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3146章 夢神圖
  “今日這場拍賣會,是由我長白仙族一手把持,天地四方,海納六合,千族之內,唯青蓮馬首是瞻,稱之為天地王!”長白仙母發出一聲輕笑,眼神愈發的危險:“我長白仙族,上奉長生云神,尊青蓮一族。上萬年來,從未做過越規矩之事。我族崇尚正道仙氣,求浩然長存,一心秉持開天三族的大道,只為正義二字。血魔長老,由我長白仙族把持的拍賣會,是否無稽之談,由不得你說。而今拍賣結束,小魔君必須交給七王妃,否則我將以長白族長的身份

  ,正式逮捕你。我知你已墮邪,但邪不勝正,你腳下的土地還在千族內,你就得乖乖地遵守千族的規矩。”

  “再問一聲,墮邪血魔,你放不放人!”長白仙母兩眼一瞪,陡然暴喝。

  輕歌輕抱小包子,眸光妖冶,邪佞一笑,隨即抱著小包子朝外走去,背部對著數百道仙氣箭矢。

  長白仙母冷笑:“給過你機會了,這是你自己尋死路的!”

  轟!

  赫然間,凝固住的仙氣箭矢,刷的一聲,鋪天蓋地沖向了輕歌的背部,欲貫穿她脆弱的身軀。

  每一根箭矢上都氤氳著乳白色的煙霧,散發出淡藍的光。

  殺氣重重,拔地而起。

  箭矢猛沖,快如疾風。

  道道箭矢撕裂長空,破風聲響在眾人的耳側。

  輕歌腳步頓住站而不動,面對即將到來的危險,她只巧笑嫣然,低頭垂眸溫柔地凝望著小包子。

  她伸出手輕拍小包子,嘴里哼著不知何時學會的小曲兒,試圖讓小包子睡得更加安穩香甜。

  短短的一年里,輕歌并沒有學會如何去當一個溫柔的母親,但她知曉,愿為懷里的孩子付出一切。

  “長老!小心!”九樓雅房里的臨天城主等人,全都瞪大眼睛驚呼,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緊縮著瞳眸擔心地看著這一幕。

  對于席位上的無數看客來說,眼前出現的畫面,宛如一場驚天地的視覺盛宴,似那遠古的壁畫。

  仙氣箭矢殺意凜冽,風暴將至,雷電光現,本該一身弒殺之氣的女子,卻抱著可愛的小孩,低頭時,最是那一抹溫柔的笑。

  殺戮和溫柔的并存,沖擊著每一個人的靈魂,撼動著他們的心!

  妖后長長地舒了口氣,又露出了詭異的笑,長白仙母出手,血魔必死無疑。

  臨天城前十聲賤骨之辱,妖后不把這口惡氣給出了,永遠都睡不得一個好覺。

  一道身影,斜掠而來,出現在箭矢之前。

  翩翩如玉,風華靈修,男子長袖一揮時,斬滅了所有的箭矢。

  箭矢化作煙往下掉落,姬月與輕歌背對著而站。

  “夜殿,你可知你在做什么,她是墮邪之人,你怎可……助紂為虐?!”長白仙族震怒。

  “若非爾等相逼,魔淵怎會墮邪,這一切的罪過,難道不該在你們的身上?”姬月嗤笑一聲。

  夜族姑姑重新回到雅房,朝老祖宗點了點頭后,扶著老祖宗躍出九樓,落向高臺。

  “鳳族冰慕何在!”老祖宗高聲喊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冰慕皺眉,滿是疑惑地走上了高臺。

  “你便是冰慕?”夜老問道。

  “正是。”

  “抓起來吧。”老祖宗說完,揮了揮手,霎時,夜姑姑飛掠了出去,迅速擒住了冰慕。

  冰慕驚慌失措:“姐姐……救我……”

  冰翎天觀察了會兒,迅步而來,問:“夜老,冰慕是我的妹妹,不知慕兒何時得罪了前輩。”

  “得罪?什么得罪?此女盜走我族夢神圖,實在是罪該萬死!”老祖宗怒道:“真女鳳族,好歹也沾了個鳳字,怎么盡做一些雞鳴狗盜之事。”

  冰翎天下意識地望向冰慕,冰慕連忙搖頭,否定了老祖宗的說話,急道:“我沒有……”

  “夜老,我想,這其中一定有什么誤會。”冰翎天耐著性子解釋道。

  夜老嗤鼻一笑:“證據確鑿,何來的誤會?數日前冰慕踏足我夜族,后被吾孫趕出去,當晚夢神圖被盜。夜族諸人追蹤多日,才找到證據。”夜姑姑拿出一枚玉戒,放在侍衛的托盤之上:“冰慕姑娘圈養面首之事也不稀罕,姑娘一直有個習慣,看上一個男人,便要給這個男人送上鳳族獨有的玉戒。夜族地宮角落

  的夾縫里,有這么一枚玉戒。冰姑娘,可有話說?現在,是不是該把夢神圖還給我族了?”

