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612章這個男人我要了
  第613章 這個男人我要了輕歌沒見過西海域的貴族,自然不知道這少公主是誰。看最快章節就上(//小/說/網 .nns.)衛疏朗卻不一樣。

  他湊在輕歌耳邊,淡淡的道:“這是西海域的少公主,西海域少王的妹妹,雖不是海王海后親生,卻被兩位尊貴之人視如己出,少公主而今二十有八,音容笑貌看起來卻和十幾歲的姑娘一樣,她雖未成婚,卻有無數男寵,恨不得把天下儀表堂堂的男人都納入后院。”

  在西海域,少公主也算是個神話般的存在,一個“蕩”字,讓她聲響這片廣袤無垠的海域。

  迦藍的人,與盔甲男人們對峙。

  少公主腳步飛快的走至輕歌姬月面前,白嫩的手揚起,指向姬月,語不驚人死不休,“你,多少錢,本宮買了。”

  姬月虛瞇起眸子,殺意涌動。

  輕歌依舊撫摸著絳雷蛇的脊背,體內的血液卻是冰冷的。

  后側,詹婕妤聽見少公主的話,似是窒息,紅唇微微張開,卻是說不出話來。

  兩方對峙,千鈞一發。

  林崇等人皆是朝輕歌看過去,輕歌的脾氣,他們都是知道的,姬月是她的男人,而今有人當著她的面說要買下姬月。

  少公主見沒有人說話,掀了掀唇,又道:“這位公子,當本宮的男寵,可是有很多好處的,只要你把本宮伺候的舒服了,你想要什么,榮華富貴,本宮都能給你。”

  “我想要什么,都給嗎?”姬月妖孽的臉上綻入一抹極致的笑。

  少公主以為姬月心動了,乘勝追擊,趁熱打鐵,道:“只要你想,本宮就能給。”

  姬月笑了,一笑,萬物生。

  他微微湊近少公主,言語里有著蠱惑人心的溫柔,溫柔之下,卻是瘋狂碾壓的利刃。

  他說:“那么,我想要你的命呢?”

  熱氣噴灑在少公主面上,她臉上的笑尚未濃郁就已凝固住了,她瞪大雙眼,頗為驚恐的看著姬月,旋即清醒反應過來,怒然不已,“放肆!”

  姬月流線完美的臉上好似罩著凜冽的寒霜,他如一尊石像般站著,周身散發出來自地獄的陰魔煞氣。

  少公主往后退了幾步,狐貍眸子漾出了縷縷殺意,她玉手一揮,喝道:“把這些人都給我殺了,留下這個男人。”

  盔甲男人們只猶豫了一瞬,便拿起兵器往上撲。

  他們雖然知道這些都是迦藍的人,但他們是西海域的精英侍衛,職責便是守護西海域的少公主,少公主的命令就是王道。(//小/說/網 .nns.)輕歌一手抱著絳雷蛇,一手翻出,握著赫然出現的明王刀,殺氣滾滾,猶若黃河之水滔滔不絕。

  姬月猩紅絳紫的眸子里,也迸發出了強烈濃郁的煞氣!

  迦藍的人,蠢蠢欲動,蓄勢待發。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周邊流海的百姓子民們都不敢靠近此方戰地,然而就在戰火連綿起的時候,馬蹄踏碎大地的聲音紛沓響起,海主宮殿的方向,一批身著輕鎧的侍衛們風風火火而來,氣勢萬鈞,風馳電掣而來。

  電閃雷鳴之間呼嘯而過,剎那間就到了流海海岸邊沿。

  其中一名手執紅纓槍的侍衛,一道言語便阻擋了輕歌少公主兩方人馬的攻擊。

  “流海域內,不得斗毆,否則殺無赦!”紅纓槍侍衛坐在高頭大馬上,槍尖貫穿一面紅布,這塊紅布是流域的錦旗。

  自從孤月當上流海海主后,流海不再有魚龍混雜的人,血腥的事情日日漸少,孤月在流海子民百姓的心里,也越來越有威望。

  少公主似乎很忌憚孤月的人,海主宮殿的侍衛來了后,她也不再跋扈,盛氣凌人。

  手執紅纓槍的侍衛從高頭大馬上躍了下來,看了眼碧西雙輕歌等人,道:“哪位是無名閣下?”

  無名?

  少公主嗤笑一聲,原來是這畜生的主人到了。

  輕歌脊背挺直如劍往前走了一步,面對侍衛,雙手抱拳,道:“我是。”

  “無名閣下,海主得知閣下遠道而來,有請閣下前往流海宮殿。”侍衛聲音僵硬的道。

  輕歌點了點頭。

  侍衛準備帶著輕歌等人去往流海宮殿時,見少公主雙眼陰鷙,侍衛走近少公主,道:“少公主,海主說了,無名閣下不僅是流海的客人,海王也相當看重她,希望少公主不要生出是非來,否則釀成大錯就不好了。”

  少公主冷哼了一聲,“孤月真是本事,前段時間為了拒絕本宮娶了個啞巴新娘,這會兒又來了個無名閣下,你去跟孤月說,本宮不稀罕他了,這個男人,必須是本宮的,本宮要他自己送上門來,否則別怪本宮不客氣。”少公主指向姬月的背影。

  她從來不是知難而退的人,反之,越是高傲的男人,她越是想征服,那種成就感,難以用語言形容。

  侍衛為難的皺了皺眉。

  另一側,一名侍衛為輕歌引路,一面走,一面道:“海王曾帶少公主來過一次流海,對孤月海主一見鐘情,海王也有意撮合兩人,只是少公主聲名早已敗壞,海主為了讓少公主死心,在事情尚未一錘定音時娶了個啞巴女人。”

  輕歌挑了挑眉,原來一年半載的時間,她竟然錯過了這么多。

  夏紫煙和西瑜沒有修成正果,孤月斷臂后成為海主,為了躲避一個不愛的女人,娶了另一個不愛的女人。

  可悲,可嘆,亦可笑。

  輕歌等人去往流海宮殿時,少公主也跟了過去。

  孤月在清華殿接見輕歌。

  輕歌見到孤月時,孤月身邊多了一個樸素優雅的女子,女子烏發半挽,眉目清秀,一雙黑眸好似可以滴出墨水來。

  她唯唯諾諾的跟在孤月身后,與孤月舉案齊眉,盡職做一個妻子,流海的王后。

  “無名閣下,我這會兒才知道你來了流海,有失遠迎,是我待客不周。”孤月道。

  輕歌淡淡一笑,“小蛇在流海叨嘮多日,我還沒道謝呢海主就先賠禮了,這可讓我吃不消。”

  孤月笑了笑,“想必這位就是姬公子了,十大學院迷霧森林一戰,姬公子的名字可謂是響徹四星。”

  此時,有侍衛湊在孤月耳邊不知說了些什么,孤月看了看不遠處的少公主,又看了看姬月,眉頭狠狠一皺。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