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744章幽冥島的秘密!
  第745章 幽冥島的秘密!

  帶女子出去時,輕歌并未驚動其他人,只是臨走之前,讓北凰放出消息,說這個體內血液是黑色的怪物女子,已經失血過多慘死在牢中,尸體已經處理了。看最快章節就上(//小/說/網 .nns.)并非輕歌小題大做,這般謹慎,也是因為她怕打草驚蛇。

  她懷疑女子背后有著恐怖的勢力,至少現在這般敵明我暗的情況下,她不能引起驚慌。

  風雨閣。

  扶希坐在輕歌的床上,翻來滾去。

  門打開,扶希看見輕歌,眉角眼梢都笑了起來,然而,當看見輕歌身后的女子時,淡棕色的眼瞳之中,頓時,浮現了七星齒輪的圖騰,森然、陰詭。

  “她是誰?”扶希肅然的問。

  輕歌挑了挑眉,在桌前坐下,手提茶壺,斟茶入杯,倒了兩杯還算是滾燙的茶水,漫不經心的道:“撿來的。”

  “我不喜歡她身上的味道。”扶希直接了當的說。

  女子看見扶希,也皺了皺眉,似是天生相克般,她竟是有些惶恐這個氣勢凜然的小孩。

  “哦?”一瞬,輕歌便反應過來,扶希應該是不喜歡女子體內的黑暗元素。看最快章節就上(//小/說/網 .nns.)輕歌把茶杯推至女子面前,道:“坐下來,先喝杯茶。”

  女子猶豫的看著茶煙裊裊的瓷杯。

  輕歌輕笑出聲,“放心,沒毒。”言罷,她端起自身這邊的茶杯,一口飲下。

  女子唯唯諾諾的把瓷杯內的茶水喝掉,正襟危坐,戰戰兢兢。

  輕歌把茶杯壓在桌上,似笑非笑的朝女子看去,指腹摩挲著瓷杯的清晰紋路,“辛陰司說,我是你的仇敵,關于此事,你能否給我個很好的解釋呢?”

  說至最后,似有強大的氣場朝女子碾壓過去。

  女子肩膀抖動了幾下,從輕歌出現在牢房的那一刻開始,她便知道,辛陰司的嘴被撬開了。

  至此,女子也不隱瞞,道:“既然你知道雪靈珠能治愈我的傷口,那也應該知道黑暗氣息的事,我的丈夫,受到了重傷,他的鮮血也被黑暗元素給侵蝕,我翻看古書,得知雪靈珠能治愈,便來四星大陸,尋雪靈珠,那時,你在極北,我聽茶樓里的說書先生說,你在雪女山得到了雪靈珠,之后,我不斷打探關于你的事情,在你回到北月后,去了西尋國,用精神之力震懾辛陰司,我知道他和你之間有仇恨,便說你是我的仇敵……”

  雪靈珠有統馭風雪的能力,若是運用得當的話,甚至能治愈人體的傷口,尤其是黑暗元素。看最快章節就上(//小/說/網 .nns.)如今,雪靈珠的力量,輕歌也僅僅掌握了冰山一角罷。

  “來四星大陸?”輕歌仔細的思索著女子的話,雙眸微微亮起,“你不是四星大陸的人?”

  “我是。”女子回答道:“只是我所處的地方,與四星大陸隔絕了。”

  與這片大陸隔絕的地方……

  輕歌腦子里出現的,只有一個血族,難道這女子也是隱世宗族的人,聽她所說,她的丈夫體內也有黑暗元素,那么,這個宗族里的人,是不是都如此呢?

  女子似是知道輕歌的疑惑,道:“那是一座島嶼……”

  “幽冥島?”輕歌驀地起身。

  女子點了點頭。

  輕歌虛瞇起眸子,“幽冥島在四星最北的地方,可謂是與世隔絕,千百年來,四星大陸上所有前去幽冥島歷練的人,都不得而回,你竟是幽冥島的人?還能從幽冥島出來?”

  最讓輕歌關心的當然是在死亡之地幽冥島里生死不知的夜菁菁。

  女子道:“幽冥島的人,都被黑暗元素侵蝕了,那些從四星大陸去幽冥島歷練的人,都沒死,只是把他們強行留在幽冥島罷了。”

  “強行?”輕歌挑了挑眉。

  黑暗元素一直不被世人接受,歷練之人一旦出現在幽冥島,便會發現島上人的古怪,可他們要是離開幽冥島,重見天日,來了四星大陸,把黑暗元素之事說了出來,只怕四星大陸上的各大勢力,各大帝國,甚至連隱世的宗族、強者都會出來,同仇敵愾,前往幽冥島,把身體被黑暗元素侵蝕的人全都摧毀。

  黑暗氣息,像是毒瘤,又是這片大陸的心臟。

  人們敬畏它,卻也惶恐,輾轉最后,只能毀滅!

  若是幽冥島上的人都失去了良心,會把前往幽冥島歷練之人全都殺了,斬草除根,殺人滅口,但女子說,那些歷練之人并沒死,只是被強行留下罷了。

  至于用什么手段,就耐人尋味了。

  輕歌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眼里閃爍著智慧的光芒,嘴角噙著一抹微不可見的笑意。

  “是的,他們體內的鮮血,被幽冥島的領主們用黑暗氣息侵蝕,只有他們變成了幽冥島的一員,才不會有二心,領主們才不會趕盡殺絕。”女子道。

  “幽冥島的人,可以隨便外出?”輕歌問。

  女子搖了搖頭,“幽冥島的規矩是,生和死都得在島上,不過這一年來,幽冥島上的其中一個領主想要脫離幽冥島,來四星大陸闖,其他領主不同意,就把他關在了牢房,半年多以前,這個領主,突然消失了……”

  憑空消失——

  輕歌眸光跳動,忽然,她想到了百國聯盟之事。

  空穴無來風!

  百國聯盟,和幽冥島之間會不會有些聯系?

  頓了頓,女子繼而道:“領主的失蹤,造成了很大的驚慌,慌亂之中,我離開了幽冥島。”

  忽然,女子砰地一聲跪在了輕歌面前,“四國宴上我無意冒犯侯爺,只是不忍心看著丈夫就此死去而已,侯爺大人大量,可否救夫君一命?”

  輕歌雙腿優雅交疊,好整以暇的睨著女子。

  輕歌不出聲,女子便跪在地上,一直低著頭。

  扶希坐在桌上,小短腿在空中晃了晃,卻見他瞥了眼女子,冷笑了一聲。

  就在女子脊椎骨僵硬時,輕歌終于開口,“你夫君的命,沒那么好救吧?若是這么簡單的話,你就不會冒險與我為敵,而是來北月找我,求我,可你卻想要我的心臟……”

  輕歌伸出手,白嫩的手指,挑起了女子的下巴,迫使其將臉抬起。

  “救你夫君性命的東西,是我的心臟,雪靈珠是嗎?你覺得我會拿自己的命,去換得你丈夫重生的希望嗎?”女子丈夫所需要的,并非是簡單的雪靈珠的治愈能力,而是整顆雪靈珠,輕歌的心臟。

  女子瞳孔緊縮,她驚恐的瞪大眼!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