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都市狂少 > 第1588章 小丹王!
  這場小型靈丹拍賣會,也是由圣宇拍賣行舉辦的。

  論規格,較之幾日后即將舉辦的拍賣大會,差了一個檔次。

  饒是如此,也吸引了不少人前來參加,其中有葉凡、古月馨這樣的煉丹師,也不乏某些宗門、勢力的大佬。

  當葉凡和古月馨趕到拍賣行的時候,里面已經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一樓的拍賣場,共有一千多個位置,座無虛席。

  龍驤城本土的各大家族,幾乎都到齊了,還有許多人是千里迢迢趕來的。

  古家好歹也算是三品家族,而且還是丹藥世家,地位非凡。

  因此,可以在這場拍賣會中獲得一席之地。

  很快,就有接待小姐將兩人帶到中間的位置。

  葉凡小心翼翼地鋪張開神識,發覺場內的大部分都是元嬰期修士,化神強者也不在少數,當然渡劫真仙級別的高手,不可能出現在這種地方。

  突然,葉凡發覺在二樓,還有十幾間包廂,外面雕刻著玄妙的法陣,再加上特制的紗簾屏風,令人根本看不清其中坐著的人。

  “古小姐,二樓這些包廂,是給誰坐的?”葉凡好奇問道。

  “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古月馨的美眸中,流露出崇敬之色,一字一頓道:“至少也得是二品勢力中的佼佼者,才能在二樓獲得包廂的席位,據說最中間的幾個位置,是留給大夏皇族的!”

  大夏皇族!

  聽到這話,葉凡眼神一凜。

  偌大的天樞星上,有兩大勢力,屹立于金字塔最頂端。

  一個是云海仙門,一個是大夏皇朝。

  大夏皇朝的歷史,雖然比云海仙門短一些,但它成立的第一天起至今,始終凌駕于蕓蕓眾生之巔。

  而且葉凡有種感覺,論渡劫真仙的數量,大夏皇朝恐怕比云海仙門還要多上不少。

  光十九州的州牧,全都是渡劫真仙。

  除此之外,像阮紅鯉的父親、兵馬大元帥阮嘯天,以及許多其他的重要職位,也都由渡劫真仙擔任,全部加起來,是一股非常恐怖的勢力。

  至于大夏皇朝的皇帝,則是渡劫九重的巔峰強者,與云海仙門的青冥真仙平起平坐,別說在天樞星,縱觀整個北斗星系,都是最頂尖的絕世高手。

  在不少人看來,這一代的夏皇非但雄才大略,勵精圖治,還極有可能踏出那一步,成為繼云海仙尊之后的又一位無上仙尊。

  到了那時,在他的帶領之下,大夏皇朝足以足以征戰星辰大海,統領整個北斗星系,甚至宇宙中更加深邃的地方。

  ……

  “蹬!蹬!蹬……”

  突然,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傳來。

  十余位老者猶如眾星捧月般,護送著一個英俊青年,走了進來。

  遙遙望去,只見那青年穿著一件緞面錦衣,體態修長,一對猶如古潭般的星眸,時不時綻放出冷峻的光芒,舉手投足之間,給人一種盛氣凌人的感覺。

  見到這個英俊青年的到來,場內許多人都站起了身,臉上堆出殷勤的笑容,高呼道:

  “是小丹王謝楓來了!”

  “沒想到這次拍賣會,竟然驚動了小丹王!”

  “據說大半年前,小丹王曾經煉制出一顆地階中品的無極紫丹,玄妙非凡!”

  “也不知道這一次,小丹王帶來了什么靈丹妙藥,還真是讓人期待啊!”

  在一片吹捧聲中,葉凡卻發覺身邊的古月馨臉色慘白,嬌軀更是微微顫栗。

  “古小姐,你怎么了?”葉凡狐疑問道。

  “沒……沒什么……”

  古月馨雖然嘴上否認,卻始終盯著人群中的小丹王,美眸中難掩忌憚、驚懼之色,仿佛見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

  “咦?你和這個小丹王,難道有什么過節?”葉凡好奇問道。

  古月馨聞言,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開口道:

  “葉公子,此事說來話長!丹王大人神龍見首不見尾,從未正式招收過弟子,這個謝楓只是丹王大人的記名弟子,不過他在丹道上的造詣著實不凡,而且善于交際,八面玲瓏,左右逢源,因而得到了‘小丹王’的綽號!”

  “幾年前,謝楓曾造訪我們古家,想要借閱《青藤丹經》!但《青藤丹經》乃是我們古家的至寶,只傳嫡系,所以父親婉拒了他!誰知謝楓離開之后,竟然肆意造謠,惡語誣陷我父親,說父親收了他的靈丹,還不肯交出《青藤丹經》,甚至打傷了他!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件事情對我們古家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

  聽到這番話,葉凡皺了皺眉。

  知人知面不知心。

  這個小丹王謝楓看起來相貌堂堂,風度翩翩,沒想到是個道貌岸然之輩。

  就在這時,有人望著謝楓諂媚道:“小丹王,一樓魚龍混雜,還請您到二樓的包廂,稍事休息!”

  “不用!我在一樓就行!”

  謝楓說著,左顧右盼,環視全場,像是在搜尋著什么。

  突然,謝楓眼神一凜,像是獵人逮到了獵物,大步流星徑直向著古月馨走來。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古月馨瞬間緊張起來,香拳攥緊,額頭都沁出了細密的汗珠。

  “月馨,好久不見啊!”謝楓笑瞇瞇道,仿佛故友重逢,完全看不出他和古家曾經發生過那樣的矛盾。

  “唰!唰!唰!”

