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第一狂妃 > 第2761章 碎骨成墳
  姬月正在深情呢,輕歌忽然一拳毫不留情打來,打得姬月微微有些懵了。

  “我夢見你跟別的女人跑了!”

  輕歌移到了床榻的角落里,非但如此,還把所有被子卷到了自己的身上。

  卷成一坨的軟被上方,一個小小的腦袋,鋪散開了一頭銀發。

  千年怪物說:“看吧,她一點都不愛你,她還打你了。”

  姬月的臉微微發黑,“能被自己女人打,是榮幸,你能嗎?你可以嗎?你這是嫉妒!”

  千年怪物忽而風中凌亂,咬牙切齒幾番想說什么話來反駁,最終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其實,那是個無望的夢。

  輕歌夢見,姬月的所有骨頭都碎了。

  她眼睜睜看著愛人的身軀,成了一堆碎骨,當白日交錯至黑夜時,那堆碎骨,變為一座新墳。

  裹著被子蜷縮在角落里,輕歌的身體都在顫抖,那個夢太真實了,以至于讓她心生恐懼。

  那么好的小月月,絕不可以……

  姬月望著輕歌的背部,許久過去,掀起軟被,鉆進了軟被之中。

  “我錯了。”姬月說。

  輕歌一愣,旋即看向姬月。

  姬月的面頰浮起了笑意,“夫人什么都是對的。”

  輕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仿佛看到了數年前的一只小狐貍。

  這氣來得快,去得也快。輕歌撲入姬月的懷里,緊緊抱著男子的身軀,拿出了很兇的語氣:“你敢找別的女人,我打死你哦。”

  “不會的,永遠不會。”這是他的堅定。

  千年怪物看不下去了,深深嘆息:“蒼天啊,大地啊,怎會有青帝這種變態?”

  古龍微怒:“兒女私情,不好。”

  古龍難以想象,在七王府人擋殺人的戰士,會是眼前的小女人。

  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難道說,人族的女子都如此善變?

  看來,周老所言不錯,寧愿相信泉下鬼,也不要去愛人間女。

  突然間,古龍和千年怪物都怔愣了一下,他們好似聽到了彼此的聲音。

  “常叔海!”古龍冷聲道。

  “周老古龍!”千年怪物怒了。

  此前,他們都有說話,卻沒有聽到對方的聲音。

  也就是說,方才古龍與千年怪物一同說話的時候,忽然聽到了。

  而且,他們的話只有彼此能夠聽見,就連姬月與輕歌都沒有聽到,畢竟,那是私底下的吐槽。

  “周老都死了,你這頭畜生還沒死掉?你可真是個老東西。”千年怪物陰陽怪氣幽幽地道。

  “你都沒死,我怎會死?”古龍冷笑。

  “怎么,你是要來尋我報仇的?”千年怪物輕嗤。

  “你配嗎?”古龍譏誚地道。

  千年怪物怒了:“我不配?你主子周老都是我的弟子,我便是訓斥你幾句都是配的。”

  “周老早已與你恩斷義絕,你這個連自己妻子都殺的人,不配為人!”

  “……”古龍與周老竟你一言我一語的罵了起來。

  輕歌自然沒有聽到這二人的聲音,只沉浸在那個碎骨成墳的夢里。

  如若這個世間將被墳墓取代,那么,她希望沒有一座墳是姬月的。

  “小月月。”輕歌喃喃。

  “嗯?我在。”

  “保護好你的骨頭哦。”輕歌溫柔地說。

  原來,她也可以如藍蕪那般溫婉,在心愛之人的面前,卸下了所有盔甲。

  每個女孩都會這樣,習慣性用盔甲包裹著自己,唯獨在心上人面前,卸掉所有。

  當所愛非人時,那名為無情的劍便會刺穿了沒有盔甲的身軀,還會被罵活該、愚蠢、恬不知恥。

  聞言,姬月的心臟猛然一顫,難道說,輕歌發現了什么嗎?

  姬月不動聲色,悄然觀察輕歌的神態,亦沒有過激的情緒,隨后,姬月微微松了口氣。

  興許,只是做了一個噩夢而已。

  輕歌仰頭枕在玉枕之上,睜著眼望天頂,眼神有些空洞。

  “小月月。”輕歌重復地喊著姬月的名字,姬月沒有回答,卻是握緊了她的手。

  “以后,我們不會再有孩子了。”

  姬月猛地轉頭看去,一滴淚自眼尾淌出。

  輕歌在笑,姬月卻感受到了輕歌的悲傷與難過。

  “別擔心,我們已經有曄兒了。”姬月輕摟住輕歌,輕聲安慰。

  輕歌在姬月的袖袍上擦了擦淚痕。

  腹部的異骨,阻礙了懷孕的可能。

  她這一生,只有曄兒一個孩子。

  可是……好想要個女兒,乖巧聽話,懂事淘氣的女兒。

  “你還希望有個女兒?”姬月問道。

  “嗯。”輕歌點點頭。兒女成雙,那該多幸福的事。

  院墻上,小包子盤腿坐著,支著腦袋看了看天,嘴里嘟噥:“女兒?”

  小包子察覺到七王府的動靜時,正打算前往七王府,怎知途中,自己變成了一只毛色火紅發亮的小狐貍。

  好似是魔君的力量更上一層樓了,他蜷縮在赤炎府旁側的小巷里,艱難地走向七王府。

  可是,他沒有力量了。

  好在,爹來了。

  小包子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而后躍了出去。

  小包子穿過雕梁畫棟的庭院,輕車熟路找到了神女的房間。

  “瀾姨瀾姨。”小包子蹬蹬蹬小跑過來。

  神女微怔,看見小包子的那一瞬,心花怒放,喜逐顏開。

  “曄兒怎么了?”神女笑問。

  “瀾姨是不是會做衣裳?”

  “是的呢。”

  小包子拉著神女往外走,去長街上的布料鋪子。

  神女不知小包子來布料鋪子做什么,只得依著小包子的性子。

  小包子走進布料鋪子,闊氣道:“把神月都最好的料子給小爺。”

  鋪子老板聽到那軟糯的聲音,不由抬頭看來,卻見一粉雕玉琢的小孩拉著銀瞳女子走進鋪子。

  鋪子老板極有眼力見,一眼看去就知一大一小的衣著,非富即貴,當即堆著笑臉迎上去。

  “這個,這個,還有那個,我都要了。”

  小包子賣完布料后,拉著神女回到赤炎府。

  “曄兒想要做衣裳?”神女笑著問。

  小包子面頰一紅,扭扭捏捏才說:“是。”

  “好,瀾姨這就為你做一身漂漂亮亮的新衣裳。”神女笑道。

  “瀾姨,曄兒要女孩子的衣裳。”小包子見神女要走,急道。

  神女微怔,旋即又笑:“曄兒想要妹妹了,好,給你做兩身衣裳,男女皆有。”“瀾姨最好了!”
幸运赛车带连线走势图