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3578章 九界的規矩
  “我只愛種花種菜,種植云山茶葉,也是因為辭兒喜歡。”莫叔面色和藹:“你便是那孩子的妹妹吧?”

  輕歌點頭,“九辭是我的哥哥。”“真好啊。”莫叔復雜地望著窗外,如一個孤獨落寞的垂暮老人,語氣飽含著諸多復雜的情愫:“那孩子,自小就孤獨,逞強又倔強,雖然嘴上說著不需要親人,其實比任何

  人都渴望吧。”

  “我可以叫你輕歌嗎?”莫叔問。

  “自是可以。”

  “我早該去見你的,只是身子一向不好,天域路途遙遠,便懶得折騰了。”莫叔說道:“今日喊你前來九界,一則是為了紫云逮捕令的事,二則也是想看看你。”

  莫叔非常的溫和慈祥。

  輕歌沉了沉眸,目光凜冽如寒,莫叔是個聰明的人,三言兩語,不知不覺就把逮捕令的事引了出來,而且讓她無法反感。

  莫叔算是九辭的養父,前半生的親人,而他身為九界德高望重的人,若要把九界送進天牢,輕歌還真的沒有辦法攔著。“雪女,你已經活了一萬年,如今以風雪凝聚出實體,此前九界已經提醒過你了,也跟我說過此事。”莫叔說道:“我那時想著,只要你不動用沉淀萬年的力量,就由你陪在這丫頭的身旁。神域部隊和青月學院的事我也略有所知,那件事錯不在你,不能怪你,但是九界的規矩一向如此。天域的戰爭,九界鮮少去管,可像你這樣的,九界不得

  不管。雪女,你能明白我的話嗎?”

  精神世界,古龍殘魂道:“這老東西,有點東西啊……”

  若他像紫云宮主那樣威逼,即便他是九辭的養父,輕歌也絕不會后退半步。

  而莫叔這一招以退為進,說得輕歌、雪女都不好拒絕。

  莫叔已經仁至義盡,若她們再是任性胡鬧,反倒是不好了。雪女知道這件事情讓輕歌難做,莫叔的身份也特殊,她不愿給輕歌帶來麻煩,故而道:“莫叔說的事,九界的規矩不能改變,我既然在天域動用了萬年力量,就該服從九界

  的管教。”“輕歌,我知道你們二人感情深厚,不過你放心,絕對是走個形式。莫憂和辭兒很快就要回來了,我會讓莫憂掌管九界天牢。”莫叔道:“雪女在九界,絕對不會受了委屈。

  只是雪女現在不能再去諸神天域了,會使一百零八陸失去平衡的。”

  輕歌沉下眸,攥起拳:“莫叔,九界講究公道,你也知那件事不是雪女的錯,若非萬不得已,事出有因,雪女決計不會破壞九界的規矩。把她帶去天牢的事,我不允許。”

  “丫頭,你要以一人之身,抗衡九界嗎?”莫叔反問。

  “有何不可?”輕歌冷聲道:“莫叔,我不想讓你難做,但是恕我直言,雪女是我的人,她既沒做傷天害理十惡不赦的事,我就不會眼睜睜看著她為階下囚。”

  驀地,雪女扭頭復雜地望向了輕歌,追隨一個這樣的人,有一個這樣的朋友,實乃人生美事。

  莫說淪為階下囚,縱是赴死,雪女也不會皺一下眉。

  “歌兒,別擔心,我不會有事的。”雪女寬慰道。

  “除非我死,否則,別想讓我看著你進九界天牢。”輕歌直截了當地說,旋即看向莫叔,“莫叔,九界的規矩,有時候很冷漠無情,不是嗎?”

  莫叔與之對視,久久不語。

  在他的調查之中,是絕對不能對這丫頭硬來的,她只會越戰越勇,再強的人,也無法撼動她。

  莫叔正因為了解輕歌的性情,才會來一招以退為進,誰知她就是一塊油鹽不進軟硬不吃的石頭,莫叔的招兒,壓根沒用!

  “丫頭,你還年輕,你有干勁,但是你不得不為辭兒著想,他還在九界,你是他的妹妹,你的做法都會牽扯到他的。”莫叔說道。

  輕歌面色驟變,眉間染色陰戾的氣,眸光鋒利地看著莫叔:“有莫叔在,哥哥他在九界自是如魚得水,我的做法,又怎會牽扯到他?”

  輕歌甚是擔心九辭,但這是她和莫叔之間的一場心理博弈,每一個表情,一句話,都有可能暴露出自己的弱點和破綻。

  像莫叔這樣的人,喜怒不形于色,誰也不知他內心深處的想法。看似是個無害而慈祥的老人,卻是高深莫測。

  莫叔原是諸神天域人,他能在九界混到今天的地位,絕非泛泛之輩,必有過人之處。

  手段,心計,城府,實力,缺一不可。

  屋子內灌入涼意正濃的秋風,詭異般的寂靜。

  莫叔輕笑了聲,端起茶壺,為輕歌添上新茶:“你這孩子,果真是性情中人。”

  輕歌飲茶:“若無罪孽,她不能去九界天牢。”“不去,便不去吧。”莫叔道:“你說的沒錯,既然錯不在她,又怎能鋃鐺入獄,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只不過,雪女動用風雪之力是真,她不能讓一百零八陸失去平衡,她

  得留在九界,或是去千族。”

  輕歌垂下美眸,睫翼輕顫:“若是如此,最好不過了。”

  “歌兒,我在九界等你。”雪女道。

  “那霸天他……”雄霸天還在等著雪女。

  “告訴他,修習醫道,來九界找我。”

  “……”

  自此,雪女只得留在九界了,甚至還沒有和雄霸天好好的告個別。

  “既然如此,你便去圣女府中吧,那是莫憂的地方,在這九界,你也能過得很好。”莫叔道:“至于逮捕令的事,我會親自去紫云宮說明,讓紫云宮主取消逮捕令。”

  “莫叔宅心仁厚,這份情誼,晚輩會銘記于心。”輕歌語氣緩和。

  “你倒是和辭兒一樣。”莫叔笑了:“一樣的倔。”

  輕歌望著莫叔,心里滿是疑云。

  如若九辭在莫叔的保護下成長,又怎么會成為幽靈獵手呢?

  幽靈獵手和傭兵一樣,都是一些無家可歸的人,在神荒大碑內發泄自己的戾氣。輕歌不知九界的幼年過著怎樣的日子,可是,莫叔若真心待他,又怎會讓九辭大殺四方,有一身邪骨?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