  一時間,全場的目光,都落到了古月馨的身上,同時竊竊私語起來。

  “咦?這么是古家的大小姐么?”

  “古家也算是老牌的丹藥世家,家主古塵乃是六星煉丹大師!”

  “不過我可是聽說……這古塵的人品可不咋地,曾經坑害過小丹王,非但昧了小丹王的靈丹,還將他打成重傷!”

  “小丹王竟然不計前嫌,還主動跟古家大小姐打招呼,真是君子風度啊!”

  ……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古月馨又氣又怒,委屈至極。

  明明是謝楓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現在卻是古家背負罵名。

  她望著眼前的謝楓,只覺得面目可憎,冷冷道:“別叫我月馨,我們不熟!”

  “別那么冷淡嘛……”謝楓笑嘻嘻道:“這次拍賣會中,想必也有古家主煉制的靈丹送拍吧?恰好鄙人不才,也煉制了一枚靈丹,不如咱們打個賭,如何?就看誰的靈丹能成為壓軸拍品!”

  壓軸拍品!

  聽到這個詞,場內眾人都來了興致。

  像這種拍賣會,一般而言,是由各大賣家提前將拍品送到拍賣會。

  至于如何決定順序,則是由圣宇拍賣行來安排。

  價值越高的拍品,越晚出場,而壓軸的拍品,則是重中之重。

  能夠壓軸出場,就代表著圣宇拍賣行認為這顆靈丹,是全場靈丹中價值最高的,也會受到無數大佬的瘋狂哄搶,往往能拍出驚人的天價,轟動一時。

  “哼!”

  古月馨一聲冷笑,望著謝楓道:“你如此處心積慮,不就是想要我們古家的《青藤丹經》么?死心吧,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拿《青藤丹經》來當賭注的!”

  “不不不!”

  謝楓搖了搖手指,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輕佻的笑容,壓低聲音道:“《青藤丹經》,現在我可看不上了!這樣吧……如果壓軸的拍品,是古家主煉制的靈丹,那么我就當著在場所有人的面,為當初的事情向你們古家道歉!”

  聽到這話,古月馨美眸一亮。

  這幾年來,謝楓的惡意造謠誹謗,對于古家的聲譽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

  如果謝楓當眾道歉的話,古家便可揚眉吐氣,不用再蒙受不白之冤。

  不過,古月馨并未因此而失去理智,而是直勾勾望著他,警惕地問道:“如果我輸了,需要付出什么代價?”

  “嘿嘿!”謝楓笑著說道:“若我煉制的靈丹成為壓軸拍品,那你就要當眾承認,你們古家的煉丹術,不如我!”

  謝楓的話并不如何響亮,卻像是一柄無形的利刃,直直*古月馨的胸膛。

  如果真的發生那種事情的話,對古家而言,可謂是莫大的羞辱。

  雖然古塵不在現場,但是以雙方煉制的丹藥來進行比拼,就好像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

  古塵作為前輩,德高望重,地位尊崇,乃是赫赫有名的煉丹大師。

  如果古塵煉制的丹藥,不如一個晚輩,對于古家的聲譽可謂是莫大的打擊,到時候將會顏面掃地,淪為笑柄,徹底抬不起頭來。

  現在……該如何是好?

  一時間,古月馨陷入為難之中。

  “怎么?害怕了?”

  謝楓用挑釁的口氣說道:“你們古家不是自詡丹藥世家,丹術無雙的么?古家主好歹是個化神九轉強者,你對他煉制的丹藥這么沒自信?而且,錯過這村就沒這店了!你今日不跟我賭,以后就沒機會了!”

  “好,我跟你賭!”古月馨咬著貝齒,一字一頓道。

  她并非受到刺激一時沖動,而是經過深思熟慮,才答應這個賭約。

  這次她父親古塵送來拍賣的,乃是耗費無數心血煉制的地階上品靈丹,價值連城,可謂畢生最好的杰作,本想著靠這次拍賣會,揚名立萬,讓古家的名聲更上一層樓。

  而小丹王雖然在丹道上的造詣無與倫比,但他的修為境界只是化神五轉,至多煉制出地階中品靈丹。

  因此,古月馨有十足的信心贏過他。

  “一言為定!那咱們待會見分曉!”

  謝楓轉過身,大步流星向第一排的座位走去。

  然而當他背對古月馨的時候,卻流露出一個詭計得逞的笑容。

  ……

  待謝楓走遠,葉凡突然開口道:“古小姐,這是你們古家和謝楓的恩怨,我本不該插手!不過還是提醒一句,剛剛謝楓說的信誓旦旦,想必是有著什么必勝的把握!”

  “哎……”

  古月馨幽幽嘆了口氣,無奈道:“葉公子,你有所不知!謝楓仗著自己是丹王大人的記名弟子,到處結黨營私,將丹盟弄得烏煙瘴氣,怨聲載道!偏偏這些年來,丹王大人游走于各大秘境,根本不管丹盟的事情,照這個趨勢下去,丹盟就快成為謝楓的一言堂了!他對我們古家一直懷恨在心,等他羽翼豐滿,一句話就可以將我們古家踢出丹盟!如果這次不答應,將來更沒有報仇的機會,我也是被逼無奈啊!”

  聽到這番話,葉凡沉默了。

  如同他處于古月馨的位置,恐怕也沒有更好的法子,現在就像是困獸之斗。

  不過相識一場,也算緣分,葉凡心中暗暗決定,如果古月馨真的輸了賭約,最后關頭一定要幫她一把。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