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3392章 徐聞奉
  輕歌:“……”

  她家小傾城,竟如此大受歡迎。

  只是……

  夜傾城的心門早已封鎖,此生恐怕難以動情。

  北凰之事,是夜傾城唯一的一次,也是她最失望的一次。

  世人都在說夜傾城的不是,北凰已經足夠就好了,怎能因為那么點微不足道的過錯,就把北凰永遠推開呢?

  然,輕歌是懂夜傾城的,也知夜傾城的好。夜傾城一直都是慢熱的人,若是為誰敞開了心扉,那便愿意死心塌地。

  夜傾城抱著琴走來,狐疑地看著徐聞奉,懷疑徐聞奉對她一見鐘情,都是假的說辭,只是為了尋個與女帝搭話的借口罷了。

  夜傾城堵在了輕歌的面前,攔住徐聞奉的視線,暗暗瞪了眼徐聞奉,冷笑:“再胡亂看,胡亂說,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莫說一雙眼睛,縱是這條命搭在姑娘手中,也是小生的福氣。”

  分明是登徒浪子的不正經之話,從徐聞奉的嘴里說出,卻是風流儒雅之感。

  夜傾城怒視徐聞奉:“再油嘴滑舌,小心你的舌頭。”

  徐聞奉微笑:“果然是聞名天域的美人,即便動怒,一顰一笑,都如此的好看。琴神姑娘,在下忘了告訴你,你長得很像一個人。”

  “廢話。”夜傾城冷嗤:“有鼻子有眼的,長得不像一個人,難道會是一條狗嗎。”

  輕歌側目看向生怒的夜傾城,微微挑眉,頓覺好笑。

  “像誰?”輕歌問道,倒是給了徐聞奉一個臺階下。

  “在下的心上人。”徐聞奉抬起清澈的眼眸,如同藏了兩個火焰,滿夜星光,笑望著夜傾城。輕歌淺笑。這徐聞奉倒是個有趣的人,看起來一本正經,說出的話卻有些輕佻,偏生還是那清雅貴氣的模樣。難以想象,這樣的一個風流貴公子,能肆無忌憚地說出調戲

  人的話。輕歌早便聽聞徐聞奉之名,二十有七,算是天機領域比較優秀的青年天機師,還代表諸神天域去過千族天壇。除此之外,徐聞奉年紀不大,創造出的成就卻是聞名各大高等位面。曾經還有一位降龍領域的天機師,千里迢迢橫跨位面鬼火而來,特地拜訪徐聞奉,只為探求天機一道的真諦。這個世界,永遠都不缺的便是瘋子,而每一個天才和求知若渴的人,都是極端的瘋子。徐聞奉甚至已被千族天壇大師看中,挑選為門下弟子,不僅如此,徐聞奉的笛音天賦,被千族的明月皇族看中。可以說,只要徐聞奉點頭同意,隨時隨地都能去千族。最讓人羨慕嫉妒的是,其他修煉者就算有幸被千族挑選,也要經過七星天境圖的考核才可以。如若沒有通過七星天境圖考核,就算是被

  上三族選中沒有用。

  據說,徐聞奉之所以不用去九界和七星天境圖,是因為天壇大師和明月皇族的尊女,二人一同前去通天三族請求。通天三族乃青蓮一族,中南幽族,以及玉剎血族。相傳,千世只有出現了第四個通天族,才能呈現出四鼎天下,從而穩固太平。而數萬年來,無數個種族興起,亦有無數個種族沒落,更有許許多多的種族爭先恐后,削尖

  了腦袋也要成為第四個通天族。很可惜的是,這些年來就算有那么幾個種族差臨門一腳,終是越來越衰敗。

  通天族,到底是難如登天不可抵達的傳說。

  但在最近,千族傳言四起,都說第四個通天族即將出現。一時間人人押寶,猜測哪個種族會成為第四個通天族,與青蓮、中南、玉剎三族并肩。

  再說這徐聞奉,天賦異稟的又何止是天機領域和術法大道,聽說此人一手黑暗毒火,盡收邪惡之氣,甚至還驚動了邪殿的人。

  “徐公子,我們家傾城怕生,莫要介意。”輕歌微笑道。

  她可真是操碎了老母親的心,這眼前的徐聞奉可是妥妥的金龜婿,而且還是難得的潛力股,又與夜傾城志趣相投,皆愛音術一道。

  夜傾城皺著眉,只會瞪徐聞奉,看向輕歌時候眉目含笑,面容溫柔,哪見半點兒冷霜?

  徐聞奉驚詫地看著夜傾城:“世人都說琴神姑娘眼中只有女帝,還以為是傳言,沒想到果然如此。在下不敢與女帝比之,卻也希望能在琴神姑娘的心中有一席之地。”

  “我不喜歡男人,你滾吧。”夜傾城抱著伏羲琴道。

  “在下也不喜歡男人,看來在下與琴神姑娘真是天生一對。”

  輕歌倒是不知,徐聞奉也是個厚顏無恥的。

  這厚臉皮的程度,和阿月有的一比。

  夜傾城平日里沉默寡言,封閉內心,如一塊萬年的寒冰,渾身上下,四面八方都覆著冰冷的霜。

  她的嘴皮子功夫,自然比不上徐聞奉。

  徐聞奉一看就是個中高手。

  夜傾城索性不言,風從福音大院來,吹起了她落地的裙帶,恰恰飄到了徐聞奉的臉上。

  徐聞奉收笛,長笛別在了腰間,頂部銜著紅纓寶珠,兩縷較長的流蘇自然垂下。

  只見徐聞奉輕捧起夜傾城的裙帶,放在鼻下輕聞,再望向了夜傾城:“琴神姑娘的味道,真是好聞。”

  夜傾城厭惡地看著徐聞奉,一把將裙帶扯回,拔出長劍,指著徐聞奉的眉心:“再滿口輕佻之言,我會殺了你的。”

  夜傾城從來都不喜歡甜言蜜語,也厭惡極了。

  曾在四星一次,她掙扎了許久終于決定相信,卻是摔得粉身碎骨。

  她看似堅強,其實不堪一擊。

  正因為知道自己的脆弱,所以每一次交付真心都要小心翼翼,萬分謹慎。

  她不要親手把自己推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這蕓蕓眾生,茫茫塵世,無垠的大陸,除了女帝以外,她不知該相信誰。

  是女帝朝深陷泥潭的她伸出了手,也只有女帝數年一日的待她好。

  五年來,事實證明,追隨女帝是此生中做過最正確的一件事。徐聞奉感受到眉間的冰涼和夜傾城的肅殺之氣,不怒反笑:“琴神姑娘,你舍不得殺我的。”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