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870章江山代有才人出
  第871章 江山代有才人出綠水閣內,唯有舞女驚慌下粗急喘氣之聲,以及輕歌喝酒的響動,其他人,大氣不敢出。(//小/說/網 .nns.)城主暗暗打量著輕歌,點了點頭,視線又落回在藍蕪、梅卿塵身上,精光四射的雙目,半瞇了起來,此次他的計劃,重點是這兩個人,不過,夜輕歌和公子姬的出現,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得從長計議才行。

  在暗衛去尋千金榜分部之人時,城主端起滿是酒水的白玉杯,朝金蟬子懸空敬酒:“金蟬大師,華兒一去煉器工會,路途遙遠,時日很長,就請大師多多照顧了。”

  “這是自然。”金蟬子捧起酒,隔空一敬,倒也爽快的喝下。

  氛圍,似乎緩和了些。

  “華兒,日后離開圣羅城,可要收斂心性,不要讓大師失望。”城主道。

  嵇華恭恭敬敬的端起酒,站起,敬:“父親,孩兒絕不會讓人失望。”

  “如此,甚好。”城主欣慰的點了點頭。

  嵇華坐回軟椅,看向輕歌,笑道:“夜姑娘,這兩年來,姑娘的名聲越來越大,嵇某很是佩服。”

  輕歌放下酒杯,臉色紅潤,眸光朦朧間破出一把冰冷犀利的劍,她微微側頭,目光落定于嵇華身上,“嵇少主過獎了。(//小/說/網 .nns.)”

  “夜姑娘謙虛了。”嵇華道:“我五年前,去過一趟北月,與姑娘有過一面之緣。”

  “哦?”五年前,輕歌還是傭兵,嵇華見的應該是原主本尊。

  嵇華笑笑,不再說話。

  那時,他恰巧看見夜輕歌自狗洞爬進王府,只為見未婚夫小王爺北月冥一面,結果被王府的人用掃帚趕了出來,可憐兮兮的小臉上,覆蓋著半張臉的紫紅胎記,看起來面目猙獰,但那一雙眼,仿佛是世間最純凈的甘泉,清澈干凈,不含任何雜質。

  嵇華記住了那雙眼,那樣的目光,明明滿是傷痕,卻依舊清澈,倔強又軟弱,明媚而黯淡。

  聽說,她是夜府三小姐,大長老夜青天最寵愛的孫女,她卻把自己弄的那樣狼狽,小尾巴般屁顛屁顛的跟在北月冥身后。

  嵇華望著輕歌白皙無暇的臉,一陣恍惚,時隔五年,人事已非,當初軟弱不堪的廢物,已然成了美麗高貴的王,她的身旁,站著天下最優秀最強勢的男人。

  “夜姑娘,能從那樣的處境爬起來,成為四大帝國的王,一路而來的艱辛苦楚,只怕常人難以想象。”嵇華舉酒相敬。

  他是個通透的人,透過夜輕歌光芒萬丈奢侈華麗的外衣,看到了她不為人知的經歷。

  世人只說她幸運,又怎知為了擁有如今這一切,她付出了多少!

  不得不說,嵇華的話,讓輕歌動容了。

  她挽唇而笑,朝嵇華敬了杯酒,而后道:“彼此彼此,少主在煉器方面,能有如今的成就,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達到的。”

  嵇華黯淡的眸綻放了火花,輕歌所言的每一個字,都像是鞭子,打在了他的身上,刺激著他寒冷的鮮血,痛并快樂著。

  海上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面對輕歌,他竟是有相見恨晚之感。

  輕歌微笑,且不論城主如何,嵇華這個人,倒值得交。

  姬月見輕歌與那嵇華眉來眼去,吃味了起來,悶哼了一聲,懲罰似得狠狠捏了把輕歌的手,恨不得將手骨捏斷,捏紅之后又是心疼不已,心臟微窒,動作溫柔的摩挲著輕歌白嫩手掌紅了的部分。

  手背,有血色的花燃放。

  姬月的眼神溺得似乎能滴出水來。

  那是他贈予她的妖王印記。

  輕歌哭笑不得的看著姬月時而憤怒時而寵溺時而溫柔的眼神。

  男人吶,真是復雜。

  也就只有她能受的了這喜怒無常的男人了。

  真不知道沒了她以后,他該怎么辦。

  雖是這般想,嘴角的笑意卻不曾褪去,黑眸里的冰天雪地成了繾綣纏綿的柔意。

  兩人親密無間的舉動沒有遮掩,綠水閣上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少女們面色羞紅,男人們暗嘆夜輕歌是紅顏禍水,姬月這種人,一看便能君臨天下,卻為了個女人,甘心拘于人下。

  可惜啊可惜——

  “聽說夜姑娘也會煉器,我這幾日恰好在煉器上遇見一個瓶頸,不如晚宴后,姑娘指點一二?”嵇華真誠的道,他曾無意中得到過一把輕歌煉制的匕首,那把漆黑的匕首,雖然沒有浩然正氣,但別有一般風韻,正邪兩立,沒有精致的繡花,內里卻厚重,端著殺意。

  當時,嵇華就想見見,能煉出這樣矛盾兵器的煉器師,是怎樣的一個人。

  如今一見,果然沒讓他失望。

  聽得這一句話,輕歌喝酒的動作微僵,而后笑了,嵇華身后有金蟬大師,且是圣羅城的少主,未來的繼承人,他說這一番話,除了有真心的成分在,亦想讓其他人尊重她。

  “煉器之事,我比不得少主,不過能討論一番煉器心經,還是可以的。”輕歌道。

  嵇華點頭,眼底愈發欣賞。

  若不是因為輕歌是女子,身邊還有個虎視眈眈的姬月在,嵇華真想當即拉著輕歌就走,高談闊論,研究煉器之道。

  城主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家兒子,似乎在想,嵇華與夜輕歌交好,于他來說,有利還是有弊。

  嵇華皺了皺眉,湊近城主,壓低聲音,道:“父親,我不知你今晚想干嘛,但不要去招惹夜輕歌,她不是好招惹的人,至少,這一兩年來,招惹她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廢了。”

  “你在質疑為父的能力比不上一個丫頭?”城主不怒反笑。

  嵇華沉默了一瞬,才說:“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父親,你老了。”

  城主詫異,“你真是為父的好兒子。”

  “夜輕歌不是良善之人,但重情重義,這種人,你要么成為她的朋友,要么與她沒有糾葛,她的敵人,下場都很凄慘。”

  以他對自家父親的了解,今晚定會出什么幺蛾子。

  他不知道城主把主意打在誰身上,但他難得遇見一個知己,不想尚未相談,這份情誼就被扼殺在搖籃里。

  伯牙子期,高山流水覓知音,可遇而不可求也。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