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950章七王爺來訪
  第951章 七王爺來訪足足修煉了一下午,直到傍晚,輕歌才停止,推開別樓的門,進了另一間屋子。看最快章節就上 小 說 ān n ǎ s.瓔珞一直居住在風雨閣的南面,因她的身份特殊,雖說易容了,也把體內的黑暗邪惡氣息斂住,但誰也說不定,會不會被某些過于強大的人一眼看穿。

  故此,瓔珞鮮少外出,就連輕歌的訂婚宴,也沒有出席,若不是輕歌主動找,她便會乖乖的待在屋子里,畫幽冥島的地形圖和勢力分布圖,以及詢問火炎晶的下落。

  房門被打開,瓔珞見是輕歌,起身,行了個禮,“王上。”

  輕歌自然的在梨木椅上坐下,“在夜府,不必拘束。”

  瓔珞打開抽屜,將一疊圖紙拿出,用錦布小心翼翼地包好,放在輕歌手中,“夜姑娘,這些都是幽冥島粗略的地形圖,至于勢力分布圖,請再給我一些時間。”

  “不急,慢慢來。”輕歌將圖紙收好,端起桌上的涼茶,淺酌了一口。

  瓔珞低著頭站在旁側,偶爾朝抬起眼皮忐忑地朝輕歌看去,欲言又止。

  “有什么,就說吧。”輕歌道。

  瓔珞猶豫了會兒,道:“我丈夫的性命只剩下十個月不到,火炎晶還沒有著落嗎?”

  說話時,瓔珞雖強裝鎮定,但真情流露的眼、絞著衣袖的雙手,無不訴說著她的焦慮擔憂。ān n ǎ s.輕歌輕放下茶杯,“我已經動用四國的力量搜尋火炎晶,你要相信,我比你更希望找到火炎晶,但火炎晶畢竟是遠古之物,才過去兩個月,別急。”

  瓔珞垂首:“是我心急了。”

  輕歌起身,走至瓔珞面前,站定,“既然答應給我一年時間,就請相信我,若火炎晶確實找不到,我也會去尋其他方法救治你丈夫,解樟母之毒,一年后,我會去幽冥島。”

  瓔珞抿著唇,凝視著輕歌,而后重重點頭。

  她別無選擇,只能相信眼前人。

  輕歌抬起手,沉重地拍了拍瓔珞的肩膀,“若有什么事,可以去找夜家家主,我過幾天,可能就要出發去玄月關,與你們的榮耀領主,終有一戰。”

  “榮耀領主是暗黑魔法師中的天才,且心思巧妙,計謀詭詐,手段狠辣,能出其不意,尤其是在戰場上,用兵之道,陣法排布,他可稱之為鬼才,夜姑娘,此去玄月關,要萬分小心才好。”瓔珞擔心的道。

  夜輕歌是她無底黑暗里唯一的希望救贖,若夜輕歌出了什么事,那么,她也就此淪陷絕境。

  “放心。”

  輕歌應了聲,又寒暄了幾句,轉身出了別樓。

  一出樓閣,便看見站在金色牡丹之中的輕紗妖,輕紗妖雙手環胸,微微側著腦袋,似笑非笑的看著輕歌,“夜姑娘,何時去天地學院上任長老之位?晏院長可期盼了很久。看最快章節就上 小 說 ān n ǎ s.”

  “四國戰火迫在眉睫,你覺得我會有心情去天地學院嗎?”輕歌笑著反問。

  輕紗妖聳了聳肩,挑了挑眉,“百國聯盟背后的神秘人,來自幽冥島,四國的未來責任壓在你一個女人身上,會不會太殘忍了些?若是勝了,自然芳名流傳千古,可你有沒有想過,要是輸了,你夜輕歌可真的就要遺臭萬年了。”

  “輕紗一族不也壓在你身上嗎?彼此彼此罷了。”輕歌道。

  輕紗妖怔愣住,神情有些僵硬,良久,她放聲大笑,“的確,我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

  笑聲止住,輕紗妖紫黑色的雙眸,猶如忘川河邊的曼珠沙華,細細的盯著輕歌,“所以我才說,輕歌,我們是同一類人。”

  輕歌臉上浮現幽然凜冽的笑,她邁動修長雙腿,逐步靠近輕紗妖,紅嫩的唇湊在輕紗妖耳邊,聲音盈滿了魅惑人心之色,“不,我和你不一樣。”

  “是嗎?”輕紗妖虛瞇起眼。

  輕歌張嘴,正要說話,耳根微動,聽見中氣十足的腳步聲,轉頭看去,卻見夜無痕袍擺生飛,走路帶風。

  “輕歌,七王爺要見你。”夜無痕道。

  輕歌眸光閃動了一下。

  七王爺?

  北嶺海!

  輕歌去往會客大廳接待北嶺海時,輕紗妖百無聊賴的靠著假山,伸出手,想要摘下一朵金牡丹。

  夜無痕見此,心下微凜,喊過“小心”后,眼疾手快的將美人攬入懷,饒是如此,輕紗妖的食指指腹,依舊在牡丹花瓣上劃了一下,割出了血。

  風青陽親自打造的金色牡丹,花開不敗,薄如刀片,吹毛斷發,有著很高的危險系數,美麗致命。

  鮮血噴薄溢出。

  夜無痕下意識的握住輕紗妖的手腕,張開嘴,含住了雪白柔嫩的手指,將血的味道咽下。

  輕紗妖震住,眼神流動著怪異的色彩,瞳眸的紫黑之下,仿佛罩著一層血霧。

  啪——

  一巴掌,重重摔在了夜無痕的臉上。

  夜無痕連連后退。

  輕紗妖仿佛受了什么刺激,雙眼充血,身體痙攣顫抖,她瞪著夜無痕,無比憤怒。

  夜無痕皺了皺眉,削薄的嘴唇上還染著一縷血跡,他看著輕紗妖慘白的臉,責怪的話也說不出來,頗為歉意的道:“輕紗姑娘,抱歉,是夜某失禮了。”

  輕紗妖閉上眼,臉色愈發白,身體顫抖的很是厲害。

  她咬緊牙關,冷冷地看了眼夜無痕,而后轉身離去,步履蹣跚。

  夜無痕看著美人縹緲脆弱的身影,大惑不解。

  見輕紗妖進了一個亭子,背對著他走下,雙肩抖動不已,夜無痕想了想,還是決定跟過去。

  站在亭子內,夜無痕呼吸急促了幾分,不可置信的看著輕紗妖。

  輕紗妖回過頭,眼神如妖,淬了毒藥。

  她手上拿著鋒銳的刀片,厭惡的將被夜無痕含過的指腹削掉了厚厚的一層皮,鮮血汩汩猶如泉涌。

  輕紗妖回過頭,把刀片丟入亭外的野草。

  她站起身,想要走出去,手腕被男人強而有力的攥住。

  夜無痕身上帶著清雅的竹香,嘴唇緊抿,抿出一抹蒼白,他皺著眉,眼神幽深的看著地面,嗓音富有磁性,帶著幾許沙啞,“你,就這么厭惡我?”

  輕紗妖一把甩開夜無痕,在地上撿起刀片,用力的剮著手腕上的肌膚。

  夜無痕驚駭,想要阻止,輕紗妖卻瞪著他,道:“別碰我,你的觸碰,讓人感到惡心。”

  夜無痕四肢僵住。

  輕紗妖狠辣的用刀片在身上剮下一層血跡,而后落荒而逃,雙眼里滿是驚慌。

  夜無痕獨自一人站在涼亭內,眸里露出受傷之色,悲從中來。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