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3597章 玄陰養靈
  圣域夫人作為七王妃的母親,自然不想看到放在心尖上寵著的女兒受委屈。

  入嫡系族譜的事,圣域夫人已經非常的不滿意了,只是礙于神月王的面子,也沒有說什么。

  但,神月王得寸進尺,愈發荒唐。七王妃一兒兩女,就算是成為長生駙馬爺的軒轅麟也沒有如此高的待遇。

  這兩個小崽子,一來就開設府邸,把玲瓏、明皇的面子往哪里擱?

  圣域夫人即便得罪神月王,這口氣也要給七王妃爭回來。

  王妃眼眸含淚,輕聲道:“母后,不必如此,神月王自有自己的想法,一定不會有錯的。”

  圣域夫人悶哼:“你啊,就是個軟柿子,什么亂七八糟的人都能欺負你,都想來七王府分一杯羹,也不想想自己配不配。”

  娘家底蘊雄厚的好處,頃刻之間體現了出來。正因為有海族撐腰,七王妃就算做錯了事,也不是那么的重要。

  神月王輕捧酒杯,不言,雙眸垂下,目光流轉,誰也不知他在思考什么。

  見輕歌的酒杯見了底,又提上酒壺想為輕歌斟酒,怎料酒壺空空如也,神月王便將鑲著細小碎寶石的白玉酒杯放下,望了眼侍者:“去,把神月大宮的杏釀酒拿來。”

  杏釀酒,原是夢族秘制的酒釀,女子常喝,能美容養顏,永葆青春。只可惜,千族之中只有神月王知道這杏釀酒的做法了。

  曾有混沌族的美人,來到神月大宮用超品法寶換一壺杏釀酒,然而神月王不為所動。

  神月王沒有回答圣域夫人的話,可他的所作所為,表現出來的好,已經是在告訴圣域夫人,他有多么的器重輕歌了。

  在此之前,輕歌與神月王僅僅是一面之緣。

  那時,是上亭公主和軒轅麟的大婚,入神月大宮時,神月王把夢族失傳的術法武技贈送于她。

  她帶走的,還有一條夢族湖。

  而今若非時常喝上一杯夢族湖水的話,只怕難以撐下去除靈針的苦痛。

  大宮侍者去而復返,手里提著深紅色的酒壺,紅條封口,一個粗獷的‘杏’字惹人眼球。

  神月王小心翼翼地打開封口,捧著杏釀酒,給輕歌來了一杯:“嘗嘗看。”

  一杯杏花釀,輕歌毫不憐惜,仰頭痛飲完畢。周遭的精靈們瞪大眼睛,哀聲嘆其暴殄天物,實在過分。

  那么好的杏花釀,她就這樣一口喝掉了?

  “味道如何?”神月王問。

  “甚好,與其說是酒,倒不如說是甜茶。”輕歌道:“這樣獨特的味道,人間少有,我今日倒是有福了。”

  “這一壇杏釀酒,有駐顏之效,你且拿去吧。”

  “這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于你,不算貴重。”

  言語之間,可見神月王的器重。

  哪怕是面對都內的殿王,神月王都不會這般親昵。

  七殿王笑容滿面,輕點了點頭。他早便說過,夜輕歌不是池中物,那時,夜輕歌于他而言只是一個外人。

  現在,卻是他的外孫女。既是一個好苗子,他就要讓她茁壯成長,看她茂盛!

  “神月王!”圣域夫人氣結,從席位上站起了身子。

  神月王淡淡地看向了圣域夫人:“圣域夫人,有什么事嗎?”

  “我想問問,自古至今,有哪一個王侯府邸,由野種踐踏嫡系一脈尊嚴的?”圣域夫人怒不擇言。

  野種……

  這兩個字,明皇郡主、七王妃只敢在背地里小聲的說。

  圣域夫人見神月王一而再的忽視自己,憤怒之下,將心底里的話說出來了。

  明皇郡主嚇了一跳,不過,面上轉瞬就浮現了猙獰的笑。雖然害怕神月王動怒,但……好是痛快!

  “眾目睽睽之下,外祖母這般說話,有失禮數。”玲瓏郡主道。

  明皇郡主懶懶地說:“那得看面對的是什么人,才能談禮數,那兩個野種,配嗎?”

  玲瓏郡主只覺得野種二字甚是刺耳,奈何明皇郡主性子使然,她再是多說,反而會惹得姐妹倆人反目成仇。

  玲瓏郡主擔憂地看了眼輕歌,終是緘默。

  而在圣域夫人把野種說出口的時候,圣域王擰起了眉,不悅地看向圣域夫人。

  夫人之見,實在是短淺!只被眼前的利益蒙了心,逞一時的口舌之快,卻給自己的人生埋下禍患危險。

  蠢笨如豬!

  輕歌恰恰把杏釀酒放進虛無之境內,黛眉微沉,紅唇勾著了一抹弧度,流露出凜冽冰冷。

  九辭才要站起來,輕歌的手不經意間搭在九辭的肩上,便將他的臀部重新壓回了椅面。

  九辭咬牙,見輕歌神色平靜淡然,便遏制住了即將噴發而出的戾氣。“神月王,我覺得你的提議很好,城東那里距離赤炎府和七王府都很近。”輕歌微微一笑,明眸清澈直視神月王,皓齒微露嗓音空靈清冽:“若在那里建設郡主府和世子府的話,的確很不錯。聽說王府諸事繁多,世子麟去了長生,外公近來神色憔悴,想必是過于勞累。神月王放心,等我突破本源境,我會來神月都多多幫襯外公處理王府之事

  的。”

  寂靜無聲。

  天地間,只有輕輕的風。

  錯愕詫然的目光,俱是匯聚在她身。

  本章未完,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