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1667章 煉丹師赫如是
  .. ,第一狂妃第1667章 煉丹師赫如是“你還有多少時日?臨死之前到鶯歌樓里快活快活,去了地府,也不至于被其他鬼魂笑話。”東陵鱈鄭重的道,“我知道南皇有個老師傅,棺材做的特別好,等回去之后我幫你先買下一副,以咱倆這交情,這副棺材我請了。”

  墨邪嘴角瘋狂抽搐,他這還沒死呢,東陵鱈就已經關心起了他死后的生活。

  東陵鱈眉頭一皺,“生老病死,天災人禍,我得去找輕歌先商量下,我的墳得挨著她的墳。”

  墨邪瞠目結舌,東陵鱈滿臉通紅,醉意正濃。

  墨邪埋怨的看著東陵鱈,“東陵,長本事了啊,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么壞,事事都要搶。”

  東陵鱈一直都是清心寡欲的一個人,天材地寶,榮華富貴,他都不在乎,從小到大都沒有過好勝之心,正因為如此,父皇才疼他入骨,兄弟們嫉恨他。

  他生在皇家,卻沒有帝王心。

  東陵鱈望了眼墨邪,無比的認真,“世間繁華皆可拱手讓人,唯獨與她相關的,不能拋。輕歌身旁兩座墳是我跟姬月,像你這種早早就要死的人,沒有資格提要求。”

  墨邪:“……”

  忽然之間,墨邪想生個兒子,多年以后,夜深風高之時把姬月跟東陵鱈的墳都給挖了,然后重建一座墳,名為墨邪。

  墓碑上最好纏著紅帶子,喜慶點好。

  墨邪悶哼一聲。

  此時,輕歌到了天啟洞。

  輕歌在天啟洞內站了許久,她眼神空洞的望著那扇通往位面隧道的門。

  良久,輕歌離開天啟洞,去往無情崖崖底。

  輕歌前腳離開,下一刻,位面隧道的門發生變化,迅速扭曲。

  門內走出一名男子,紅發紅瞳,張揚邪肆。他的身后,是幾名腳踩綠焰的九界守護者。

  尋無淚!

  尋無淚看了看四周,陰森森的山洞內,毫無生機,荒涼的氣息撲面而來。

  “我終于找到你了,夜輕歌。”尋無淚嘴角裂開一抹笑,極端的殘忍,“原來你躲在四星。”

  尋無淚斜眸看向幾位九界守護者,“最近管得嚴,動作快點。”

  “尋王,我們奉主子之令來替你辦事,但不是你的走狗奴才,說話客氣點,否則我們幾個隨時收拾包袱走人。”一名九界守護者如是說道。

  男子眉頭一擰,冷哼一聲,拂袖往外走。

  走至山洞外,男子呼吸著空氣,展開雙臂。

  突地,那一雙鋒銳眼眸赫然睜開,如寶劍出鞘般寒芒四射。

  “姬王征服各個部落,放逐之地所有勢力都拜在他腳下,他即將殺上妖王宮,奪回一切。”尋無淚淡淡的道:“那個位置,本該是我的。”

  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夜輕歌,夜輕歌讓他的所有成就毀于一旦。

  若非夜輕歌,他是妖域至高無上的尋王,姬月又怎會是他的對手。

  他千辛萬苦的找夜輕歌的下落,他用各種方法才得知了她的名字,各個位面之中,叫做夜輕歌的年輕女子共有三十二個,他找了前面三十一個,哪怕知道并非姬月心愛之人,也全部殺光。

  寧可錯殺,絕不放過。

  四星大陸的夜輕歌,是最后一個。

  白月光下,尋無淚動了動脖頸,骨骼碰撞發出啪啦之聲,他森然幽邃的看向前方,無盡的殺意逐漸彌漫開來。

  無情崖崖底,那兩萬多骨骸尚未抬走,白森森的骨頭,腥臭的味道。

  以往有薄情霧在,沒人發現這股味道,因為無情崖是禁地,闖入無情崖的人都被永夜生殺了。

  興許,她當初進入無情崖時,永夜生怕她死后,會有墨邪等人來無情崖下找她的下落,反而會把秘密曝光,所以留她一命。

  輕歌看到了嵌在墻壁上的冰棺,冰棺內是一名年輕的女子,她的尸體被封在冰棺之中。

  三百年前,四星大陸最厲害的煉丹師,赫如是。

  輕歌把手伸出放在冰棺上,精神之力涌入冰棺,冰棺四周出現許多裂縫。

  當裂縫覆蓋冰棺,冰棺炸裂成碎片。

  紅光閃耀,赫如是立在紅光之上,她睜開雙眼望著輕歌。

  赫如是的眼神沒有焦距,即便雙眼打開,也是一具尸體。

  “沒想到有朝一日,我能從這冰棺里逃出。”赫如是輕笑一聲。

  “前輩。”輕歌把手放在胸前,彎下腰。

  赫如是生前寫下數十本煉丹書,若非她,四星大陸的煉藥之術怕是沒有任何進步。

  而且,赫如是被永夜生抓之前,游走四方,救治了許多的人。

  她的醫術聞名天下,至今為止,她的名字都雕在煉丹府的大門上。

  赫如是赤著雙足站在地上,望著那滿地的骨骸,輕聲嘆了口氣,“原來,我殺了這么多人。”

  “永夜生罪惡多端,與前輩并無關系。”輕歌直起身子,站在赫如是身旁。

  赫如是已是個死人了。

  而今是她的意念,存活不了多長時間。

  “我曾有著偉大的志向,希望這天下的人,不會再有被疾病纏身的煩惱。”赫如是道:“我遇到永夜生的那一年,是冬季呢還是秋天呢,我也忘了,他與我走遍一座座山。我以為,天底下不會有這樣好的男子,不怕貧苦,靠著雙腿走四方。”

  兩人相愛后,永夜生用了苦肉計,找人暗中對自己下殺手。

  赫如是慌張無措,永夜生暗中提醒赫如是還魂藥劑,赫如是慌張之下用了整整三天,煉制出第一瓶還魂藥劑。

  殊不知,在她煉制藥劑時,過程已被永夜生的人悄然記下。

  奈何,即便知道過程,除了赫如是,誰都煉制不出還魂藥劑。

  赫如是無意得知真相,斷絕關系遠走高飛,卻被永夜生困住,幾次自殺皆被他攔住。

  永夜生知道赫如是心懷天才蒼生,他抓來一個又一個人,當著赫如是的面用殘忍的方法折磨死。

  赫如是終是承受不住,將還魂藥劑的制作方法告訴給永夜生。

  無情崖底,赫如是回過身看向輕歌,“誰殺了他?”

  “我的一個朋友。”輕歌如實道。

  “魘嗎?”赫如是笑道:“我聽說過他,永夜生說他長得很丑,他們同母異父,但永夜生很討厭他。”

  “他很好,可惜,死了。”提及魘,輕歌心里又是一陣堵。

  “三系同修,小丫頭,你是個天才。”赫如是說。

  “都是僥幸。”

  “不必謙遜,三系同修是不可能的事,但你做到了。”赫如是感應了一番輕歌的身體,頗為失望,“你是煉器師?”

  “是的。”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