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212章命格星
  第213章 命格星兩顆……

  輕歌想起,那日街道上的算命先生說她體內有兩個靈魂。(//小/說/網 .nns.)算命、占卜之術,當真如此神奇?

  驚詫之后心靜下來,輕歌問道:“娘娘可知兩顆命格星的特異之處?”

  “你不是占卜師,你不懂占卜。”云月霞輕笑一聲,“四星大陸千百年歷史以來,只出過一個擁有兩顆命格星辰的人。”

  “是誰?”輕歌眼皮幾不可見的跳動了一下。

  “凰后,鳳棲。”

  據說,四星大陸還沒有各大帝國,一片混亂的時候,有個女人自古戰場上殺出,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所過之處白骨堆積成山,鮮血流成江河,她長相平平,卻無人敢忤逆,與當時的四大君主同起同坐,沒有半分遜色。

  只是這鳳棲凰后的結局卻特別的慘,被人砍斷四肢送去喂狼,而將她親手推入地獄的,是她鐘愛的一名男子,長相陰柔,有一雙淡漠的紫色妖瞳,比女人還要禍水幾分。

  這等典故,輕歌翻閱古籍的時候也是看到過,只是當成傳說來看罷了,沒想到是真的,更讓她詫異的是,她竟與這位古戰場的凰后有幾分淵源,兩人的命格星都有兩顆。看最快章節就上(//小/說/網 .nns.)“二字,從占卜的角度來看,是非常不吉利的一個數字。”

  云月霞很認真的說道:“鳳棲凰后死后的數百年,無數占卜師想要解開兩顆命格星的謎,偏偏這些人都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盡管如此,依舊還有許多占卜師前仆后繼過去送死。”

  輕歌指尖發涼,臉上神色不改,“真是瘋狂。”

  “的確瘋狂。”

  云月霞的聲音突地拔高、洪亮,“不過對于一個占卜師來說,沒有比解開占卜謎團更讓人驕傲的了。”

  “輕歌。”云月霞與輕歌面對面,嚴肅道:“在此一百年前,有位叫做紫荊的占卜師用六十年的壽元終于將此謎團解開,解開之后,她壽命殆盡獨赴黃泉,臨死之前只說了一句話……”

  “什么話?”

  輕歌眉頭緊蹙,她總覺得眼前煙霧繚繞,看不清,可每一步都不敢走錯,生怕摔得粉身碎骨。

  “她說,命格星為二者,只有死路一條。(//小/說/網 .nns.)”冬日里的晴天,云月霞的話卻讓輕歌心底里滲透出一股寒意,直沖天靈蓋。

  死路一條……

  輕歌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抬眸朝云月霞看去,云月霞鄭重其事,一本正經,她很認真的跟她說,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你在此等候許久,找我難道只為了說這句話?”輕歌驚愣過后,笑靨如花。

  死?

  她會怕么?

  一道沉重的聲音忽的響起,輕歌低頭看去,眸中盡是訝異之色,她驚訝的望著突然跪地的云月霞,眉頭緊蹙,疑惑,聲音冷了幾分:“你這是作何?”

  云月霞就算被打入了冷宮,說到底還是北月皇的妃嬪,尊貴的地位擺在那里,堂堂妃子竟然朝一個世家小姐下跪,若是此事被有心人看見,輕歌罪責難逃。

  “我愿追隨閣下,一生無悔。”云月霞道。

  “追隨我?”

  輕歌冷笑,睥睨著云月霞,聲音里不含任何溫情,“你是皇上的女人,我可沒那個膽子。”

  她實在想不通,云月霞究竟要做什么,葫蘆里賣著什么藥。

  “我云月霞,只是一個占卜師而已。”

  云月霞雖跪在地上,風雅卻是不減,她將脊背挺直,眸光凝視著前方,“年少時,我想保家衛國建功立業,當了皇后,我想,只要能在他身旁,在這重重深宮里待至死也無妨,后來,我被廢,心如死灰卻又如明鏡般澄澈,世間萬事不過浮云,來也好去也罷,生也好死也罷,都是浪淘沙里的沙,還不如青燈木魚洗去凡俗……”

  頓了頓,云月霞繼而道:“只是當我無意中接觸到占卜術時,當我成為了一名占卜師我才知道我存活的意義,你命格特異,擺在眼前的是死局,三十歲之前會與鳳棲凰后有一樣的下場,甚至比她還慘,而我想追隨你,只是想破開這個死局,讓你在十面埋伏中殺出一條光明之路來。”

  她抬眸望著輕歌,氤氳著清光的眼瞳之中寂靜祥和,真摯和諧,“這是我的畢生夙愿,請你答應。”

  輕歌錯愕,許久過去才將云月霞的話消化,抿了抿唇,她將云月霞扶了起來,“我答應你。”

  “你可是要去露水臺?”云月霞問道。

  輕歌眸光顫動,她竟是不知,云月霞連這個都知道,不過還是如實相告,點了點頭,她的確要去露水臺。

  “露水臺有重兵把守,不過你想進去不難,只是露水臺下暗門內機關重重,百鬼夜行,你若進去,恐怕會被困住,我熟悉占卜之術,與你一同過去,可以為你分憂。”云月霞道。

  她如個智者般,一雙睿智冷靜的眼,仿佛洞悉了這大千世界的所有。

  一拍即合,風行雷厲。

  輕歌與云月霞走過捷徑小道,悄然的到了露水臺旁,露水臺四周,重騎兵弓弩手擺出了太極陣,連蒼蠅都不敢入陣,生怕會被絞死。

  “看來這露水臺下有很重要的秘密,不然怎么會這樣戒備?”

  輕歌冷笑,她感覺,這條暗黑的道上,有一點亮光從縫隙里泄露了進來。

  那是希望的光火。

  “露水臺下藏著那個男人的所有秘密,和他見不得人的事情。”云月霞唇角勾起,嘲諷道。

  “丫頭,太極陣不能硬闖,以柔化之,我能將這些人束縛住,你只管避開耳目進去就是。”姬月的聲音在輕歌的腦海中響起。

  輕歌點了點頭,魑魅魍魎般,帶著云月霞幽魅悄然的到了露水臺東邊的金色蟾蜍前,她望著懸掛在露水臺邊角面容猙獰可怖的蟾蜍,神色一動,手掌迅速的朝其左眼按去。

  露水臺下,一道暗門赫然出現,灰色的煙霧氤氳,似有百鬼猙獰,惡鬼嘶吼,輕歌與云月霞對視一眼,兩人一陣惡寒。

  這扇門通往的,像是那娑婆地獄,不見天日,只剩無邊黑暗和陰森。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