么不按常理出牌。

  “好了!廢話不多說,是時候送你上路了!”

  葉凡說著,右手一招,葬神刀出現在手中。

  刀鋒凜冽,鋒銳無雙,刀刃周圍還縈繞著濃的化不開的煞氣,似乎有數以百萬計的怨魂在哀嚎。

  “不!你不能殺我!求求你……饒我一命吧!”

  尚翔一邊慘叫、一邊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在死亡面前,他丟下了所有的驕傲和尊嚴,猶如喪家之犬,卑躬屈膝。

  然而面對他的求饒,葉凡眼神依舊冰冷淡漠,淡淡道:

  “別再惺惺作態,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

  “死吧!”

  言罷,葉凡揮動葬神刀,一道匹練刀芒激蕩而出。

  以尚翔如今的狀態,根本無法逃跑。

  場內唯一有實力救他的灰袍老者,也沒有任何出手的意思。

  雖然尚家為大夏皇朝效命,不過與成親王府,卻沒有什么直接的關系。

  一時間,尚翔命懸一線!

  眼看他就要被刀芒劈死,遠處的天空中,傳來一道震天動地的咆哮:

  “呔!誰敢傷我孩兒?!”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