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1814章 成王敗寇,非生即死
  第1814章 成王敗寇,非生即死她本輕狂。

  可,她所有的驕傲和天賦在諸神天域支離破碎,全部瓦解。

  曾經能夠炫耀的所有,如今好似都不值一提了。

  輕歌不言,一壇酒一壇酒的喝著。

  忽然,見底。

  輕歌眸光閃爍,拿著半壇酒的手微微顫抖著。

  這是最后一壇斷腸酒了。

  輕歌閉上眼,滿心的蒼涼。

  她靠著冰冷的壁面,皺緊了眉頭。

  耳邊是劉智的哀嚎聲。

  “怎么了?”柳煙兒問。

  “斷腸酒,喝完了。”輕歌索性一鼓作氣把剩下半壇酒飲畢。

  柳煙兒一愣,默不作聲,把空間袋里的酒水全都拿出。

  “魔靈酒釀沒了,其他珍藏的酒釀還有,以后有酒一起喝。”柳煙兒道。

  輕歌抬眸看著海面日光,金色一片,起伏的海浪猶如流動的光輝。

  她不愁酒喝,但喝過墨邪釀的酒,其他酒水反而入不了口。

  而且都已成了習慣,幾年來,每到犯愁時,每每驚心動魄時,喝一口斷腸,就能提起刀再戰,鼓起勇氣,絕不退縮。

  這一刻,輕歌甚是恐慌。

  那種酸疼的感覺,從心臟處蔓延至四肢百骸,就連指尖都是酸麻的。

  失落落,空蕩蕩。

  柳煙兒喝一口酒抬頭看向上空,“我懷念以前的大陸了。”

  輕歌閉目小憩。

  她也想家了呢。

  四星大陸的他們還好嗎?

  東陵真的還活著嗎?

  墨邪已經解了落花毒,往后便能過上有花有酒有姑娘的美好日子了。

  再過幾個月,夜無痕和輕紗妖的小孩也該生了。

  許霜風和蘇醒的丈夫浪跡天涯,祖爺與夜青天拌拌嘴也挺好,閻小五怕是會把夜府吃窮。

  菁菁呢,她怎么樣了。

  不過,有一號在,輕歌也很放心。

  輕歌和柳煙兒帶著滿身傷痕在長廊睡了一整天。

  直到晚上,黃大龍依舊沒有停下鞭打的動作。

  劉智一次次的被痛昏,又一次次被澆在身上的海水痛醒。

  因服下了固本丹,三個晝夜內,劉智相當清醒,死不掉。

  何西樓看不下去了,他走上輪船,解霜花給他系上披風。

  “抱歉,我沒能把云王請來。”解霜花愧疚的道。

  “云王閉關,強行出關走火入魔,只能說,天不要劉智活。”何西樓說:“黃大龍覬覦美人,去年看上你,想要征服你,而今輕歌和柳煙兒,也讓他有了興趣。若與他對戰的兩個人是男子,恐怕不出三招,必死!”

  正因為如此,何西樓才肯讓輕歌出戰。

  可惜的是,八大王之一的云寒正在閉關,無法前來。否則能救下劉智一命。

  “輕歌激怒了黃大龍。”柳煙兒道。

  “越是激怒,越有興趣。”何西樓一面說一面走。

  兩人走上長廊,解霜花正要說話,何西樓捂住她的嘴,“別說話。”

  解霜花心臟猛然一動,耳根子微紅。

  下一刻,解霜花抬眸朝前看去,目光微閃,甚是失望。

  解霜花垂下眸,掩去所有落寞。

  便見長廊盡頭,輕歌與柳煙兒昏昏欲睡,長廊地上還有幾處血跡。

  就連海風都是滿滿的酒香味,一地的酒壇子七歪八倒。

  何西樓輕聲地走向輕歌,解下披風蓋在輕歌身上。

  解霜花面色冷漠,沒有嫉妒,沒有羨慕,也沒有不解,不過有些不是滋味罷了。

  解霜花走到輪船前端,坐下來,解霜花脫去鞋子,雙腿浸透海水,身體朝后仰,躺在地上微閉著雙眸。

  還別說,竟有些冷呢。

  她陪伴何西樓走過多少歲月春秋,從碧玉靈到夜輕歌,扳手指也算不過來……

  一雙軟靴停在解霜花身后,解霜花睜開眼的剎那,一條絨毯落在她身上,遮住了臉。

  解霜花睜開眼,掀掉絨毯猛地坐了起來,對上一張俊臉。

  何西樓眉頭一皺,把解霜花的小腿從海水里撈了起來。

  他蹲下身子,捻著衣袖擦去解霜花腿和腳上的水漬,骨骼分明溫暖有力的大手握住她雪白柔嫩的腳丫,“怎么這么冷?”

  解霜花眨了眨眼,把頭撇至一邊,看向別處。

  “你不陪月主?”解霜花問。

  “她有未婚夫。”何西樓在旁側坐下,讓解霜花把腳放在他的大腿。

  “霜花,你知道什么是戰友嗎?我與她就是。”何西樓道。

  解霜花心頭一喜。

  “我曾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碧玉靈身上,哪怕是生命也愿意付出,所以我知道,日后我再也沒有力氣,像對碧玉靈那樣,再喜歡上一個姑娘,無怨無悔。”何西樓真誠的道。

  解霜花臉色驟變,她緊咬著下嘴唇,把腿抽回來。

  解霜花黑著臉赤著雙足走出去,咬唇的牙齒愈發用力。

  何西樓只看到一個倔強的背影。

  何西樓躺下來,雙手枕著后腦勺,望著殘陽如血倒映在海面,美如畫。

  他要殺上洛王海域。

  成王敗寇,非生即死。

  又何必再拖累一個無辜的姑娘。

  曾經,碧玉靈也這樣可愛俏皮,一雙水汪汪的眼眸,看的人心里發癢。

  他從未碰過的姑娘,在洛天睿身下婉轉多情嫵媚妖嬈。

  他在門外看了很久,聽了很久。

  心,墮入冰窟,再也無法融化,只剩下仇恨和不甘,以及一絲疲憊。

  海岸邊被毆打的劉智已經沒有力氣叫喊了。

  他躺在血泊,衣裳連帶著血肉綻開。

  他疼的痙攣,倒在地,吃了一口泥沙。

  他雙耳嗡鳴,聽不到海風聲,看不見兄弟們的痛苦面容。

  劉智努力瞪大眼,想要看清楚黃大龍的臉。

  他要記住這個人的丑陋容貌,哪怕做鬼,他也不會放過他。

  劉智還有意識,但身體已經疼到麻木,嗓子里發出嗚嗚的沙啞聲。

  “把他丟進天啟海喂魚。”

  黃大龍手握染血長鞭,站在劉智身旁,一鞭打在劉智臉上,皮開肉綻觸目驚心,劉智已經發不出痛苦哀嚎,身體卻會隨著鞭打而痙攣顫抖。

  “和風海域的人都好好看清楚,誰要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動我手底下的人,下場就是這個,死的連骨灰都沒有。”黃大龍把鞭子抽回,立即有人抬著劉智的身體丟進天啟海。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