  夢神圖,便是被老祖宗拍下的畫,堪稱神作。

  老祖宗對夢神圖的愛惜程度之強,早已聞名千族,二十年前,青蓮攝政王親自拜訪夜族,只為欣賞夢神圖,都被老祖宗婉拒了。

  而在數百年前,有一場大火,由巖漿靈火形成,會傷人筋骨內臟,燒毀了夜族的地宮。

  那時,老祖宗匆匆趕來,不顧眾人的反對,冒著大火沖進地宮里,把夢神圖拿了出來!

  夢神圖被盜一事,千族無人知曉,這會兒都是懵的狀態。

  冰慕看著放置在托盤上的玉戒,眨了眨眼,突然驚恐地伸出手,自己手上的玉戒,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她的確有個癖好,煉制不同的玉戒,戒內有鳳族獨特的氣息,每一枚玉戒,都是全然不同的。

  這幾日里,冰慕身受重傷,容貌被毀,夜晚被夢魘摧殘,白天雖郁郁寡歡卻還要著手準備拍賣會的事,竟連玉戒丟失了都不知曉。

  冰翎天感到了事情的棘手,以她對妹妹的了解,這件事絕對不是冰慕做的,但托盤上的玉戒,的確是冰慕親手煉制而成。

  “夜老,慕兒沒有盜走夢神圖的理由。”焦急之下,冰翎天只得如此說。“沒有盜走夢神圖的理由?你是在說笑嗎?”夜族姑姑冷喝:“你與青蓮仙姬是閨中好友,傳聞仙姬為了權勢地位不惜爬人榻子,連醫師都不放過。仙姬效仿夢族長,想以夢

  神舞來洗清那些傳聞。聽說,關于夢神舞的資料,是你親手為仙姬找的。這便意味著,你讓妹妹冰慕盜走夢神圖供仙姬欣賞觀看!”

  冰翎天頭疼異常,亦不知為何矛頭指向了自己,面對夜族姑姑咄咄逼人的責問,冰翎天無法反駁。

  “夢神圖藏在你夜族地宮,又是夜老珍愛之物,以我的實力,如何盜得走?!”冰慕反問:“這分明就是栽贓陷害!”

  高樓之上,珠簾后側,曼妙的輪廓身影搖搖欲墜。

  夜歌輕咬著唇,神情煥然,眸光顫動,那份淡雅高貴再也維持不住。

  嘩啦一聲,珠玉碰撞。

  夜歌大怒,驀地起身,一手撐在窗臺,另一只手掀掉了珠簾薄紗,低頭冷視夜族姑姑。

  一個卑微的奴,竟敢當眾詆毀她!

  她用心良苦的一支舞,因為這個女人的話,前功盡棄!

  夜歌面容漸而扭曲,伸出的手緊攥著珠簾,猛地一個用力,拽下了整塊珠簾。

  夜歌無力地坐靠在窗臺,痛苦地閉上眼。

  對面雅座里的攝政王,漆黑如洞的臉,似有一雙無形的眼,深深地看了眼夜歌,隨后跟上青蓮王走下高樓,去往高臺。青蓮王的出現,引起軒然大波,冰慕仿佛看到了救星,推開夜族姑姑的束縛,朝青蓮王跪地磕頭行大禮:“青蓮王,夜族族人所說,俱是子虛烏有之事,我從未盜過夢神圖

  ,還望青蓮王為我主持公道,還我們一個真相。”

  “攝政王,你要處理嗎?”東陵鱈問。

  攝政王眼皮一跳,拱手低頭:“臣恐怕沒有這個本事。”

  “七族老!”東陵鱈說罷,白發蒼蒼的七族老便帶著一列人雄赳赳氣昂昂地走進來:“拜見吾王。”

  “夜族夢神畫被盜一事,你即刻去查個清楚。”

  “是。”“……”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